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神的魂力結晶,是本質上與源力最為接近的能量,魔方派遣人手入黃泉,其目的,除了源力,不做他想。

“你們是否有聯絡魔方的手段?”石嵐還是想嘗試一二,如果能夠不冒險去走輪迴路,她自然想選擇更保險的方法。

“我等冇有資格開啟前往魔方的通道,隻能等候魔方的接引。”

梁允南幾人皆是搖了搖頭,魔方的隱秘性極高,他們修為平平,甚至根本不知曉神武異域的存在。

得知了石嵐準備前往輪迴路,蕭靖塵沉思了片刻後,道出一個他曾經聽聞過的訊息:

“我曾聽過一些傳言,輪迴路並不接納生者,隻有亡者能通行,大人還需謹慎行事。”

聞言,石嵐沉吟半晌,緩緩點了點頭,她所化的陰神之軀,不知是否能在輪迴路中通行,但如今,隻能權且一試。

…………

…………

距石嵐極為遙遠的一處陰域之內,發生了極大的動盪,炙熱的血氣漫天,幾乎在黃泉之下,劃出了一片陽間淨土。

一位年約十七八歲的少年,頭頂洶湧的黃泉,以極快的速度穿梭在冥界大地之上,他的手中托著一盞魂燈,其內燭火躍動,帶著旺盛的生機。

這是石嵐的本命魂燈,照常理而言,憑此魂燈,可以瞬間感應到石嵐的位置,但這些時日以來,靈韻卻是一無所獲。

即便有本命魂燈的指引,他也絲毫感受不到石嵐的氣息,無奈之下,他隻能燃燒這具化身,化己身為炬火,引石嵐來見他。

無數強大的陰神被滔天的血氣吸引而來,一直環繞在靈韻不遠處,他們顯得極有耐心,好似在等候靈韻力量耗儘的一刻。

在靈韻的身後遠處,還跟著一行身披黑袍之人,他們皆出自陰司,替陰司巡察陰陽邊界,執掌輪迴,被尊為監察使,鬼見愁,皆是殺伐通天之輩,極為難纏。

他們同樣找不到石嵐的所在,感應到靈韻手中魂燈的氣息後,便一直尾隨在後,他們的想法與靈韻一樣,也在等待石嵐自己現身,而後出手擒拿。

靈韻踏過無邊無際的冥土,望著頭頂洶湧而過的黃泉,心中不禁湧出了一絲寒涼。

這種無力感,太過熟悉,當年戎玄青隕落,他也是這般遊蕩在黃泉之下,期望著戎玄青能突然出現在他的麵前,可最終他遊蕩了數載,也是空手而歸,那般有心無力的絕望之感,至今未曾忘懷。

“石嵐……”靈韻催動著手中的魂燈,喃喃自語,期望能尋到她的蹤影。

他不希望石嵐重蹈戎玄青的覆轍,這般結果,他實在不願看到第二次。

隻要石嵐現身,蒙便會瞬間出手,打穿陰陽兩界,帶她離開,這是最理想的境況。

陰間與陽間的時間流速並不相同,自妙衍出手截殺靈韻以及石嵐,淩陽界已過去了近一月之久。

異變逐漸平穩,四周的大千世界,已是逐步融入了淩陽界內,有了數百大千世界的進補,淩陽界終是恢複了上古時期的地貌。

天地再度被分為八大古洲,地域廣闊無邊,原先的妖域魔土,亦是有了極為迅猛的擴張,南起青冥,北抵無垠海,橫貫南北。

曾經沉重的天地枷鎖消失無蹤,不少年輕天驕因此而破境,可度過滅世大劫以及成道的生靈,卻是一個也冇有。

枷鎖雖然消失,但天道權柄卻依舊被人所持,冇有天道盟的允許,根本冇有生靈能跨過那一條邊界。

時空長河之中的征伐,已於數日之前落下了帷幕,同為主宰,這些無上存在,在源力稀缺的狀態之下,都未曾放手一搏,彼此間留有極大餘地。

這個時代,本就與過去未來相隔絕,混沌不清,如此之多的主宰入場,稍有不慎,本就斷裂的時空長河,受創會愈發嚴重,天機會徹底混沌,主宰都有可能迷失在萬古時光之中,不知自己究竟身處於哪個時代,最終遺忘本我。

淩陽大陸的中心,一座橫跨三洲之地的法陣,正在逐漸成型,碩大無朋,近乎無邊無際,橫跨大宇宙的通天域門,鎮壓在天地之間,諸多靈武殿的弟子紛紛踏入了淩陽,在此紮根生長。

原先龐大的幻星域,此刻卻顯得極為渺小,懸掛於一片山脈上空,此地是三族邊界的交彙點,但此刻諸多域外勢力,卻都冇有看向此地,彷彿已將其遺忘。

相較於四周大片的領土,這一片山脈,實在是太過不起眼。

域門一側,蒙憑坐於虛空,靈韻立於一側,掃視著眼前的淩陽,他的眸光冇有焦距,顯然大部分心神並不在此地。

“還未找到石嵐的所在麼?”蒙微微皺眉。

“連一絲氣息都察覺不到。”靈韻微微搖頭,神情晦澀。

“這並非壞事,至少陰司不會在你之前尋到她。”蒙很快恢複了平靜,隻要魂燈冇有異常,就足以表明石嵐安然無恙。

“我擔心佛門還有後手。”靈韻一聲輕歎,他始終放不下心,石嵐與戎玄青太過相似,無形之中,他一直對石嵐多有偏袒。

“梵曦召回釋誡無果之後,便突然選擇了抽身,直接返回了天元,天元之中或許也有變故發生。”

蒙沉思了片刻,略感棘手:“如今我隻能在淩陽邊界活動,遠離此地,源力便難以供給,實在不行,我隻能於淩陽借道前往黃泉,看能否請他們幫忙尋人。”

“黃泉之下,淩陽所屬是一處絕地,連陰司之主都無法插手,其中情況不明,即便是你去,也不一定有用,況且還有陰司乾預。”

靈韻並不讚同蒙的決定,蒙的身體狀態本就快要抵達極限,如今雖有源力進補,但也是勉力撐持,入了黃泉,陰陽隔絕之下,情況隻會更糟。

而且隻怕蒙一旦到了黃泉,陰司會尋藉口出手,將他徹底留下。

蒙是靈武殿的天,一旦有失,靈武殿的天就塌了,萬事皆休。

石嵐的安危固然重要,但與蒙自身相比,孰輕孰重,一目瞭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