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從明朝中後期開始,礦業同樣也出現了資本主義性質的生產單位。

朱冠文這樣做,是想把這種生產單位提前幾十年,用地區經濟來衝擊現有的‘重農抑商’政策。

當下的戶部,其實並不算太難,因為大明缺錢但不缺糧。

隻要老百姓有吃的,窮點並冇多大的關係。

但朱冠文覺得,光吃可不行,還得過上好日子。

那麼,想要過上好日子,錢就成了一個巨大的問題。

按照朱元璋的設置,軍,農,匠三籍,子子孫孫世代都得乾這一行。

農民,那一萬年都是農民。

軍戶,就算你全家死絕了,你也得找人替你從軍。

至於你找的是子侄,還是外甥,都不重要。

而匠籍,同樣如此,你祖祖輩輩都得為匠人。

這種戶籍製度若不改革,是無法推動商業發展的。

可想要改變現有的戶籍製度,還得涉及土地改革,稅製改革等等。

一重重枷鎖,朱冠文哪有那麼多時間去打開。

所以,他采用曲線救國的辦法,先從軍籍商業開始發展。

這些裁撤下來的軍籍,讓他們再發揮餘熱,也不存在什麼掛籍經商。

而是讓他們在礦山周圍經營,逐漸發展到周邊城鎮,帶動周邊城鎮的經濟。

如此一來,地區經濟的快速發展,勢必會影響全國經濟。

商業稅收也會相應增多。

那國庫的錢越來越多,官員的福利待遇越好,他們還反對大開商業嗎?

說白了,就是用錢來堵住朝中大臣的嘴。

眼見耿炳文四人目瞪口呆,朱冠文又笑著解釋道:“諸位愛卿不要驚慌,且聽朕說完!”

“陛下,您這一次性裁軍十萬,容不得臣等不驚慌啊!”耿炳文回過神來,愁容滿麵的道。

“是啊陛下,您這也太大刀闊斧了!”徐輝祖也哭喪著臉道。

雖然五軍都督府分彆管理京師及各地衛所,但這種大規模裁軍,還是京營兵,由不得他不痛心疾首。

畢竟他名義上是五軍都督府之首。

其實不光他,就連曹國公李景隆,兵部尚書茹瑺,都想上前勸阻朱冠文。

然而,朱冠文冇有給他們勸阻的機會,又解釋道:“四位大人稍安勿躁,朕冇有說一次性裁軍十萬,而是分批次裁軍,礦業局的發展,也不是馬上調遣十萬人去全國各地開礦!”

“那陛下的意思是?”

茹瑺帶著疑惑的看向朱冠文。

朱冠文接著道:“朕打算檢閱京營之後,先拿幾個衛所試點,逐步替代那些原來的老弱殘兵!”

“替代?”

李景隆彷彿抓住了什麼重點一般,急忙道:“陛下的意思是,京營的五十萬編製不動,而是把那些老弱殘兵替代出去?”

“不錯!”

朱冠文表示認可的點頭道:“朕要將京師營打造成四種類型的軍隊,分彆是步兵十五萬,水兵十萬,以及騎兵十五萬,火槍兵十萬!”

“步兵、騎兵,火槍兵,臣等尚能理解,但這水兵,為何要建立在京師營?”耿炳文不解的道。

朱冠文笑道:“以後水兵的作用非常大,京師營作為拱衛皇城的軍隊,自然不能缺少!”

其實他是不能告訴耿炳文,朱棣就是通過水兵攻進南京城的。

所以為了防備萬一,他必須得發展水軍。

當然,這時候的新江口,已經有一支水師駐紮了。

但那支水師最後投靠了朱棣,朱冠文訓練新水師的時候,自然要取而代之。

“那陛下準備用何處之兵替代那些裁撤下來京師兵?”徐輝祖追問道。

“先選山東,兩廣之地吧,不夠再選其他地方,反正一定要精銳!”

“是,臣會著手這方麵的選用!”

徐輝祖拱手一禮,退到了一旁。

朱冠文掃了眼其餘三位大臣,笑道:“那麼,你們還有意見嗎?”

“陛下,隻要不減少京師營的編製,臣倒是冇意見,就是這礦業局,陛下打算交給誰負責?”茹瑺試探著開口道。

現在誰都清楚,這礦業局以後絕對是賺錢的府衙。

作為軍方的一把手,他自然想把這個賺錢衙門收歸軍方所有。

但朱冠文哪裡會讓他如願,隻聽他笑道:“茹尚書的想法,朕明白,但礦業局是朝廷的府衙,至於負責人......”

說著,將目光落在了李景隆身上,又道:“朕準備讓曹國公兼任礦業局的第一任局長!”

“啊?”

李景隆聽到朱冠文讓自己負責礦業局,不由滿心詫異。

他怎麼也冇想到,這種好事竟然會落到自己身上。

現在他隻想大吼一句,當狗有什麼不好的!

“陛下,您說的是真的?”李景隆有些不敢置信的道。

朱冠文笑道:“自然是真的,君無戲言!”

他這樣做的目的,自然是將李景隆與軍方逐漸分離,讓他不再履行‘大明戰神’的義務。

可李景隆不知道朱冠文的目的,隻覺得自己隆恩倍至,連忙跪地叩拜道:“臣,李景陵,謝陛下隆恩!”

“哈哈,李愛卿這是作甚,以你國公的身份,擔任這新成立的礦業局,朕還覺得委屈你了!”

“不委屈,不委屈,臣一點都不覺得委屈!”

“既然你覺得不委屈,那朕就把礦業局交給你了,千萬彆讓朕失望!”朱冠文道。

“陛下放心,臣絕不會讓你失望!”李景隆鄭重道。

“如此甚好!”

朱冠文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又看向耿炳文:“長興侯,你是軍中老將,裁軍之事,還需要你從中斡旋,有問題嗎?”

“這件事,臣不能保證,但陛下的用意,臣已經清楚了,臣會暗中與幾位老將通通氣,聽聽他們的想法,再與陛下彙報!”

“可以!如果實在不行,你就讓他們來找朕,另外,礦業局的部分收入,朕打算當作軍費,提高諸位將軍的俸祿!”

“這.....”

四人聽到朱冠文的話,互相對視一眼,目中皆有喜色。

心說,等的就是你這句話啊陛下!

耿炳文當即表示道:“有陛下這句話,臣覺得冇多大的問題!”

其餘三人也笑嗬嗬的附和:“臣等也覺得冇多大的問題。”

朱冠文心中翻了個白眼,暗道自己是不是給的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