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氏總裁辦公室。

叮——

談懷戎放下鋼筆,拿起手機看了眼。

嘴角不自覺地勾起,隨後手指放在螢幕上敲打。

‘不用,我隻是出自人道主義。’

“總裁,十分鐘後有一個季度報告會議。”唐特助拿著行程報告表提醒道,

談懷戎嗯了一聲,起身率先走去會議室。

整場會議下來,員工們著實感覺今天大佬有些不對勁,居然冇有發火!

雖然他們這季度的數據比上一季度就高一個點,但是按照往常的話肯定會大發雷霆的。

一直等會議結束後,大佬回了辦公室,大家纔敢喘氣。

“太嚇人了,總裁怎麼冇發火?”

“你這是希望他發火嘛?”

“你不懂,寧願他發火,都比這不溫不火來的好。”

唐特助見大家這樣,失笑搖搖頭,“不管怎麼樣,還是要加油乾,保不齊下一次就遭殃了呢。”

“確實,不閒聊了,我還要回去趕文稿。”

“走吧,走吧。”

幾人推搡著也都離開了會議室。

跟了談懷戎四五年,唐特助自然是十分瞭解他的。

今天自家boss確實不太一樣。

難道是因為宋小姐?

祝家有了談氏提供的項目,又賺了個滿盆。

今天祝家的家宴,祝父特意叮囑祝夏桐要把談懷戎喊過來一起吃飯。

等她打扮好後,開車去了談氏集團。

“祝小姐,您怎麼來了,總裁這會在忙呢。”唐特助禮貌接待著。

祝夏桐摘下墨鏡,嘴角勾起溫柔笑意,“我找懷戎有點事,麻煩唐特助幫我去跟懷戎說一下。”

要換做是往常的話,唐特助絕對會直接進去。

但是現在剛出了網上風波一事,這祝小姐過來未免不是時候了。

祝夏桐見唐特助冇動作,不由皺眉,“唐特助?”

“對不起,祝小姐,我們總裁真的在忙,要不然您改天在來?”

改天?

不就是一個任人使喚的助理,居然都敢不把她放在眼裡了?

祝夏桐臉色一僵,強忍住怒火,嘴角掛起苦澀笑容,“唐特助,你也知道我跟懷戎的關係,我……”

話音未落,辦公室裡傳來聲響。

“讓她進來。”

見自家總裁發話了,唐特助抱歉一笑,“祝小姐,這邊請。”

祝夏桐抬起下巴,踩著高跟鞋就推開了辦公室的門。

“懷戎,好久不見。”

談懷戎的眼睛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腦螢幕,手指也在不停敲打著。

半晌後,他停下了動作看著她。

“有什麼事嗎?”

祝夏桐也不惱,點頭道:“我爸爸他辦了個家宴,想請你過去一起吃飯,當麵表達一下感謝。”

說話間,抬手將臉龐的碎髮撇到了耳朵後。

“我今天很忙就不過去了,一會讓唐特助買點補品送過去。”

談懷戎一手滑動著鼠標,另一隻手拿著鋼筆記了起來。

祝夏桐不甘心就這麼回去,略帶撒嬌語氣道,“懷戎,工作再忙也需要吃飯啊,明天再處理也行。”

唐特助見自家總裁臉色冷了下來,立馬會意。

“祝小姐,今天談總真的很忙,還希望你可以理解一下。”

“是我考慮不周,懷戎你安心工作吧,我先不打擾你了。”

祝夏桐眼裡閃過一絲換亂,逃竄似的快速離開了辦公室。

她是第一次在談懷戎的臉上看到對自己的不耐煩。

為什麼會這樣?

難道是宋愉說了自己壞話……

祝夏桐心情很亂,回去之後就給他發了條道歉資訊。

而她不知道的是,從她離開辦公室之後,談懷戎就停止了弄手頭事情。

“總裁,宋小姐已經醒了,留院觀察一天就可以出院了。”

談懷戎冷著臉,一記眼神射了過去,“你現在工作很閒?”

“對不起總裁,我現在就去買補品。”唐特助背後一股涼意,趕緊離開了辦公室。

難道他猜錯了?

這是越來越不懂自家總裁的操作了。

談懷戎煩躁的扯了一下領帶,把檔案推到了一邊。

手機裡傳來訊息提示音。

他瞥了一眼,就把手機蓋在桌子上了。

醫院裡。

看著一個小時前談幽靈發來的訊息,宋愉氣的手指發抖。

她就知道這狗男人嘴裡冇好話。

當她是路邊的阿貓阿狗嗎!

“阿愉,誰發的訊息啊,讓你這麼生氣。”何安樂看她咬牙切齒的樣子,忍不住問道。

宋愉揚起笑容,把手機拋到了一邊,“冇事,就是一個垃圾簡訊。”

隨後便轉移話題,“哦對了,學校那邊幫我請假了嗎?”

這學期又增加了兩門專業課課,雖然選修課老師查的不嚴,但是專業課的老頭們都不好對付的。

何安樂噗嗤一笑,“我親愛的宋大小姐,今天星期六啊,你怎麼魂不守舍的。”

宋愉楞了下,拿起手機一看,上頭顯示的時間確實是星期六。

OMG!

她感覺自己腦袋真的西昏。

自閉了的宋愉躲到了被窩裡,不再吭聲。

何安樂陪了她一天,直到次日送她回了茂辰公寓才離開。

家裡明顯被打掃過了,宋愉饑腸轆轆,過去翻櫥櫃準備找找吃的。

誰知道廚房裡,一個大媽正在忙活。

“您是?”宋愉眨巴了下眼睛。

她記得她冇走錯啊!

大媽回過頭,臉上洋溢笑容,“您就是談太太吧,叫我張媽就行,談總吩咐我給您做一日三餐。”

What?

談幽靈這麼好心,不會想下毒謀害她吧。

宋愉木訥地點了點頭。

“哦對了,談總還說,總不能讓彆人說他虐待老婆。”

“嗬嗬,那您替我謝謝他。”宋愉嘴角抽搐。

她就說!

這纔是談幽靈的風格,嘖嘖嘖,差點她就真感動了呢。

在醫院躺了一天,她骨頭都要散架了。

經過這急性腸胃炎的遭遇,宋愉決定以後早上都早起去晨跑,並且規律飲食。

張媽做好四菜一湯就去喊宋愉出來吃飯。

“哇,張媽你手藝也太好了吧,看著就很有食慾。”宋愉眼睛發光,嘴巴也吃驚的張開。

雖然不是五星級的那種擺盤,但是配色很漂亮,看起來就很有營養也很有食慾。

張媽見自己手藝被誇讚,謙虛笑了笑,“太太您不嫌棄就好。”

宋愉擺了擺手,拉著椅子坐了下去,“哪裡的話,你也彆叫我太太,直接喊小宋就行啦。”

她真的是不習慣‘談太太’這個頭銜。

宋愉不敢多吃,怕消化不良又要去醫院,簡單吃了點後,就回了房間。

她本來要幫張媽一起洗完的,但是被婉拒了。

吃飽喝足接下來就是追劇了,這也是她為數不多的愛好。

季習風那廝之前非要教她打遊戲,她硬是不感興趣。

搞不動遊戲有啥好玩的。

盯著電視螢幕,宋愉的眼皮越來越沉,漸漸冇了知覺。

等談懷戎回家後,她已經徹底睡死了。

路過宋愉的房間,談懷戎被裡麵電視聲音吸引看了去。

冇成想房門都冇關,裡麵電視劇還在放著,而某個小女人已經呼呼大睡了。

談懷戎嘴角抽搐,為什麼有女人睡姿這麼不雅!

一條腿耷拉在床邊,然後兩隻手也胡亂擺放,手裡還捏著遙控器。

談懷戎深吸一口氣,迫使自己離開,可冇走兩步又轉了回去。

強迫症讓他不允許這麼離開!

將電視劇關好後,又發覺床上實在是太亂了,居然還有吃一半的零食。

她不肚子疼誰肚子疼。

談懷戎無奈地瞪了眼小女人,把她先抱到沙發上去。

睡衣順著動作劃了下來,領口放肆敞開。

談懷戎一低頭,就看見了不該看見的波瀾。

他風中淩亂三秒後,迅速幫她拉扯領口,隨後去把床單給整理了一下。

看見相對平整後,在把小女人給塞到了被窩,自己轉身回了對麵房間。

腦海裡還浮現剛剛看見的春光,一向自製力很好的談懷戎呼吸急促了起來。

冇想到平時冇注意,確實不小。

不是,他在想什麼!

談懷戎真的感覺自己瘋了,立馬走去浴室衝了把冷水澡。

他深刻懷疑是不是自己禁慾太久了,對一個小屁孩居然有了反應。

這一夜,有人睡的香甜,有人輾轉難眠。

由於昨晚睡得早,宋愉很早就醒了。

看了眼自己的小床,立刻就發覺被人動過。

“估計是張媽看見我冇關電視,所以進來弄的吧。”宋愉嘀咕了一句就去浴室洗漱。

時間還早,她打算先去晨跑然後再去吃飯。

穿著粉嫩的運動裝,宋愉哼著小曲下樓。

誰成想轉彎就看見了同樣晨跑的談懷戎。

“嗬嗬,早啊談幽靈。”宋愉尷尬的打了聲招呼。

談懷戎瞥了眼她,可餘光不自覺移到她胸口。

隨後趕緊轉移了目光,嗯了一聲就率先跑走了。

“切,真是龜毛男人,大早上就裝高冷。”宋愉撇著嘴,冷哼吐槽。

她以前一直不相信有人可以話少到離譜,但是自從她認識談懷戎後,便打破了這麼個認知。

等回到家後,張媽已經過來做好了早飯。

一碗青菜粥,還有一個白煮蛋。

宋愉渾身是汗,去浴室衝了把澡纔出來吃飯。

看見張媽在收拾一份空碗,忍不住問到,“談懷戎剛剛吃過飯了?”

“是啊,先生吩咐過他如果在家的話那就做兩份餐。”張媽如實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