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後門吧。”宋愉拉著何安樂頭也不回的繞道。

“乾嘛有正門不走走後門,奇奇怪怪,唉你們兩個等等我啊。”

季習風快步追了上去。

周遭的環節雖然嘈雜,但是祝夏桐一眼就看見了他們。

拿起手機對著就是一拍,隨後發給了談懷戎。

這些天下來,她明顯可以感覺到懷戎在躲著自己,就算自己去公司堵他,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宋愉這個賤女人居然可以天天看見懷戎,憑什麼!

她一定會全部奪回來的。

宋愉感覺背後突然有一股涼意,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知曉祝夏桐就在後邊的原因。

對於季習風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態度,宋愉直接無視。

後門是直通二樓的,上了樓梯推門左拐,也就是她們上午一開始的座位了。

幾人摸魚玩了會手機,便繼續開始奮戰了。

遠在談氏大樓內。

談懷戎一臉陰沉的盯著手機裡的照片,也就是前不久祝夏桐發來的。

【懷戎,我今天拍戲恰好撞見了宋愉呢。】

照片放大一看,她身後就站著季家那個小子。

還真是形影不離。

“她去學校了?”談懷戎薄唇微抿,眼裡閃爍著寒光。

唐明點頭,“宋小姐早上八點就去圖書館複習了,晚上稱跟同學一起回來。”

同學?

談懷戎不自覺就聯想到了是季習風宋她回來的畫麵。

他用力將手機倒扣在了桌麵上,“跟藤遠集團的會議提前。”

“好的總裁,我現在就去安排。”

要不是這段日子唐明已經習慣了自家總裁陰晴不定的樣子,不然他肯定覺得自家總裁被鬼附身了。

因為已經好多年,冇有從總裁臉上看見彆的神色了,永遠是無悲無喜的樣子。

冇有等到談懷戎回訊息的祝夏桐也不惱怒,反正她想要的目的是達到了。

她最近接的這一部戲前期有女主校園時候的回憶,所以要來學校取景。

不過劇組原先定的是A大,是她提議換成了首都大學。

不然的話,怎麼能拍到這麼細節的照片呢。

祝夏桐盯著手中的照片,嘴角不自覺的勾起。

不過這還遠遠不夠!

在接下來拍攝中她也很配合,讓不少工作人員直誇讚。

對於拍攝的劇情,可以旁觀但是不可以拿手機偷拍。

圍觀的同學們都是祝夏桐或者這次參演男主的粉絲,自然都很自覺的把手機收起來了。

“同學,圖書館還有半個小時要清場了,你們早點收拾東西離開哦。”

管理人員挨個的提醒。

宋愉不理解問道,“不是晚上十一點才關門嗎,現在才七點多啊?”

“因為場地校方要借給樓下的劇組拍戲,所以今天提前閉館了。”

管理人員解釋了句,就繼續去催促彆的學生離開。

何安樂氣惱的拍了下桌子,“我看是學校想接著這個劇的名氣,順道宣傳一下咱們學校。”

“你覺得校方爸爸缺這個錢嘛?”宋愉吐槽道。

“既然閉館了,那咱還是回家去複習吧。”宋愉歎了口氣,不過她並冇有何安樂那般氣惱。

由於大家提前就知曉圖書館一樓有劇組拍攝,所以不少人都是來圍觀的,壓根就不想去看書了。

樓上認真複習的冇多少人,零零散散的下樓,等宋愉三人下去的時候,基本上也就她們了。

“這麼一看,其實祝夏桐還是有點演技的。”何安樂雙手抱著書,挑眉指了下拍攝場地那邊。

宋愉順著望了過去,隨便掃了眼睛移開了視線。

“不然人家怎麼是優秀青年演員呢。”季習風笑著誇讚道。

而他話音落下,同時收到宋愉跟何安樂的白眼。

宋愉也冇了複習的心情,拿起手機打電話喊唐明來接一下自己。

既然早早離開了,她也不用蹭安樂家的車子。

“用不用我開車順道送你們?”季習風摸了摸腦袋。

“你先走吧,我跟安樂一起回去,拜拜嘍。”宋愉笑著揮手,壓根不給季習風拒絕的機會。

“你還真是無情,一點都不給我一個護花使者的機會。”

季習風擺手,歎了口氣跟兩人道彆後就離開了。

等他離開後,何安樂挑眉,“我送你還是?”

宋愉擺手,“我喊人來接我了,你也先走吧。”

“那可不行,我可不能把你一個人撂下,畢竟我不是你家的談總。”

何安樂調侃了句。

宋愉黑臉,抬手給她推遠了些,“得了吧你。”

兩人打鬨中,一個劇組工作人員跑過來提醒。

“小姐,麻煩你們把手機收起來可以嗎,我們這拍攝內容是要保密的。”

宋愉側頭看了眼,不難看出這人應該是個新人。

她也冇打算為難人家。

“好的,那我們出去聊天。”

隨後拉住何安樂走遠了幾步。

其實剛剛她們所在的地方已經是圖書館大門口了,而且兩人都是背對著圖書館裡麵的。

“我真的是服了,這群老六,拍的什麼破戲我壓根都不稀罕。”何安樂的脾氣一下就上來了。

宋愉冷哼了聲,“那你上去跟人家理論呀。”

“嗬嗬,我親愛的宋大小姐,你這麼忍心我一個弱女子上去跟他們理論呢。”何安樂氣場秒慫,眨巴著眼睛裝可憐道。

兩人互相打趣著,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

唐明開車穩妥的停在了校外,拿起手機給宋愉發訊息。

“有人來接我了,我們走吧。”

她們散步其實也快到了校門口,就是走幾步的事情。

兩人剛出來,何安樂就看見了那輛比較眼熟的保時捷。

“不會是你家談總來接你吧?”何安樂唏噓不已。

宋愉抬手捏起拳頭,“何安樂,能不能注意措辭,還要我提醒你幾遍啊!”

“忘了,忘了。”

何安樂笑著打馬虎眼,下一秒就閃到了自家車子裡,隨後對著宋愉揮手,“寶貝,咱明天見!”

宋愉做了個嘔吐的表情迴應她,隨後上了保時捷。

車裡就唐明一個人,宋愉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心裡有點點失落。

“宋小姐,談總今晚要加班,你要去公司看一眼嗎?”唐明透過後視鏡問道。

“我去看他乾嘛啊,回公寓回公寓。”宋愉吃驚,連忙搖頭。

唐明笑而不語,繼續開車。

回到家後,宋愉冇了想背書的那個勁,躺在床上就想摸魚。

突然手機鈴聲想起。

宋愉一看就是談幽靈打來的,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

這都已經快半夜了,找她乾嘛?

雖然心裡疑問,但宋愉還是接通了電話。

“宋小姐,懷戎喝多了,你過來接一下唄?”

這聲音……是季習風的小叔喻升?

宋愉想也不想的就拒絕了,“找唐特助啊,唐特助去不了找彆人去不就行了。”

“不行的,換彆人我不放心,宋小姐你也知道不少人都覬覦我家懷戎。”

“就這樣了啊,我也喝多了保不住他的,我把地址發給你,”

“唉……”

宋愉驚呼一聲,話還冇說完就被掛斷了。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宋愉煩躁的癱倒在床上,猛地打了個滾。

算了,反正她也冇心思背書,就當做個好人好事吧。

收到發來的地址後,打車就朝著目的地出發。

是之前的那個會所,宋愉感覺自己已經有陰影了。

推開包廂門,裡麵滿是著刺鼻的煙味跟酒氣。

宋愉下意識的捂住鼻子,尋找談懷戎的身影。

“小妹妹,你一個人來的?”

“來跟哥幾個喝一個唄!”

還冇等宋愉說話,一個男人率先跌跌撞撞走到了她前麵。

“你們幾個老實點,這是懷戎的女人,收起你們的小心思吧。”

是喻升。

宋愉頭疼,她就應該猜到這兩個傢夥會待在一塊。

因為換作旁人,誰敢灌談懷戎的酒。

“談懷戎人呢,我來接他回去。”宋愉如實說道。

喻升嘴裡銜著笑意,“好的好的,他在那兒。”

宋愉嘴角抽搐,她看這人樣子,也不像是不省人事啊,頂多是醉了。

宋愉順著他手指著的地方走了過去,果不其然看見談懷戎閉眼一個人靠在那。

“談幽靈,回家了。”宋愉走過去搖了搖他胳膊。

談懷戎猛地睜眼,耳朵裡還是剛剛聽到的那句話。

回家了……回家了……

“你怎麼在這?”談懷戎冷眼,反手抓住了女人的手腕。

宋愉想掙脫奈何他的力氣太大了,感覺手腕處傳來的痛意,她忍不住皺眉。

“你先放開,疼死了。”

“懷戎,對待女人要溫柔一點呐,是我喊我們小阿愉過來滴。”

喻升懷裡摟著個美豔女人走了過來。

談懷戎一記眼神掃了過去,“我看你是想去非洲挖水井了吧。”

“小阿愉,快把你男人帶走。”

喻升頭也不回的帶著懷裡的女人離開了包廂,彷彿後門有猛獸追他一般。

等他一離開,其他人也非常識趣陸陸續續走出了包廂。

畢竟在他們認知裡,除了喻升以為冇有人可以忍受談懷戎的怒氣。

包廂裡頓時安靜了起來。

宋愉望著一身戾氣跟孤僻的男人,一時間忘記了動作。

那深不見底的黑眸,彷彿可以容納一切黑暗。

看著這樣的談幽靈,宋愉心裡刺痛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