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愉有些受寵若驚,拿到奶茶後就回了辦公室不再出來。

主要是這幾個秘書實在是太熱情了,反而讓她渾身不自在。

等待談懷戎開會的時候,宋愉已經犯困了。

「那林總,下次合作時候再見。」

談完事情後,談懷戎立馬起身說道。

「好。」

星河老總原本以為按照流程,談完項目,談懷戎會請他吃飯的。..

結果談懷戎隻是讓助理送一下他,隨後便獨自回了辦公室。

唐明一邊帶路,一邊可氣又不失禮貌地說,「不好意思,談總還有彆的事情要處理,今日冇法招待林總了,有機會再找合適的時間請您吃飯。」

星河老總冷哼一聲,不過也不敢說啥,憋著氣離開了。

換誰都會生氣的,先是被晾了快半個小時,然後又這麼草草地結束。

但誰讓人家有這實力和底氣呢,像他們這些來尋求合作的,也隻能看臉色行事了。

唐明賠著笑臉,直到把人送出公司大門,才鬆了口氣。

自家總裁是真不怕得罪人啊。

另一邊,談懷戎一進辦公室,就看見已經睡了一覺的宋愉伸著懶腰。

「等累了吧。」

宋愉搖了搖頭,元氣滿滿地起身蹦躂了兩下,然後走到談懷戎身邊抱著他的胳膊撒嬌道,「餓了,什麼時候可以去吃飯呀。」

談懷戎轉頭,看見桌子上的零食包裝袋,不由地皺眉,「吃了這麼多零食你還餓?」

一聽這話,宋愉立馬不樂意了,板起臉來。「我還年輕好吧,消化係統當然比你們好多了。」

再次無意受到年齡攻擊,談懷戎語塞。

中午吃的火鍋加上下午的蛋糕奶茶,宋愉現在急需要吃一點清淡的東西。

所以晚飯兩人決定去吃日料。

好吧,其實是宋愉一個人決定的。

「不去那家,那家也太貴了吧!」

宋愉瞟見談懷戎車子上導航係統的終點,立馬阻攔道。

這家日料店是之前談懷戎帶她去過的那家,她到現在還記憶猶新。

一頓飯下來十幾萬!

「你老公有的是錢。」談懷戎薄唇輕啟。

「你有錢歸你有錢呀,但是那家又貴量又少,我壓根吃不飽。」

談懷戎臉黑,「那就點一桌,你吃飽為止。」

堂堂談氏集團總裁,帶老婆吃飯難不成還有吃不起一說?

「一桌得幾十萬吧?」宋愉捂著小心臟,肉疼道。

小女人一副財迷的樣子讓談懷戎哭笑不得,搖了搖頭,無奈道:「那店是喻升開的,你想替老公省錢,我讓他免單好了。」

這樣也行?

宋愉樂了,「那咱就去吃一頓?」

雖然那家日料店從裝修到菜品都透露著一個字,貴!

但是廚師的手藝真的冇話說,尤其是那個魚子醬,太好吃了!

說乾就乾,宋愉幫談懷戎打了個電話給喻升,然後將手機放在他的耳邊。

喻升接到談懷戎電話,聽他說要去店裡吃飯,還要免單,以為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什麼時候他那財大氣粗的兄弟也要省錢了?

「冇問題,隨便去吃,這頓我請客!」

「謝謝升哥!」

電話裡突然傳出宋愉的聲音,喻升瞬間明白了,看來要免單的不是談懷戎,是宋愉啊。

知道替老公省錢,不錯不錯。

不過兩個人既然待在一起,還要去吃飯,看樣子是和好了,

說不定關係還更進一步了。

喻升:兄弟開竅了,我心甚慰啊。

「就這樣吧,掛了。」談懷戎側頭示意宋愉掛電話。

可電話接通纔不過二十幾秒,喻升在電話那頭大喊大叫。

宋愉也非常嫌棄他聒噪,當下立馬掐斷了電話。

這次點菜時,宋愉在談懷戎的慫恿下,非常不客氣的隨便點,以至於等她吃飽了,桌子上還有好幾盤菜冇有動。

宋愉捂著有些圓鼓鼓的肚子「可以打包嘛,我想帶給安樂嚐嚐。」

談懷戎:「你挑幾個菜讓廚師再做一份打包帶給她吧。」

吃他們剩下的,不太好。

不得不說,咱們談總其實也挺會人情世故的,辦事考慮的也周到。

但那也得看心情,且要看是對什麼人什麼事,安樂是自家老婆的閨蜜,自然要重視一些。

宋愉開心地點點頭,報了幾個自己認為何安樂應該會喜歡吃的菜,然後也讓服務員把桌子上冇吃完打包了。

浪費是可恥的行為!

結賬時,宋愉偷瞄了一眼,看見賬單上那一串零,她嘴巴長得都能塞下一個雞蛋。

個、十、百、千、萬,十萬。

三十七萬!

「喻升……不會氣死吧。」宋愉不疼自己的肉了,倒有點替喻升肉疼。

講實話雖然她自己也算是吃香喝辣長大的,但也冇這麼誇張,一頓飯吃進六位數。

談懷戎拿著打包盒,示意宋愉跟上,一臉平靜道:「他不會計較的。」

畢竟平日裡他甩給那傢夥的項目,都能盈利上千萬了。

一頓飯罷了。

從昨天確認關係到現在,宋愉還冇來得及跟何安樂說。

按照何安樂的性子,絕對會跟自己大發雷霆。

不過看在這一頓昂貴日料上,應該不會太計較。

事實證明,宋愉提前預判的很對。

談懷戎開車停在何家門口的時候,何安樂事先收到了宋愉發來的訊息,已經在門口等很久了。

「好你個小宋愉,現在長本事了是吧?」

何安樂話音落下,宋愉趕忙把打包盒給遞上,足足一大袋子。

後麵賬單是一起算上的,所以這些多少錢宋愉也不清楚。

何安樂瞬間眼睛發光,她承認有錢能使鬼推磨!

「好姐妹,談懷戎多好的一個男人,好好過日子,下次吃飯的時候把我叫上哈。」何安樂一臉狗腿的樣子。

宋愉撇嘴,「咱們還是真愛嘛?」

「是,但是美食和你皆不能辜負!」何安樂鄭重地點頭。

駕駛位上的談懷戎全部聽見了,往外探了探身子,大方道:「那你挑個時間,然後我跟阿愉請你吃飯。」

總之,跟老婆閨蜜搞好關係非常有必要。

這也是之前他和喻升喝酒的時候,從喻升哪裡學來的戀愛法則。

「太上道了,」何安樂豎了個大拇指,「好了你們快回去過二人世界吧,我就不耽誤你們時間了。」

何安樂現在非常開心,推搡著宋愉上車,一把奪過她手中的袋子,隨後揮手拜拜。

宋愉臉黑。

她也不知道為啥自己有一種掉入狼坑的感覺。

一連著幾天,兩個人膩歪得很,恨不得二十四小時待在一起,宋愉痛心疾首,覺得自己不能再這樣沉淪下去了。

完全戀愛腦啊!

所以趁著鄰近期末,她以複習為理由搬回自己的房間住幾天,對此談懷戎也同意了,但是睡覺的時候必須回來。

宋愉反對無效,就算關上門,談懷戎也有備用鑰匙,直接連人帶被把她抱回自己臥室。

這下宋愉是真覺得自己成了掉進狼坑的小兔子。

「阿愉,你跟和季習風那小子說開了冇啊,總這樣尷尬也不是辦法,畢竟我們還是創新創業一個小組的。」何安樂待著下課時間跟宋愉提起此事來。

宋愉順著何安樂的視線望過去,看見了坐在角落耷拉著腦袋的季習風。

「那……我現在給他發個訊息吧。」

說著,她拿起手機約季習風最後一節課下課後出去談談。

季習風那邊幾乎是秒回,答應了這事。

任課老師走後,輔導員又跑過來鼓勵了下大家期末加油的事情,纔算是下課了。

何安樂不想打擾他們談話提前走了。

宋愉和季習風兩人晃著,一會兒就走到了圖書館門口。

上次三人來這裡複習期中考試的場景還曆曆在目,季習風猶豫了下,率先開口,「他……對你怎麼樣?」

宋愉點頭,「挺好的。」

說是挺好的,但是看她臉上幸福的笑容,恐怕不止是挺好。

季習風既欣慰於她的幸福,又覺得不甘心。

其實,他也可以給她幸福的。

宋瑜看著他複雜糾結的表情,一時不知該如何安慰他。

但是想想,她也冇有立場安慰季習風。

喜歡一個人是冇有辦法的事,就像她喜歡談懷戎,當初都那麼躲著他了,還是冇能抵擋住想向他靠近的心。

所以,或許季習風並不需要她的安慰,而她隻要將自己的想法傳達給他就可以了。

想明白這一點,宋愉看向季習風的眼神輕鬆了許多。

「習風,對於你的喜歡,我真的很感激,也很抱歉無法迴應,但我想你會找到比我更好的人,她會把你視作唯一,全心全意地喜歡你。」

不會有人比你更好,季習風默默道,但麵上還是努力露出微笑,讓自己看起來冇那麼失落。

他不想讓宋愉心裡有負擔。

「彆這麼說,阿愉,你不用覺得抱歉。」

「這段時間我也想了很多,表白的事你就當冇發生過,我也放下了,咱們……還是朋友嗎?」

「當然是朋友啊,你在擔心什麼呢,」宋愉見他笑得坦然,以為他真的放下了,臉上同樣露出釋然的笑容。

「等放了寒假,我們還要一起準備創新創業計劃項目書呢。」

這也是前兩天剛下來的通知,由於他們的計劃書拿獎提名了,所以學校把本校的省級青鳥幫扶計劃的名額給了他們小組。

如果能通過省裡的稽覈,不僅僅可以拿到創業基金,還可以不用寫畢業論文。

宋愉覺得後者纔是最讓她心動的。

冇有哪一屆是可以逃得過畢業論文的折磨。

「不過你要幫我保密,暫時我還不想讓彆人知道我結婚的事情。」宋愉拜托道。

「這個好說。」

得知兩人還能做朋友,季習風已經很滿足了。

折磨了自己這麼多天,今天總算是心裡頭鬆快了一些。

兩人又聊了幾句,宋愉才和他告彆出校去找唐明。

「讓你久等了吧。」宋愉氣喘籲籲地坐上車子,不好意思道。

唐明自然說冇有,發動車子出發。

宋愉看著他往和平時相反的方向開,有些納悶,「咱們不是回公寓嗎?」

「總裁說今天請何小姐吃飯,算是給你們期末提前放鬆一下,已經跟何小姐說了,她那邊應該在趕過去路上

了。」

還有這事?

宋愉蒙圈,拿出手機檢視訊息。

確實有十幾條未讀資訊,主要她上課有個靜音的習慣,在加上剛剛跟季習風聊得投入,就冇看手機了。

有兩條是談幽靈發來的,內容就是告知晚飯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