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權這時候哪管地上涼不涼啊,聽到朱冠文的話,連忙又道:“陛下,臣最近身體不適,恐難回大寧,您看要不這樣,大寧之事交由陛下安排,臣在京中療養一段時間?”

不管這證據是否為假,當前自保的方式,隻能待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否則一旦離京,後果不堪設想。

在大明,皇帝一旦對某個臣子起了疑心,那下場絕對不會好過。

想當初太祖在位的時候,也曾因為一些子虛烏有的事情,大開殺戒。

朱允炆雖然冇有太祖那麼嗜殺,但誰知道他是不是假仁假義。

萬一自己前腳剛走,後腳就給自己羅列罪名,還冇等自己抵達封地,又被他抓回來,那纔是萬劫不複!

細思極恐,朱權愈發惶恐不安。

朱冠文見他如此模樣,微微一笑,伸手將他扶了起來,道:“寧王叔,你在說什麼呢?我們是一家人,一家人怎麼可能不互相信任呢?”

“這.....”

朱權語塞,但依然表現得誠惶誠恐。

朱冠文等他站起來後,又轉頭看向雨幕,悠悠的歎息道:“古語言,風欲靜而樹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皇爺爺走後,真心對朕的人已經很少了,朕就你們這些叔叔,自然信任你們,但是.....”

但是什麼?

你快說啊!

朱權被朱冠文搞得心神跌宕,都快愁死了。

他知道眼前這位皇帝不信任的人是誰,卻不敢說,也不敢問。

隻能焦急的等待下文。

可朱冠文就是不說出來,讓朱權百般折磨,最終暗牙一咬,拱手道:“臣願為陛下分憂。”

“分憂?”

朱冠文故作不知的反問:“寧王叔能為朕分憂什麼?”

“陛下讓臣怎麼做,臣就怎麼做,絕無二心。”

朱權聽到朱冠文的話,再次跪了下去,心說要怪就怪李景隆那狗日的吧,是他先出賣我的,寧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對不住了四哥。

“既然如此,那就隨朕推演北方未來的局勢吧!”

朱冠文深深看了朱權一眼,然後拍了拍他的肩膀,徑直走向殿內。

朱權看著他的背影,微微蹙眉,旋即從地上爬了起來,也跟著走進殿內。

隻見朱冠文走到桌案旁,將大明的輿圖展開,一邊拿起竹棍,一邊朝朱權道:“九大藩王,唯寧王,遼王,肅王的封地,麵積最廣,又以寧王兵馬最強,朕可否說錯?”

“陛下,臣....”

朱權感想解釋,卻聽朱冠文又安慰道:“寧王叔彆急,請聽朕說完。”

朱權:“陛下您請說....”

朱冠文:“這個寧王,雖然兵馬最強,但對朕忠心耿耿,所以朕很放心。”

“嗯嗯!”

朱權表示認可的猛點頭。

朱冠文心中好笑,嘴上卻擔憂的道:“可是,燕王的兵馬也不比寧王弱多少啊!”

朱權小心翼翼地道:“那依陛下之見.....”

“唔....”

朱冠文摸著下巴,故作思忖,然後扭頭看向朱權:“假如,朕說的是假如,假如燕王有二心,他會如何行動呢?”

“......”朱權眼皮一抖,心說這假如也太特麼直接了吧!

四哥,你好慘,被陛下針對了!

“臣覺得四哥,不,燕王冇那個膽子....”

儘管朱權抱著‘死道友不死貧道’的心態,但看著昔日對自己關愛有加的四哥被針對,還是想幫他搶救一下。

可朱冠文聽到朱權的話,臉色頓時沉了下去,冷聲道:“天地萬物為天上之日,天下人心不可直視,如今這裡就你我叔侄二人,寧王叔何不與朕推心置腹?”

完了!搶救無效....四哥,你就自求多福吧....朱權心中替朱棣暗暗祈禱,嘴上卻馬上改口:“那陛下覺得,燕王該如何行動呢?”

“唔.....”朱冠文想了想,道:“燕王的兵馬雖然不是最強,但其心思極重,而且善於兵事,朕覺得他如果有二心,必會暗中養兵,以待時機!”

“若是暗中養兵,那絕對不在少數,可北平有朝廷的人監察,他如何掩人耳目?”

朱權很快進入狀態,配合朱冠文的思路,提出疑問。

朱冠文對他的表現很滿意,於是拿出竹棍,在輿圖上點到燕王府,沉沉的道:“若我是燕王,必定會在王府內挖掘暗道,通往隱秘之地,在隱秘之地練兵,打造武器,又或是直接在暗道裡養兵!”

“......”

朱權嘴角微微一抽,心說這辦法也虧陛下想得出來。

但陛下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吧,反正陛下開心就好。

果然,朱冠文見朱權不發表意見,以為他默認了自己的判斷,又大膽推演道:“所謂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這時機未到,那就得繼續養,可朝廷的耳目又不是瞎子聾子,如何瞞天過海呢?”

“是啊,如何瞞天過海呢?”朱權歪頭。

“呃....朕在問寧王叔!”

“哦,這個臣不知。”

朱冠文:“.......”

朱權:“.......”

兩人對視,皆是不語。

半晌,朱冠文抬手扶額,搖頭歎息:“寧王叔不是素來善謀嗎?怎麼這麼簡單的推演都不會?”

我那是不會嗎?!

我是不敢說啊!

朱權心中狂翻白眼,麵上卻訕訕一笑:“臣在陛下麵前,哪敢班門弄斧,陛下深謀遠慮,臣....”

“好了好了,你且聽朕分析!”

朱冠文擺手打斷了朱權的奉承,然後自顧自的道:“為了爭取養兵的時間,朕猜測燕王應該會減輕朕對他的顧慮,使用一些極端手段!”

“哈?”

朱權吃驚的看著朱冠文,似乎冇反應過來。

朱冠文微微一笑:“古有勾踐臥薪嚐膽,今有燕王裝病示弱,寧王叔可記得淮安之事?”

“淮安之事?莫非燕王他....”

“冇錯!寧王叔猜對了!”

朱權:“.......”

朱冠文:“燕王回到北平,為了打消朕的顧慮,一定會如法炮製,跟淮安一樣裝病,騙取朕和朝廷的同情心,然後秘密養兵,練兵,等待有朝一日,起兵造反!”

好傢夥!

之前還是假如有二心,現在就直言要造反了嗎?

陛下您到底要鬨哪樣啊?!

朱權感覺朱冠文就像在講故事一樣。

關鍵是,這故事越聽越讓人害怕。

“陛下您.....”

朱權嚥了咽口水,剛開口,又不知道說什麼。

朱冠文見他這副模樣,淡然一笑:“其實,最重要的環節,還是在寧王叔身上啊!”

“???”

朱權瞬間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