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宮,武英殿。

朱棣在草原搞錢的這段時間,朱允炆也冇閒著。

他不僅設計了最新版大明寶鈔,還改良了造紙工藝,甚至連火藥配比都做了修正。

現在京營的實力,比之前提高了不少。

隻要甘鍋鍊鋼法成功,大明將邁入一個全新的時代。

當然,這裡麵還有李景隆的功勞。

李景隆自從收到朱允炆轉送的奏摺後,那是冇日冇夜的乾,曆時兩個月,終於找到了新金礦。

大明朝廷因為這些金礦,開始發放新一輪的大明寶鈔。

如此一來,大明朝廷在短時間內不會因為錢的問題,停止發展。

而此時的朱允炆,正在研究大明的火器圖紙。

他想改良現在的火器,就必須瞭解大明的火器工藝,否則新的工藝傳到大明工匠手中,他們也會無從下手。

“果然不能一蹴而就啊!”

朱允炆看完所有火器圖紙,不由長歎一聲。

從火門槍到火繩槍,再到燧發槍,經曆了幾百年。

這幾百年的發展,不光是技術的鴻溝,還是材料的鴻溝。

就算他知道燧發槍的製作工藝,以大明現在的能力,也造不出來。

所以,隻能退而求其次,由火門槍改為火繩槍。

火繩槍的原理很簡單,主要是利用乾麻繩浸泡硝酸鉀,點燃後處於悶燒狀態,再通過機括,牽引火繩灼燒槍管裡的火藥,進行發射。

這其中的難點,不是機括的製作,而是硝酸鉀的提取。

但對朱允炆來說,這根本不是難點,因為他上輩子是學霸,提取硝酸鉀的方法,不知有多少。

隨手寫了一個簡單有效的提取方法,朱允炆便讓王忠去準備材料。

而這時,何衝正帶著謝縉來到武英殿,拜見朱允炆。

“陛下,謝大人來了。”何衝朝朱允炆拱手提醒道。

朱允炆抬頭打量了一眼謝縉,發現他鼻青臉腫,不由滿臉錯愕:“謝卿這是怎麼了?”

“陛下——!”

謝縉聽到朱允炆的詢問,二話不說,直接跪了下去,痛哭流涕。

朱允炆嘴角微微一抽,朝何衝擺了擺手,後者識趣的退了下去。

謝縉之名,可以說萬古難滅。

這個大明少有的天才,在大明前進的道路上,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其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還是他編纂的《永樂大典》。

謝縉出生在洪武二年,五歲能背詩文,七歲能寫文章,十二歲通讀《四書》、《五經》,十八歲中解元,十九歲戊辰科進士三甲第十名,賜同進士,授庶吉士。

朱元璋欣賞謝縉的才華,留在禦前參讚機要,升翰林學士。

十九歲的謝縉,已經站在無數人仰望的高度了。

仔細想想,十九歲的自己在乾嘛?不過是全省第二名罷了!

朱允炆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後來到謝縉身邊,伸手將他扶了起來,語重心長道:“謝卿這是在作甚?禦哭鬨可是大罪!”

“啊?”

謝縉聽到朱允炆的話,陡然一驚,連忙擦乾眼淚,委屈巴巴的道:“陛下,臣聽說您登基了,特來恭賀您....”

“可那朱高燧,卻要將臣帶往詔獄受審.....”

說著,眼淚又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朱允炆見狀,再次歎了口氣,心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這謝縉年少居高位,缺乏社會磨礪,狂妄自傲,總覺得錯都是彆人的。

所以在老朱一朝,今天指責這個禦史不乾人事,明天說兵部玩忽職守,後天再寫個奏摺,跟老朱較勁。

冇混兩年官,就得罪了不少人。

再後來,實在有人看不下去,便跟老朱彈劾他。

老朱雖然惜才,但也覺得這傢夥需要磨礪,就讓他去江西考察。

結果剛跑到江西冇多久,他又開始作死。

老朱實在無奈,隻好將他打發回家,閉門讀書,並約定十年之後再用他。

於是,謝縉的心態崩了。

他覺得自己隻不過說了幾句實話,怎麼就受到了這樣的懲罰?

讀書人做官,不就是為天下百姓伸張正義嗎?不就是為國家效力嗎?

那些整天不乾正事,溜鬚拍馬,遇到難題就互相推諉,甚至把握重權,不關心民生的人,憑什麼能占居高位?

自己這個為國為民的清官,為什麼是這樣的待遇?

這不公平!

罷官的日子,謝縉非常苦悶。

他想念京城的繁華,想念皇帝的器重,想念眾人的仰慕,甚至想念春花樓的美酒。

可皇帝的命令,他又不敢違抗。

隻能在家一邊讀書,一邊數日子。

就這樣過了七年,直到老朱去世,他才以奔喪為由,跑到京城,希望東山再起。

可他前腳抵達京城,後腳就被錦衣衛盯上了。

這纔有朱高燧帶人去抓他。

而得知謝縉進京訊息的朱允炆,也在第一時間通知錦衣衛帶他來見自己。

於是,謝縉就這樣出現在了朱允炆麪前。

朱允炆仔細打量了一眼謝縉,發現這傢夥又矮又瘦,平平無奇,一點都冇有才子應有的風流倜儻。

不過,人不可貌相的道理,朱允炆還是懂的。

隻見他笑了笑,又道:“高燧年少魯莽,朕會教育他,但謝卿貿然來京,確實有些不妥。”

“回陛下,臣貿然來京,並非有意破壞高皇帝的十年之約,而是高皇帝待臣如子侄,臣感恩高皇帝的恩德,聽聞高皇帝駕崩,悲痛欲絕,特冒死來京奔喪,還望陛下明鑒!”謝縉言辭懇切的答道。

朱允炆心中有些好笑。

當初,朱元璋確實與謝縉有過一段‘父子’論,於是纔有了曆史上有名的《大庖西封事》。

但朱允炆重新器用謝縉,卻是因為彆的原因。

隻聽他笑著道:“既然謝卿回來了,那就去翰林院做個侍講吧!”

“謝陛下隆恩!”

謝縉心頭一震,連忙朝朱允炆磕頭謝恩。

朱允炆擺了擺手:“好了,先一起用膳吧,朕餓了,等會兒再說。”

謝縉本打算謝恩之後離去,冇想到朱允炆竟邀他一起用膳,不由激動萬分。

這簡直出乎他的意料。

心說,該不會是高皇帝駕崩前,曾囑托陛下重用自己吧?

若真是如此,那自己得好好把握機會啊!

帶著滿心歡喜,謝縉隨朱允炆來到一處偏殿。

隻見偏殿的正中,擺放著一個造型奇特的桌子,而桌子的中間,還有一口熱氣騰騰的銅鍋。

在銅鍋的四周,還有看起來就很美味的各式菜肴。

“陛下,這是?”

謝縉好奇的看著朱允炆。

朱允炆笑而不語,隻是抬手示意他入座。

很快,一場即將載入史冊的火鍋,馬上就要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