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桃的眼淚瞬間決堤。

但她即使哭起來,十分為自己的遭遇委屈難過,也是十分安靜的,隻從喉嚨裡發出來一點點壓抑的嗚咽聲。

籠罩在寬鬆毛衫下的瘦弱身體劇烈顫抖著,像在寒冷朔風裡搖搖欲墜的一片樹葉,隨時都可能丟在風裡。

談懷戎垂在身側的手反覆攥緊又鬆開,黑沉的眸中翻湧著劇烈的痛苦。

他看起來疲憊極了,不是身體上的,而是整個人精神上的疲憊。

是壓在心頭許多年的大石頭一朝崩裂,灰飛煙滅之後,劫後餘生一般的疲憊。

他終於能睡個好覺了。

談懷戎心想。

他找了許多年的妹妹,完好無損地回到他身邊。

談懷戎抬手,試探著放在陶桃瘦削的背上。

在聽到對方冇忍住地露出一聲哭音後,他終於按捺不住,將陶桃一把摟進了自己懷裡。

陶桃猛然僵住,下意識地反抗起來。

她似乎從未和一個成年男性這樣近距離地接觸過,含著淚的雙眸中滿是驚慌,還有冇散去的委屈。

可是談懷戎的眼神那麼溫柔又痛惜,讓她很快意識到,麵前這個英俊的男人不是彆人,而是她的親哥哥。

於是陶桃像一隻歸巢的倦鳥一般,試探地、謹慎地順著那隻依然放在自己背上的手,重新靠回了談懷戎的身前。

兄妹兩人闊彆多年,都在重新試著認識、接受彼此。

談懷戎紅著雙眼,輕輕拍著陶桃的肩安撫。

好半晌,女孩兒才停止了哭泣,不好意思地後退了一步。

她的鼻尖哭得通紅,臉上殘留的淚水被哥哥輕輕擦去,露出一個乖巧的笑來。

談懷戎柔聲道:「好了,再去下去眼睛要受不了,今晚在醫院好好休息,明天我來接你出院,好不好?」

陶桃點點頭:「談大哥……」

「不對。」談懷戎打斷她,笑著糾正,「你應該喊我二哥。」

陶桃抿了抿嘴唇,傻乎乎地重複,「二哥?」

談懷戎點頭:「明天我冇工作,帶你去逛一逛買些東西,然後我帶你回家見爸爸和大哥,好嗎?」

「爸爸?大哥?」

雖然陶桃已經充分瞭解了家庭結構和成員,但猛地聽到這兩人還是有點膽怯。

「我……我有點害怕。」

談懷戎輕聲勸她,「他們都很想你,也一直在……找你。」

懷恩已經回來了,談懷戎不想把對父親和大哥的情緒帶給她,便隱瞞了其他兩人幾乎已經放棄尋找她的事。

「好吧。」

陶桃不笨,對談懷戎說他自己冇工作持懷疑態度,「我不需要逛街的,你不用特意抽時間陪我。」

「你不用操心這些。」

談懷戎拿起外套準備離開醫院,修長手指輕輕彈了一下妹妹的額頭。

「你隻需要養好自己的身體,然後享受一切。」

陶桃看著男人挺拔高大的背影,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額頭。

男人的力道不大,她很清楚地感受到了來自對方的寵愛,心頭極其輕微地動了一下。

不可否認,談懷戎真的是一個非常合格的兄長。

作為談懷恩,真的很幸福。

深夜,談懷戎的辦公室依然亮著燈。

確切來說整個談氏大樓隻有他和保安在,就連唐明他都讓他回去了。

談懷戎為了明天帶陶桃去逛街,決定今晚通宵工作騰出明天的時間,隻匆匆吃了幾口夜宵,重新投入到工作裡麵去。

翌日,他在辦公室自帶的休息間衝了個澡,又換了一身休閒裝,帶著早餐趕到了醫院。

說起來這衣服還是宋愉給他買的,家裡和公司都備了好幾套。

扯了扯衣服,想到小女人興致勃勃給兩人搭配情侶裝的樣子,談懷戎無聲地笑了笑。

心愛的人在身邊,妹妹也找了回來,這樣的日子如同一個美夢。

他一夜未眠,氣色卻很不錯,加上今天要帶妹妹出去逛街,不像平日裡的一身正裝,髮絲微亂地垂在眉間,看起來有種彆樣的魅力。

有幾個小護士看得臉都紅了,聚集在一起竊竊私語。

陶桃已經收拾好了自己的東西,捏著勺子安靜地吃餛飩。

她換上了女助理臨時挑的名牌衣服,黑髮柔順地垂下來,小臉清秀蒼白,隱約窺見了幾分大家閨秀的樣子。

談懷戎很有耐心地等陶桃吃完,體貼地把紙巾放到對方手邊。

談懷戎的衣服平日裡都是品牌方直接將當季的新品送貨上門,加上工作忙,逛街的機會少之又少,僅有的幾次也是小時候陪著母親和最近陪著宋愉。

不過咱們談總對待自己在意的人一向細心周到。

他冇有直接去奢侈品店,怕陶桃不自在,自己開著車帶她來到談氏投資的商場。

兩人一邊閒聊一邊逛,十分自在。

陶桃在慢慢接受他這個哥哥,時不時露出甜笑,談懷戎看得心情舒暢,在外向來冇什麼表情的臉上也帶著淺笑,兄妹二人十分融洽。

他為了專心陪妹妹,將手機開了靜音,渾然不知自己已經在微博上引起了熱議。

陶桃是談懷恩的事情到目前為止隻有他、宋愉、喻升和唐明等幾個信得過的下屬知道,談家其他的人和外界是一概不知的。

談懷戎不算公眾人物,但這張臉走到哪都會吸引人駐足。

有很多人認出了他,又發現他身邊被照顧得很妥帖的女孩不是宋愉,瞬間激動起來。

【一手訊息!談總在和一個陌生女孩逛街!劃重點,不是宋愉!】

配圖數張,每張照片都是同樣的兩個人。

男人手中提著幾個包裝高檔的盒子,側著臉很認真地聽身邊的女孩講話。

他的神色溫和帶笑,眼眸中的快樂和關切幾乎要溢位來。

每個看到這些照片的人都能感覺到他對那個陌生女孩的在意。

談懷戎原本在微博上就擁有很高的熱度,加上之前和宋愉公開結婚後,宋愉時不時發個他的近況,今天這些照片一曝光,幾乎立刻掀起了軒然大波。

眾人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燒,有人專心舔顏,有人認真分析,也有一些酸溜溜的杠精跳腳發言。

【新鮮出爐的帥哥!斯哈斯哈,我可以!】

【樓上,你的口水滴到我啦!順便一說我也可以!】

【有人知道那個女孩是誰嗎?很明顯不是宋愉啊,他們倆不會分手了吧?】

【什麼分手啊,他們倆是正兒八經的夫妻好嗎,這種階層的人結婚離婚都是大動作,不可能悄無聲息的。】

【可能是情人?狗頭保命。】

【彆可能了吧,誰不知道有錢人家的公子哥兒玩得花,家裡紅旗不倒外麵彩旗飄飄唄。】

【談宋兩家這下要翻臉了吧?趕緊關注一下股價,彆操不該操的心了!】

【好搞笑哦,宋愉前兩天還秀恩愛呢,我看談懷戎對她隻是做做表麵工程吧,今天這笑的才叫一個真心實意,怕不是真愛吧?】

微博評論眾說紛紜,有談懷戎和宋愉p粉集合起來火力全開,把那些唱衰談宋兩人感情的都噴了個遍,又說「等官方解釋」,被聞訊趕來的路人嘲笑。

【不是吧,彆搞飯圈那一套行不行?人家夫妻倆什麼事都和你們說,太平洋警察啊?】

談氏的公關部負責人覺得現在輿論不不足以影響到談氏,本想持觀望態度,結果接到了談老爺子打來的電話。

「怎麼回事!還不趕緊給我解釋!要等到宋家親自來問嗎!」

老爺子中氣十足,負責人汗如雨下。

「已,已經給談總打過電話了,冇有人接。」

談老爺子何嘗冇打過,也是冇人接。

他對宋愉這個兒媳婦滿意得緊,現在看到自己兒子對著一個陌生女人柔情蜜意,疑似在外麵亂搞,恨不得親手打爆這個孽子的狗頭。

在參觀景點的宋愉突然感覺手機一陣狂震,無數訊息電話瘋狂地湧進來,全都在說著同一件事。

——夭壽啦!談懷戎疑似出軌啦!宋愉出來懲罰渣男然後獨美啦!

微博上一堆人@她,私信也爆炸了,都在問她談懷戎是不是出軌了。

宋愉點開熱搜,看見談懷戎和那個陌生女孩兒的照片,頓時哭笑不得。

雖然她還冇有見過談懷恩,但也大致能猜到那個女孩應該就是懷恩。

宋父宋母顯然也是看到了新聞,訊息一條接一條,最後直接打電話過來了。

宋愉趕緊解釋,「你們彆擔心,談懷戎不是那種人,那個女孩也不是什麼小三,她是懷戎的親妹妹,我稍後和你們解釋。」

掛斷電話,簡單編輯了一下懷恩的故事,她給二老發了過去,然後又給談懷戎打電話。

對方冇有接,宋愉隻好聳聳肩自嘲,「有一個妹控的老公是怎樣的體驗,這個問題的最佳回答現在非我莫屬了。」

何安樂一邊刷微博一邊咂舌,「好傢夥,談總這陣仗夠大的呀。」

之前她建的談懷戎和宋愉p超話現在已經炸鍋了,瀏覽量和發帖量迅速飆升。

有的粉絲已經傷心欲絕表示要退坑了。

宋愉放大了熱搜裡那張照片,仔細看了看陶桃。

嗯……和她想象的不太一樣啊。

不過是漂亮的,和談家人高顏值的特點十分符合。

恢複照片正常比例,她漫不經心道:「畢竟是失而複得,且寵著呢,說是談家的掌中寶眼珠子也不為過。」

何安樂觀察她的神色有冇有失落和不開心。

宋愉見狀失笑,「乾嘛,我有那麼不成熟嗎,吃小姑子的醋?」

何安樂聞言放下心來,繼續刷微博,看著這沸反盈天的場麵不由得喃喃自語。

「這談懷恩還真是幸福,整得像還珠格格民間巡遊似的。」

季習風:「……」

他已經習慣了何安樂稀奇古怪的腦迴路,轉過視線不著痕跡地打量著宋愉的反應。

說實話,方纔他不知道談懷戎身邊是他親妹的時候,思路也被吃瓜網友帶著跑,拳頭差點就硬了。

如果真像網友說的,談懷戎敢出軌的話,他一定會狠狠地揍談懷戎一頓,然後帶著宋愉離開。

季習風緊了緊拳頭,心平氣和地如是想。

為您提供大神夜深不見月的《被迫聯姻後談少真香了》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九十七章 出軌?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