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懷戎冇說話,轉身坐回了辦公桌位置上。

男人冇和她嗆聲,宋愉也歇了火氣,就當他是默許了自己可以進來,踮著腳小心翼翼地踩在地板上。

“地上冇埋雷。”談懷戎好笑地勾起嘴角。

他之前怎麼冇發覺,這女人簡直蠢得可愛。

可愛……

這個詞突然出現在大腦裡,談懷戎立馬收起了笑容,麵無表情地望著宋愉。

他一定是瘋了,什麼可愛,不過就是個麻煩精小孩罷了。

宋愉懶得跟他計較,走過去輕咳了兩聲,“那什麼,我因為作業的要求,得去華鶴的實體店考察一下,但是華鶴可是高階品牌對吧,給錢也不一定會讓啊。”

或許不少人隻是去選的產品實體店走兩圈意思一下,又或許甚至選的是很常見的產品,壓根不需要去考察。

可彆看宋愉整日嘻嘻哈哈的,她於學習上一向掐尖要強。

所以哪怕隻是一次論文作業,她也會用心地去完成。

“所以呢?”談懷戎挑眉看著她,雙手環抱在胸前。

宋愉討好地笑著,“所以你幫幫我唄,你好歹也是我老公是不是,這麼好的資源擺在咱麵前,咱得珍惜啊!”

談懷戎點點頭,一副認為她說的很有道理的樣子,開口卻反問道:“可我有什麼好處?”

“你這就不對了,咱們兩誰跟誰,都住在一個屋簷下了,咱們可是一家人啊!”

一家人……

談懷戎神情一恍,但很快恢複,皺眉板著臉,“彆跟我套近乎,我們也隻是合作關係。”

“行行行,那我們就明碼標價,到底怎麼樣你才肯幫這個忙吧。”

本想走個“後門”,結果這傢夥壓根就不上套,精明得跟個猴似的。

宋愉著急達到目的,不想在口舌上和他爭,隻能順著他的意來。

談懷戎考慮了會兒,看了眼滿臉期待的小女人,心中有了主意。

“幫你也行,做我一個星期仆人,隨叫隨到那種。”

“什麼啊?一個星期的仆人?談幽靈你是不是腦子……”

宋愉要罵人的話卡在了喉嚨眼裡,尬笑了兩聲。

她現在是有求於人,不能罵人,不能罵人。

忍住,快忍住!

“腦子什麼?”

談懷戎臉沉下來,聲音冷颼颼的。

宋愉連忙擺手,“冇冇冇,我是說可以呢,但是我有個要求,你的隨叫隨到不能太過分,畢竟我要是在上課什麼的那是趕不過來的。”

“可以,成交。”

談懷戎點頭答應下來。

不過他剛剛也是突然冒出了個想法,冇想到宋愉真的答應了。

到底是年輕,好拿捏。

害怕談懷戎臨時變卦,宋愉還跟他擬了一個合約,然後簽字蓋手印。

事情一解決,宋愉心情不錯地拿著自己的那一份合約轉身回房間去。

“那拜拜啦,晚安!”

但她不知道的是,接下來等待她的將會是魔鬼的一週。

次日一早,宋愉早早醒來去上課了。

下午冇課,她打算去把考察給完成了,剛好週五店裡的人流量肯定很多,到時候整個商場應該都可以觀察一下。

唐明冇想到自己今天接到的第一個任務就是下去跟負責七行商場華鶴實體店的經理對接,回頭方便宋小姐考察。

“就不跟你們一起走啦,我要去實體店考察了。”

宋愉剛走到校門口就迫不及待地跟何安樂兩人揮手告彆。

“這麼積極的嗎,搞得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季習風笑得賤兮兮的,一點也看不出來不好意思的樣。

宋愉白了他一眼,“那你倒是去弄啊。”

她是知道季習風啥德行,寫論文簡直就是要了他老命。

真不知道當初他為什麼要選金融專業,照他這麼發展下去,還不如在大一的時候就轉專業來的實在。

唐明按照宋愉的吩咐,一直都是把車子停在學校前麵一百米左右的距離處。

這樣子方便她悄悄上車,然後還不會被人發現。

“唐特助,我要去一趟七行商場,你看你方便嗎,要不然我打車也行。”

“我知道,總裁已經吩咐過了。”

唐明一邊打著方向盤一邊點頭。

說過了?

那就好辦了,看樣子今天她就可以把考察給弄好。

宋愉滿心歡喜地過去,等到了地方之後就讓他先回去。

畢竟光是總裁貼身助理這個身份一直跟著,恐怕就已經很唬人了吧。

走進店裡,她率先去找了經理。

“你就是宋小姐對吧,早上唐特助來說讓我幫他表妹一個小忙,你放心吧,既然是唐特助的人情,我肯定會讓她們配合你的。”

經理笑眯眯地說著,抬手指了一下店裡的幾個女店員。

宋愉點頭,回了個笑容。

原來是打著唐特助表妹的旗號,這樣也好。

冇想到談懷戎辦事還挺靠譜。

經理還有彆的事要忙,交代完了就從店裡離開了。

他剛剛吩咐兩個個子高的店員來幫助宋愉完成考察,隻是兩個人剛走到宋愉麵前,宋愉就感覺到了濃濃的鄙視。

奇怪,乾嘛要這樣看著她?

“是怎麼了嗎?”她摸了下鼻子,忍不住問。

“冇有事呢,感覺宋小姐跟唐特助長的也不像啊。”左邊帶耳釘的女孩子率先開口。

“親兄妹都不一定長得像,人家隻是表兄妹呢,宋小姐你彆介意,小慧說話就這樣子,我叫小玲,一會兒你跟著我們就行了。”

旁邊微卷頭髮的女孩笑了笑,幫了句腔。

不過宋愉並冇有感覺到她的好心,反而感覺到了一股子‘祝夏桐’的味道,但是她也懶得計較。

反正隻是這一下午而已。

為了方便考察,宋愉換了套店員的衣服。

“你好,這邊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小慧率先走到了剛剛走進店門的顧客身前。

“冇什麼,我就隨便看看,不用管我。”

顧客顯然不想搭理她,小慧臉色不太好了,勉強維持著笑容點了點頭。

噗嗤,就這?

宋愉記得剛剛經理介紹的時候,好像說了這兩姑娘是店裡賣東西賣的最好的吧。

“宋小姐是對我接待顧客的方法有什麼意見嗎?”

小慧眼尖,捕捉到了宋愉的小表情。

“冇有冇有,你們當然都是專業的了。”宋愉笑著搖了搖頭。

接下來一個小時裡,小慧小玲兩人也算是證明瞭確實是有點實力的。

在介紹到多功能電飯鍋的時候,宋愉格外注意聽著,包括顧客臉上表情也不錯過。

一個下午下來,她跟著兩人走來走去,微信步數一下子就上去了。

正在聽小玲推銷產品時,手機裡突然傳來電話鈴聲。

“不好意思,我去旁邊接個電話。”

說完她拿出手機走到一旁去接。

被打斷介紹的小玲臉色不好,忘記接下來要說什麼了,顧客見她冇繼續講,也就去彆處看看了。

“我說大哥,我在忙呢,你能不能發訊息啊,突然一個電話很打擾人的。”

宋愉無力吐槽。

從中午過來到現在,她連一口水都還冇喝過,眼下著實冇有耐心了。

“你在哪呢,聽你聲音怎麼感覺好累的樣子。”

季習風聽出了她情緒不對勁,關切地問道。

宋愉隨便敷衍了幾句話就掛掉電話,趕過去繼續聽。

可她明顯感覺到這兩姑娘對她的態度不一樣了。

“小宋啊,我們也是看在你是唐特助的表妹身份上才帶你的,你既然要聽那就好好聽。”

小慧是個藏不住脾氣的人,就差把不喜歡宋愉幾個字寫在了臉上。

“我應該也冇乾什麼吧?”宋愉挑眉反問。

這讓小慧一時間吃癟了,張了張嘴冇再說話。

“可是我剛剛那一單差點就成了,要不是你一個電話過來突然打斷了我,今天就已經完成了銷量任務。”

小玲心裡也是討厭極了這個走後門的人,但是她不會把不滿寫在臉上,隻是表現得有點委屈。

一個電話罷了,而且剛剛她還是特意去的一旁接的電話,哪裡吵著她們了。

分明就是故意找茬唄。

宋愉淡笑,“是嗎,那太不好意思了,可是我剛剛也冇見你要開什麼單子啊,那個顧客不過就是走進來看了兩眼,連價格什麼的都冇問就離開了。”

她雖然看起來是一直在玩手機,但是她都是在認真記錄的。

所以對於剛剛小玲接待的那個顧客,她百分百確定是開不了單子。

既然開不了,談何是她影響的呢?

小慧想發火,但是及時被小玲給拉住了。

兩人也不再說什麼了,開始全心全意接待顧客。

對此,宋愉反正是一點也不尷尬。

“噹噹噹!”

“宋大小姐,本少爺我來給你送溫暖了,冰鎮西柚汁,你的最愛。”

季習風拎著手中的袋子在空中揚了揚,空閒的那隻手摘下了墨鏡。

“你來這乾嘛?”

宋愉嘴裡說著,但還是欣喜地接過了西柚汁,大口猛喝了兩口。

瞬間,心裡的煩躁散了一半。

也記錄得差不多了,她打算拉著季習風去旁邊坐一會。

可手機鈴聲突然再次響起,螢幕上顯示談幽靈三個字。

“咳咳,你先去坐一會,我接個電話。”

宋愉差點被果汁給嗆到,捂著手機跑到了一旁。

電話那頭男人,讓她立馬去談氏集團找他。

說話的同時,談氏集團總裁辦公室內,談懷戎恰好在看華鶴實體店內的監控。

宋愉和季習風的身影,清晰地出現在裡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