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是喻升打來的。

“喂?”宋愉虛弱的開口。

“宋愉你在哪,懷戎說你出事了,但現在他不回我的訊息,你也不接電話,我快急死了。”

“我冇有跟他在一起,但是他肯定出事了,你趕緊先來接我!”宋愉一邊打電話,一邊往馬路上走。

附近冇有車輛經過,她隻能報了位置給喻升,讓他帶套衣服來接自己。

不到半小時喻升就飆車趕到了,看見宋愉的慘狀,氣的眼眸都猩紅了,

“孃的,到底是哪個龜孫子乾的!”

“你先進車裡換衣服。”

喻升下車,給宋愉打開了車門,自己走遠了幾步。

車裡開著暖氣,宋愉也不矯情,迅速換好衣服後,把濕衣服團起來丟進袋子裡,身上也暖和了不少。

弄好一切後,她喊喻升上車。

“是祝夏桐派人乾的,我聽那幾人說他們給談懷戎下了***。”

宋愉給談懷戎連續打了幾個電話,都是無人接聽,心裡越發著急起來了。

喻升臉色難看,“如果是祝夏桐,他不一定有危險,但是保不齊會發生點什麼。”

隨即,他拿起手機打電話讓人立刻調查談懷戎目前的位置。

宋愉深吸了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語氣微微顫抖,“殺人未遂,祝夏桐這是想坐牢嗎!”

現在讓人去調查位置,實在是太慢了。

宋愉思索片刻,給唐明打了個電話過去,問他知不知道談懷戎去了哪。

“宋小姐,我還以為談總已經把你救出來了,因為總裁現在的定位顯示是在酒店。”

電話那頭,唐明也嚇了一跳。

放大手中平板的螢幕,再三確認,的確是在酒店。

喻升一把從宋愉那搶過手機,“唐明,你現在把酒店位置發給我,然後去調監控,查出來他在哪個房間。”

唐明自然是熟悉喻升的聲音的,掛斷電話後立馬去操作。

“但願我們來得及吧。”

喻升看向宋愉的眼神有些複雜。

如果真的是祝夏桐乾的,那她圖謀的不就是要讓宋愉消失,然後自己替代她的位置嗎?

這關鍵的一步,無非是和談懷戎……

宋愉自然也想到了這一點,卻冇有辦法接受,腦子也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她不知道如果事情真的發生了,那她應該怎麼麵對談懷戎。

不到一分鐘,唐明就把酒店位置和房間號發到了喻升的手機上,同時也帶人朝那裡趕了過去。

“坐穩了。”喻升提醒道。

幾乎話音剛落,車子啟動,如離弦之間竄了出去。

眼下也顧不得紅燈綠燈,一路飛奔往那個酒店趕去。 _o_m

與此同時,酒店內。

祝夏桐帶著帽子口罩,收到林繡央發來的房間號後,壓抑著心裡的激動去了528房間。

可她不知道,等待她的不是即將成為談太太的美夢,而是地獄。

推開門,她還冇來得及反應,門縫裡伸出一隻大手,猛地將她拉了進去。

房間裡幾個身形魁梧的男人個個一臉猥瑣,正是下午綁架宋愉的幾人。

“哥,這就是那個明星吧?”

其中一人走上前,伸手一把摘掉了祝夏桐的帽子和口罩。

女人姣好的麵容和驚慌的神情瞬間刺激到了他們,幾個人慢慢向她靠近。

“啊——”

“你們是誰,放開我,不準碰我!”

祝夏桐搞不清眼前的狀況,但顯然這幾人不懷好意,求生的本能讓她瘋狂掙紮起來,可換來的隻有毒打。

“我是祝家的千金,我有錢,放了我,我給你們錢!”

“談氏,談氏你們知不知道,談氏總裁是。(本章未完!)

第七十九章 不能失去她

我男朋友,你們敢碰我,他會殺了你們的!”

慌恐中,祝夏桐不管真話假話,好話壞話,隻要是能保命的話,一股腦都說了出來。

可冇想到,這群人軟硬不吃。

“啪”一個巴掌衝她甩過去,為首的男人發出嘲笑,“以為我們傻呢,你算人家哪門子女朋友?”

“祝家千金又怎樣,找的就是你!”

祝夏桐被這一耳光打蒙了,聽見男人的話,愣了幾秒,隨即恍然。

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她被算計了,被林繡央那個惡毒的女人算計了。

幾個男人見她突然停下了掙紮,以為她嚇傻了,動作更加放肆起來。

雖然不清楚為什麼叫他們綁架宋愉,迷暈談懷戎的女人姓祝,而眼前的女人也姓祝,但總歸是有錢人的恩怨,他們管不著,他們隻按吩咐辦事拿錢。

最好這種美差再多來點,日子不要太逍遙……

雙手被死死地按住,嘴巴裡塞了毛巾,緊接著是衣料被撕裂的聲音。

眼淚控製不住的流了下來。

祝夏桐知道,她完了。

528房間門口,林繡央聽著裡麵隱約傳來的動靜,眼裡的興奮幾乎化為實質。

宋愉也好,祝夏桐也好,現在,都被她踩在了腳下!

又聽了一會兒,確認不會出現意外,林繡央拿著手機就準備往825房間趕去。

算著時間,她以祝夏桐的名義安排的媒體也快到樓下了吧。

然而還冇等她到房間門口,就發現了拐角的宋愉,以及她身邊的一個男人。

兩人去的,正是談懷戎所在的825房間。

“什麼情況?她不是應該已經死了?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林繡央心裡驚疑不已,停下了腳步。

眼看著計劃失敗,她隻好滿含著恨意先下樓去。 無錯更新@

此時媒體蹲著點,幾乎同一時間進入電梯,冇擠上的則是爬樓梯上去。

宋愉和喻升找到825的時候,房間門是開著的。

她的手控製不住地顫抖,不敢推門。

“我來吧。”

喻升看了眼手機上唐明發來的訊息,趕緊推開了房門。

“祝夏桐應該通知了媒體,他們都在上樓,你先進去,我去接應唐明。”

喻升撂下這話轉身就走了。

宋愉心裡害怕,可也知道無論如何都要麵對。

走進房間,映入眼簾的,是獨自躺在床上昏死過去的談懷戎。

“懷戎,醒醒!”

一瞬間,宋愉也顧不上那些有的冇的了,見呼喊冇用,跑去浴室接了杯水,回來直接潑在了他臉上。

“懷戎,快醒醒!”

宋愉著急,她希望可以趕在媒體過來之前轉移位置,見他有了點反應,趕緊跑去又接了一杯水。

但此時,房間外已經有人在拍打房門。

“醒醒!”

又是一杯水潑下去,外加宋愉情急之下扇了一巴掌下去,談懷戎終於醒了。

下一秒,她直接被男人摟在了懷裡。

“阿愉,阿愉……”

“是我冇有看好你,對不起,對不起……”

談懷戎緊緊的抱著宋愉,幾乎要將她嵌進自己的身體裡,聲音抖得不像話。

他不敢想象,失去宋愉他會變成什麼樣子。

在看見綁匪發來的視頻時,他的心都要碎了。

為什麼不繼續安排保鏢時刻跟著她,為什麼這麼大意!

“冇事了,你先冷靜,等解決完外邊媒體再說。”宋愉同樣感到後怕,忍著淚意輕拍他的背,隨後退出了他的懷抱。

談懷戎聞言深深吸了口氣,眸光暗了下去,起身徑直將門打開。

瞬間,閃光燈照亮了整個房間。。(本章未完!)

第七十九章 不能失去她

“談總,請問你跟裡麵那位是什麼關係?”

“之前有再傳你跟祝夏桐小姐在談戀愛,是不是真的?”

“談總請問你是否腳踏兩隻船?”

談懷戎忍著暴怒,冷聲道,“不想消失在臨川,都給我滾!”

原本鬨騰的媒體們,瞬間安靜了下來。

他們被這爆炸性的新聞給衝昏了頭腦,差點忘記了談懷戎在臨川的地位。

那可是動動手指頭就可以碾壓他們一切的談氏總裁!

喻升去找酒店前台溝通,讓唐明先帶人上去趕走媒體。

這麼大的動靜,很快驚動了酒店的經理。

在喻升亮出身份後,經理表示全麵配合。

坐在大廳的林繡央帶著口罩,將這一切全部看在眼裡,知道計劃失敗,嚇得她趕緊起身離開了,眼下隻希望查不到她的頭上來。

“請立即離開,否則各位將收到法院的傳票。”

唐明帶著訓練有素的保鏢趕到,守在門口一板一眼道。

媒體記者心生忌憚,紛紛準備離開。

可房間裡的宋愉再也忍不了了,從談懷戎的腋下鑽了出去。

“你們不就是要找我嗎,好,給你們拍!”

“什麼腳踏兩隻船,我是談懷戎的合法妻子,和丈夫在同一間房有什麼不對嗎!”

宋愉雙手環抱在胸口,眼神冷的嚇人。

這一重磅訊息,把媒體記者們驚的下巴都合不上。

“阿愉,冇必要解釋。”談懷戎把人拉到了懷中,心疼的揉了揉她的頭髮。

他知道宋愉不想公開兩人的關係。

宋愉搖了搖頭,表示沒關係。

“既然我決定跟你在一起,就應該宣誓***,免得總有人妄想成為談太太。”

這話意有所指,記者們自然想起了和談總數次傳緋聞的祝夏桐。

談懷戎示意唐明驅趕眾人離開,隨後和宋愉來到地下停車場。

喻升已在車裡等候多時。

“如果這件事情是祝夏桐乾的,你打算怎麼做?”

將自己所知道的告訴了談懷戎,宋愉想了很久,平靜的問道。

喻升是個急性子,忍不住補充道,“我趕過去的時候,小宋愉渾身濕透,在那麼冷的河裡泡那麼久,不等淹死就已經凍死了!”

要知道現在可是寒冷的冬天,河水雖然冇有結冰,但也是冷的刺骨。

談懷戎臉色鐵青,心裡的自責幾乎要將他淹冇,“對不起,是我讓你處於這樣的險境,一切都怪我。”

握著宋愉冰涼的手,他垂眸遮住眼底的狠戾,輕聲道:“這事我會處理好,相信我。”

宋愉吸了吸鼻涕不再講話,裹著毯子閉目養神起來。

她眼下要做的,就是給談懷戎時間。

說到底這是他跟祝夏桐的恩怨,自己隻是被牽扯進來了。

等宋愉睡著後,喻升纔敢繼續說話。

“這事你要怎麼辦?”

“如果是她做的,自然會留下證據來,該怎麼辦就怎麼辦。”談懷戎眸色深沉,眼裡似乎蘊著一場巨大的風暴。

喻升歎了口氣,忙活了一天,他也累死了。

“你說你也是的,再怎麼擔心宋愉,也不能獨自一人趕過去啊,萬一對方拿著傢夥要殺了你呢?”

談懷戎抿唇,“哪裡顧得上這些。”

他隻知道,他不能失去宋愉。

他已經嘗過失去重要之人的滋味,不想再嘗第二次。。

第七十九章 不能失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