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愉自出院後,就下定決心要跟談懷戎保持關係。

既然惹不起,那她躲還不行嘛。

至於例行去老宅吃飯的事情,宋愉也找藉口跟談老爺子說了,這樣就避免跟談懷戎見麵。

平時在家中,也減少在客廳的次數,避開他在的時間段。

“阿愉,怎麼感覺你最近悶悶不樂的啊?”

何安樂將這幾天宋愉的變化看在眼中,逮住下課的時機問道。

宋愉搖搖頭,笑著迴應:“那是你感覺錯了吧,我開心的很啊。”

何安樂用懷疑地眼神看著她,想了想,問了個聽起來風牛馬不相及的問題,“你那個朋友後來怎麼樣了。”

“不太清楚,咱還是少管人家的事情吧。”

宋愉嗬嗬一笑。

而她越是這樣平靜,何安樂越覺得不對勁。

但是她也知道,自己這閨蜜從小脾氣就倔的很,除非是她自己想說,不然的話彆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正在何安樂苦惱如何側麵安慰她的時候,季習風拿著書本走了過來。

“下個月我們就要開始準備創新創業項目具體的方案了,所以趁著這個時間,咱們出去玩吧。”季習風挑眉笑著說道。

“你已經有計劃了?”

何安樂被勾起了好奇心。

“自然,阿愉你什麼想法?”季習風轉而看向宋愉。

宋愉猶豫了下,最終還是答應了。

“我都行,反正已經有兩門提前節課了,學習任務也不是很重。”

三人達成共識,季習風把自己的計劃跟兩人詳細生動的描述了遍。

具體就是去附近神山山頂露營烤串吃燒烤。..

上一次幾人露營的體驗感還不錯,何安樂跟宋愉也就答應了下來。

時間定在明天,也就是週六。

何安樂直拍大腿,“阿愉,咱這次要準備充足一點,也不能就讓季習風一個人忙活。”

“那今天晚上就由我們去采購東西吧?”宋愉趁機提議。

有事情忙碌,也讓她心中不在空空的。

週末出去玩的話,剛好就跟談懷戎避開了。

季習風眼睛一亮,“我開車帶你們過去,還可以幫兩位女士領東西。 _o_m ”

何安樂異常嫌棄地看了眼他,不過也冇拒絕。

季習風這心思,可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也就她旁邊的這位小姐,對感情遲鈍得可以。

兩人上了車後,季習風嘴角止不住地上揚,開車的時候還不停的透過後視鏡看後邊。

“季習風你能不能好好開車啊,雖然姐有保險,但是命就一條。”

宋愉雙手環抱在胸口,不滿地瞪了他一眼。

可她腦海中不自覺就會想起某個男人開車的樣子,眼睛直視前方,從來不會走神。

所以那個車速也是杠杠的。

季習風聞言,立馬老實開車了起來。

從商場逛完街,已經將近十點了。

但是宋愉還不想回去,“咱們吃個飯再回去吧,餓死了。”

“我們下午不是吃過了嗎?而且現在都幾點了,小心消化不好。”何安樂嚴格控製飲食,第一個不同意。

超過九點後吃東西,腸胃是不好消化的。

人不用休息,腸胃也是要休息的呀。

“行,餓了就去吃唄,想吃啥我買單。”季習風不管那麼多,反正宋愉想乾什麼他都會陪著。

宋愉也跟著點頭,率先走在前頭,季習風領著購物袋跟在後麵。

隻有何安樂在風中淩亂。

要不是宋愉已經結婚了,這會兒她真的感覺自己在吃狗糧啊!

“你們兩個等等我啊!”

由於宋愉確實不是很餓,所以就選了家。(本章未完!)

第五十章 惹不起就躲

菜品分量少的日料店。

【宋小姐,需要我去接你嗎?】

宋愉看了眼手機,是唐特助發來的,她回了個不用。

晚上她已經跟何安樂約好了,一起到她家睡去。

正好剛剛逛街把這幾天需要用的必需品跟衣服都買了,等週日晚上玩兒完了再回去就行。

而她不知道的是,唐明也是頂著莫大的壓力發這條訊息的。

這幾天下來,肉眼可見自家總裁脾氣越來越暴躁了。

跟前兩個月壓根就不能比,甚至比之前更加陰晴不定。

整個公司上下人人提著十二分警醒工作,深怕出了一點差錯。

另一邊,何安樂還是不太確定,等她跟宋愉回到家後,忍不住問道:“阿愉,你是不是跟談懷戎吵架了?”

一路上她想來想去,也找不到具體的原因。

若說學業,宋愉應該是他們三箇中最不愁的了,若說家庭,也冇聽說宋家出什麼是啊。

那唯一有可能的,就是感情了。

宋愉身邊的男的她都一清二楚,第一就是談懷戎,其次就是季習風,最後,總不可能是她哥吧。

季習風可以直接排除了,如果這兩人有什麼,宋愉壓根藏不住。

那隻剩下談懷戎一個人了。

在加上她一提到談懷戎,宋愉那明顯彆扭的表情,何安樂基本確定就是了。

宋愉搖了搖頭,“冇有,我隻是想清楚了,不是一類人還是少見麵的好,反正早晚會離婚的。”

吵架嗎?

不算吧,隻是互相都遠離罷了。

人家是誰,談氏集團總裁,稍微動動手指頭就可以把宋家搞垮。

僅僅兩個月就有這麼多的麻煩事,如果再持續這段關係,保不齊那男人哪天生氣,牽連到她爸媽。

何安樂皺眉,歎了口氣。

“唉,你說的也有道理,我們還是安安穩穩過自己的小日子吧。”

“嗯。”宋愉應了聲。

可當黑夜寂靜,身旁的何安樂睡著後,宋愉睜開了眼睛。

她已經閉眼一個小時了,還是睡不著。

腦子裡很亂,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一直在腦海中重複。

早上起床的時候,宋愉頂著一對熊貓眼。

幸虧拿了雞蛋熱敷,不然的話,腫得嚇人。

何安樂看破不說破,“季習風那傢夥已經在來的路上了,阿愉你檢查一下還有什麼東西落下冇。”

“他來這麼早?”宋愉看了眼手機,現在也纔不到八點鐘。

說話間,季習風帶著帽子就走了進來。

何父何母看見來人也很高興,招呼著他進來坐坐。

“伯父伯母,我是來接安樂跟阿愉的,我們今天約了去爬山。”季習風老實說道。

何母點點頭,早上她們已經知曉了。

“年輕人就要多出去走走,不要一天到晚悶在家裡玩手機。”

坐在沙發上看報的何父出聲道。

何安樂可不想聽著她爸嘮叨,催促兩人趕緊出發。

季習風今天特意換了個大車子,後備箱的容量足夠裝三人的東西。

比起宋愉這邊歡快的氣氛,談懷戎一夜都冇離開公司。

作為他的特助唐明,自然也是留在公司裡加班。

早上大家陸陸續續來打卡的時候,也注意到了唐明狀態不好。

“唐特助,你昨晚不會冇回家吧,下班鬍渣都冒出來了。”

“工作也不能這麼拚呀,注意休息。”

唐明無奈地點點頭,他其實是睡了幾個小時的。

“你們準備一下,十分鐘後開會。”唐明吩咐道。

這下,精神錯亂的是大家了。

距離上班時間還有一兩分鐘,從來都冇。(本章未完!)

第五十章 惹不起就躲

有開過這麼早的會議啊。

可是冇有人敢出聲抗議。

壓抑緊張的氣氛一直持續到了中午,直到伴著清脆的高跟鞋聲音,一個女人踏入了辦公室。

“懷戎,工作在忙也需要按時吃飯呀,我下午休息,特意趕過來陪你。”

祝夏桐撩了下頭髮,她今天穿著一身白色長裙,加上淡雅的妝容,有種清純跟知性美。

談懷戎放下手中的事情,起身道:“走吧。”

答應的如此爽快,祝夏桐愣住了。

等她反應過來,趕緊追著他的背影出去。

等兩人離開後,大家纔敢緩口氣。

秘書部的她們都見過祝夏桐,也知道她跟自家總裁的關係很好。

“幸虧有祝小姐,不然啊我們得一直勞累到下班,有哪家秘書需要這麼累的。”

“又有哪家公司秘書工資可以這麼高的,你就知足吧。”

其實談懷戎隻是想驗證一件事:他對待宋愉,究竟是不是特殊的。

這也是上次跟喻升那傢夥喝酒的時候,他突然意識到的事情。

最近幾天,兩人幾乎冇有見過麵。

談懷戎感覺自己並冇有什麼變化,該每天工作的還是工作。

但是高強度的工作並不能代表什麼。

“懷戎,我們吃上次那家西餐廳吧,他家牛排的口感很不錯。”祝夏桐淡笑著推薦。

而她也並不知道,身旁的男人在想些什麼。

談懷戎點頭,“好。”

難得他這麼好說話,都讓祝夏桐有一種錯覺了,彷彿回到了幾個月前,懷戎還是對自己有求必應的樣子。

聰明的她很快料到了是宋愉那邊出了問題。

難道是那小***惹怒了懷戎,還是遭到了他的厭惡?

不過不管是哪一種,對於祝夏桐來說,都是好訊息!

餐廳的隱蔽性很好,大廳都會有專門檢查的保安,防止狗仔跟記者進去。

奈何還是防不勝防,談懷戎跟祝夏桐吃飯的背麵照給拍了下來。

由於拍攝角度非常的傾斜,照片裡隻露出了祝夏桐的半張臉,還有談懷戎一半的西裝袖子。

當照片被各大媒體報道,並且上熱搜後。 _o_m

網友們徹底坐不住了。

之前祝夏桐跟談氏總裁很是親密,被拍過好多照片。

而自從上次澄清之後,就再也冇曝光類似的八卦了。

這張照片算是把潛水的網友都炸了出來。。

第五十章 惹不起就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