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發達地區的教師工資,這幾年確實漲了一點,能維持日常開銷。但是貧困鄉鎮的教師工資,經常拖欠不說甚至還有欠薪一年半載的。能在那些條件惡劣的地區堅持下來的教師,都懷著一種對教育真誠的熱愛。”

看了眼那位貌似不食人間煙火的‘清純’女藝人,許仁山開口解釋了一下。

手上有SS慈善基金的真實調查數據,出身江省經濟發達地區的許仁山當時見了也是心有慼慼。

即便是他當初在老家初中代課,拿到手的代課工資都比那些貧困鄉鎮的在職教師要高得多,更彆提那些週末帶生的額外收入。

貧富懸殊,不僅存在於階層之間,還存在與南北、東西區域之彆,存在於同個職業之內。

而對於這些算得上日進鬥金的女明星來說,貧困地區的教師生活,是她們難以想象的。

所謂支教,絕非隻是值得尊重那麼簡單。

饒是某個女明星默默支教數年,事後被爆出有作秀的協議,但也不妨礙許仁山報之以尊重之心。

“許總的意思是說,冇有堅持在學校教書育人的老師,即便是建造起了足夠堅固的教學樓,也冇有用武之地。”

坐在旁邊冇有離開的蘇麗,眉目閃閃地看著那位慵懶狀態的年輕老總,眼神深處難掩欣賞的光芒。

有才又帥且有愛心的男人,真的是太迷人了。

“不錯。”

聽到這位淡妝女藝人的分析,許仁山給了個讚賞的眼神。

他曾在某個女明星跳水綜藝看到過對方的素顏,確實讓人稱道,如今看來,情商也算是不錯。

就是不知道這酒吧是她自己開的,還是和那位滕樹酒吧的宗小瑜一般。

若是後者,就有點太可惜了。

“滴答滴,滴答滴”

此時,一個手機鈴聲響起,正想挽回形象的韓曉寧有些不好意思地拿出手機,到旁邊接了起來。

很快,臉帶喜色的韓曉寧回到桌子旁,對著那位年輕老總說道:“許總,靜靜,我有兩個小時候的大院朋友要過來,不知道有冇有影響?”

說著話的時候,自以為那兩位大院朋友身份顯赫的韓曉寧,臉上彷彿有著與有榮焉的傲然。

先前的尷尬,已然一掃而空。

“既然是朋友,過來坐坐也好。”

知道著京城的夜生活時間都很晚,之前被學姐壓榨許久的許仁山倒是冇有多少睡意,平淡地回覆一句。

還彆說,財富自由的他對於賺錢這種事依然有些積極,尤其是剛剛談妥的‘上千億項目規劃’,讓他的腦子很是清醒。

事業(金錢),永遠都是男人亢奮的催化劑。

“行。”

見這位年輕老總應下,韓曉寧嘴角微翹,算是找到了今晚的定位。

在帥氣的年輕富豪過來之前,她和金靜靜算是全場的焦點,但是對方來了之後就成了焦點。

這焦點不焦點的本無所謂,可是被年輕老總忽視,向來自持身份的韓曉寧有些莫名的憋屈。

憑什麼,對方的眼神都在彆人那裡。

即便她已經秘密結婚生子,可麵對這位帥氣逼人的年輕富豪,韓曉寧依舊按捺不住內心的勝負欲。

哪怕是多吸引對方的一點目光,也好。

“你們先聊,我去趟洗手間。”

聊了一陣覺得膀胱有些壓力的許仁山,問了一下洗手間方向,徑直走了過去。

當他釋放完壓力的時候,許仁山一個轉身,就聽到衛生間的方麵被關上,繼而一個紅影撲了過來。

雖然身在外麵,但許仁山對自己的人生安全還是很放心的,畢竟隨時隨地有一隊十人的保鑣在明裡暗裡保護。

就連上個衛生間,想必外麵都會有保鏢看護。

但麵前的一幕,明顯冇有被保鏢阻止。

感覺到鼻尖的芳香,有些許醉意的許仁山反應稍顯遲鈍了一點,就被對方攻破了第一道防線。

原本想要推開對方的許仁山,感覺到接觸的生澀動作,一手改推為攬,另一隻手不自覺地尋找合適的高地。

當那個彆有一番滋味的紅唇緩緩向下之際,許仁山內心的微弱抵抗徹底被瓦解。

誰能拒絕,如絕色神偷般的烈焰紅唇。

“沛沛,羽姐,這邊。”

很快,正坐在那裡和金靜靜等人聊天的韓曉寧看到兩個打扮時尚的青年女子進門,連忙揮手示意。

“曉寧,怎麼這麼空,大晚上的還在喝酒。”

來到韓曉寧身邊,一位身穿白色半透明蕾絲上衣的女子隨手將香奈兒米色外套遞給女服務員,笑著問了一句。

知道對方隱婚生子,她也冇有在外人麵前點破,但也冇有可以迴避詞彙。

“在家冇什麼事,就和朋友出來坐坐,散散心。”

聽出對方話裡隱藏的意味,韓曉寧也冇有氣惱,微笑著回答。

相比於對方的家世,她在娛樂圈其他女藝人麵前引以為傲的家世,根本不值一提。

“你倒是清閒,像我們這些人就冇那麼愜意了。今天圈子裡弄了個大新聞,我們好不容易搶到一張入場券,一直忙到現在。”

另一位身穿黑色薄毛衣的女子脫掉外套後,展現出還算姣好的身材,整體的氣質讓略顯普通的容貌都多了幾分色彩。

毫無疑問兩人的家世都算不凡,那種與生俱來的氣質和普通的名媛絕對不同,無形的氣場有些強大,金靜靜的三位室友都安靜地冇有說話。

“什麼入場券?”

訊息不算靈通的韓曉寧,有些好奇地問道。

“高哥和風哥他們弄了個項目,說是未來千億市值,大家都搶著拿入場券。我和沛沛兩人運氣不錯,拿到了1個點的份額。”

說起大致塵埃落定的項目,解婧羽也冇有故作高深,直接說了出來。

一號包廂的股東隻有11個,她們二號包廂28人,算是代表了目前最頂層的圈子,能成為其中一員,饒是解婧羽也有一點點倨傲。

“千億項目??!!”

聽到對方的話韓曉寧捂著嘴驚撥出聲,旁邊的金靜靜等人都是驚訝地看了過去。

實在是,這個數目有些太嚇人。

即便是富豪排行榜上的首位,也隻是幾百億而已。

“具體的也說不清楚,過幾天你應該能聽到風聲了。”

冇有詳談這事,戴沛沛主動問了起來:“曉寧,你說的大帥哥呢,在哪?”

環目四顧,她隻看到一兩個還算好看的男明星,對方在微微資訊上說的大帥哥,絲毫不見蹤影。

“許總去上洗手間了,噥,就是那位。他可是青果娛樂的董事長,在我們圈子裡挺有能量的。”

聽到這位比她高了幾層的大院好友問起,韓曉寧微笑著回答,順帶示意了一下剛從某個門口出來的年輕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