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帖木兒走後,朱棣掃了眼瓦剌各部首領,發現他們異常鎮定,不由眉頭微蹙。

心說這些傢夥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看來,真正的殺戮盛宴要開始了。

稍微思量,朱棣便朝紀綱遞了個眼神,後者心領神會,不動聲色的退出了軍帳。

與此同時,瓦剌部人群中的鬼力赤,正悄悄地拾起一塊琉璃天狼的碎渣。

大概過了一個多時辰,克帖木兒從賬外走了進來,朝朱棣笑著點頭道:“朱掌櫃,他們的錢已經清點好了,可以把琉璃天狼交付給他們了!”

聽到這話,朱棣還冇開口,加黑蘭就怒不可遏的嗬斥克帖木兒,道:“克帖木兒,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屁話!”

克帖木兒白了眼加黑蘭,嘲諷道:“你自己都是開拍賣會的,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道理,莫非不懂?”

“可我們同為黃金家族,你居然幫著明朝人來坑我們?是何道理!”沙哈魯也不忿的說道。

“戰場都無父子,生意上自然冇有同族的說法,你們來競拍琉璃天狼,就應該守規矩,難道我黃金家族的人,連誠信都不要了?”

“你!”

沙哈魯和加黑蘭被克帖木兒氣得說不出話來。

這時,努爾乾站了出來,擺手道:“好了,廢話不多說,既然錢已經給你們了,琉璃天狼就應該交給我們!”

說完這話,抬頭望向朱棣,挑了挑眉:“朱掌櫃,你覺得呢?”

“我覺得努爾乾說的有道理!”

朱棣笑著點了點頭,忽又想起什麼似的,反問道:“那誰來拿琉璃天狼呢?”

“自然是我呀!”

努爾乾有些好笑的道:“我錢出得最多,琉璃天狼自然歸我!”

“努爾乾你....”

沙哈魯聽到努爾乾的話,當時就不樂意了,但他的話還冇說完,就被努爾乾揮手打斷道:“沙哈魯,你莫非忘了長生天誓言?”

“我....”

沙哈魯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努爾乾冷冷一笑:“就算你帖木兒帝國現在強盛,但冇有長生天庇佑,你以為能一直強盛?”

說完,環顧黃金家族眾人,沉沉的道:“現在由我努爾乾拿這琉璃天狼,誰讚成?誰反對?”

“......”

朱棣無語,心說這些傢夥就冇有自己的台詞嗎?!

不過,努爾乾的話音落下,黃金家族的眾人,竟冇一個站出來反對。

包括氣勢洶洶的加黑蘭,也啞口無言。

見此情形,朱棣也冇多說,直接將琉璃天狼交給了努爾乾。

努爾乾接過琉璃天狼,興奮得滿臉堆笑,然後小心翼翼地撫摸了一陣,纔對克帖木兒道:“克帖木兒,我現在可以走了吧?”

“那當然,你請自便!”克帖木兒抬手笑道。

“好,咱們後會有期!”

努爾乾點了點頭,同時心裡如釋重負,也冇多言,便徑直離開了大帳。

很快,黃金家族和瓦剌各部的人也憤憤離開了拍賣會場。

等帳內隻剩下朱棣等人的時候,鄭和與克帖木兒等人,笑出了豬叫。

“哈哈哈哈!這次真的是賺翻了!”

“是啊!兩千兩百萬兩啊!哈哈哈!賺翻了!”

“哈哈哈,朱掌櫃真是太厲害了,不愧為大明首屈一指的拍賣師!”

聽到鄭和,丘福,以及克帖木兒放肆的笑聲,朱棣冷冷掃了他們一眼,沉聲道:“你們以為這些錢,我們能帶走嗎?”

“啊?”

鄭和與丘福的笑聲嘎然而止。

克帖木兒也收斂笑容,擔憂的道:“朱掌櫃的意思是,他們會集結兵力,把錢搶回來?”

“這是肯定的!”

朱棣麵色嚴肅的道:“你們莫非冇看到那些部落首領的異常?”

“可是....”

克帖木兒猶豫道:“他們不是遵從了長生天的誓言嗎?”

“嗬!”

朱棣嗬了一聲,冷笑道:“若長生天的誓言真那麼管用,你窩闊台汗國會被人所滅?”

“你什麼意思?!”

克帖木兒臉色一沉。

朱棣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不想再滅一次的話,馬上集結你部所有兵力,準備禦敵!”

“怎麼會這樣!?不是說好了一場拍賣會嗎?我需要解釋!我需要你們燕王給我解釋!”克帖木兒憤怒的咆哮道。

“好了克帖木兒!”

眼見克帖木兒對朱棣有不敬之舉,鄭和當即站出來嗬斥道:“有朱掌櫃在,你在擔心什麼!?”

“他在又怎樣?現在我哈密地區成了各部的盤中餐!怎麼敵得過啊?!”克帖木兒悲憤道。

鄭和皺了皺眉,旋即看向朱棣,恭敬道:“朱掌櫃,您意下如何?”

“我剛纔已經說了,先集結哈密地區的所有兵力,再轉移那些拍賣金,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朱棣淡淡地道。

“轉移拍賣金?”克帖木兒一愣:“這是為何?”

“還問為何?你難道想人財兩空嗎?他們的目的就是那些拍賣金!”丘福冷不防的回了一句。

朱棣看了看丘福,又看了看克帖木兒,沉沉的道:“留給我們準備的時間不多了,快去吧!”

“是!”

丘福立刻領命,拱手退出了大帳。

克帖木兒稍微猶豫,也跟著出去集結軍隊了。

.......

是夜!

月明星稀,整個哈密地區靜悄悄地一片。

有種暴風雨即將來臨的征兆。

此時,窩闊台王府外的某處小樹林內,朱棣正抬頭仰望著天上的月亮。

冇過多久,紀綱帶著兩名影衛出現在朱棣身後,單膝跪地道:“啟稟王爺,正如您所料,黃金家族和瓦剌各部的人,正在集結兵力,朝哈密地區進發!”

朱棣輕聲“嗯”了一句,然後淡淡地道:“克帖木兒的人呢?”

“他也集結完兵力,守候在邊境地區!”

“若得不錯”

朱棣笑著點了點頭,道:“這樣本王就放心了!”

“可是王爺,我們真不通知肅王,慶王他們來馳援嗎?”紀綱有些擔憂的道。

“通知他們做什麼?”朱棣回頭,有些不滿的瞪了眼紀綱:“你想讓本王發財的訊息,傳遍整個朝廷嗎?”

“不是的王爺,主要是咱們五百騎兵,根本抵不過那些草原部落....”

說著,紀綱又想起什麼似的,補充道:“還有那些拍賣金,我們也拿不走....”

“你是豬腦子嗎?如果拍賣了琉璃天狼,本王拿不走拍賣所得,來這裡折騰什麼?!”

“啊?”

紀綱懵了一下,心說是啊!

既然王爺能來這裡,說明王爺肯定有把握全身而退,自己在想什麼呢?!

或許意識到自己腦子不夠用,紀綱乾脆不動腦了,直接朝朱棣拱手道:“王爺有何安排,儘管吩咐!”

“好,你聽著....”

朱棣正準備告訴紀綱自己的安排,就在這時,‘哢嚓’一聲,樹枝折斷的聲音,在林中突然響起。

“誰!?”

“是我,鬼力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