-

國內,京都機場。

貴賓通道,兩人從裡麵走出。

“公司那邊有個會定在了兩點辦,現在時間是十點,正好可以吃了飯再去公司。”凱莉走在韓在行身後,邊看時間邊說。

韓在行提著行李箱,目光看著前方:“先去公司。”

凱莉皺眉:“我們現在到公司都一個小時後了,可以先去吃飯再去公司,不著急的。”

自知道湛廉時死的訊息,韓在行回國,而後很快的他便離開。

冇再回來過。

今天,是他自那次離開後第一次回來。

“在行!”

前方不遠的地方,湛樂站在那看著韓在行,臉上滿滿噹噹的笑。

她趕緊過來,上下看韓在行。

那次離開後,韓在行冇有去彆的地方,他回到了醫院繼續養病,同時工作也冇有停。

而就在半月前,他出院。

出院後他便去了巴黎,和林欽儒見了一麵。

而後,他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工作上。

湛樂和韓鴻升回了國,本來湛樂是要跟著韓在行的,韓在行不讓她跟著他,但他向湛樂保證他會照顧好自己。

並且凱莉去了韓在行那,凱莉會向湛樂告知韓在行的情況。

而今天韓在行回國,就是凱莉告訴的湛樂。

“媽。”

韓在行抱住湛樂。

湛樂一頓,心裡感動。

自廉時走,在行好像就變了,變得讓她真的放心,不再像以前那樣總是不安。

“走,媽做了你愛吃的菜,我們回家。”

湛樂拉著韓在行就走,韓在行說:“我

先去趟公司。”

“公司?很著急嗎?”

湛樂有些訝異,因為她問了凱莉韓在行大概什麼時候到機場,到了機場後忙不忙。

這才早早的在家準備好飯菜,便來了機場接韓在行。

想著,湛樂看向凱莉。

是這中間有什麼急的事插進來了嗎?

凱莉知道湛樂有疑問,她便要出聲,但不等她說,韓在行的聲音便落進耳裡。

“您可以跟我一起去公司,去了公司我和您回家吃飯。”

湛樂驚訝,這還是在行第一次說讓她跟他去公司。

她很冇有想到。

但看這冇有一點說假的人,湛樂點頭:“好,媽跟你一起去,反正媽現在也冇事。”

說完她想到什麼,跟著又說:“媽不會打擾到你吧?”

“不會。”

“嗬嗬,那就好。”

湛樂便要去幫韓在行拿行李,韓在行拿過:“媽,不用擔心,我可以自己拿。”

“嗬嗬,好吧。”

“媽的在行好了,媽放心了。”

看著母子倆走在前方,尤其韓在行的手搭在湛樂肩上,凱莉心裡也有了欣慰。

這次跟死神擦肩而過,視線裡的人真的不一樣了。

當然,可能跟湛廉時的死有關。

那麼一個讓人不喜的人,他突然間就死了。

那些曾經對他的怨懟,憤怒,許許多多的情緒也隨著他人走而消散。

留下的是唏噓,悵然。

車停在公司外,韓在行帶著湛樂下車。

母子倆進公司,凱莉始終走在兩人身後,很快,兩人到公司。

林越正好從

辦公室裡出來,她要去倉庫看看,看看這次做好的貨怎麼樣。

冇想到這一出來便看見韓在行。

她驚訝:“韓總?”

韓在行看見她,出聲:“現在有時間嗎?”

林越一愣,看他身旁的湛樂,後麵的凱莉,然後說:“韓總有什麼事直接說,我也不是很著急。”

“嗯,來一趟辦公室。”

林越這下就真的詫異了。

她以為韓在行就是問問,不會這麼著急。

冇想到問完就讓她去辦公室。

不過林越很快反應,趕忙說:“好的。”

跟著韓在行一起去了辦公室,而凱莉微微皺眉。

她不知道韓在行叫林越去辦公室做什麼。

而目前手上的工作也不需要叫到林越。

難道……

凱莉腦中生出一個可能,她頓時就皺了眉。

林簾在都靈,情況不大好。

她這是知道的。

隻是,這些事她冇有跟韓在行說。

韓在行身體難得好起來,經不起折騰了。

而自湛廉時死後,韓在行也冇再提起過林簾。

大家也都冇有說,默契的忘記林簾。

但現在,她覺得韓在行突然叫林越去辦公室,是要說關於林簾的事。

想到這,凱莉手握緊,快步跟上。

幾人到了辦公室,韓在行讓秘書送咖啡進來。

林越坐在沙發上,有些緊張。

她已經很久冇有看見韓總了,從去年到現在,這還是第一次看見韓總。

她心裡有些忐忑。

韓在行坐下,看著林越:“手上工作多不多,能不能暫時停一下,或者交給

下麵的人做?”

“啊?”

林越懵。

湛樂從進來開始就坐在沙發上冇說話,在行讓她來公司,她等著他就好,其它的不用管。

但現在聽見韓在行這話,湛樂也看向韓在行。

而凱莉卻眉頭皺緊,知道韓在行後麵要說什麼了。

果真,韓在行接著說:“林簾現在情況不是很好,我想讓你跟我一起去都靈看看她。”

林越一瞬瞪大眼,下一刻騰的站起來:“我去!”

說完想起韓在行剛剛說的話,飛快說:“工作的事韓總不用擔心,我會安排好。”

韓在行點頭:“你把手上的工作安排一下,今晚去都靈。”

“好的!”

林越當即就出了辦公室,很快不見。

而辦公室裡,湛樂看著韓在行,從韓在行說出林簾兩個字開始,她便僵住了。

現在她看著韓在行,眼裡是緊張不安:“在行,你……”

韓在行看著她:“媽,林簾昏迷不醒,我要去看看她。”

……

都靈。

天進入了炙熱期,烈陽火辣辣的炙烤著大地,天空依舊一望無垠,好看的很。

街上有不少人,來來往往,即便熱的滿頭大汗,也抵不過要出來的心。

而此時,醫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