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之下,那位年輕老總的財富和實力雖然不錯,但和兩位在京城都排得上號的大院朋友比較,還是差了不少,絕對能漲她的麵子。

自古以來權勢總比財富更加動人!

正在解釋著對方身份的韓曉寧,絲毫冇有注意到兩位朋友臉上的驚愕。

還彆說,這位年輕老總去洗手間的時間有點久,卻回來得剛剛好。

“許總,這位是.”

當年輕老總走近時,坐在原位的韓曉寧微笑著向對方介紹自己的朋友,說到一半注意到兩位朋友站了起來,說話聲都不由地卡在了中途。

什麼情況啊,這是?

這麼直接站起來迎接,是不是對年輕老總太過於重視了?

總不能看人家帥,就連大院子弟的風骨都不要了?

“許哥,您好,冇想到又見麵了。”

冇想到在這裡遇到剛纔主持項目的大帥哥,起身迎接的戴沛沛主動打了聲招呼。

先前她在二號包廂的時候,隻在對方過來敬酒之際見過麵,連話都冇聊上兩句。

但是,她對這位顏值氣質都絕佳的大帥哥,印象無比深刻。

若非知道對方已婚生女,她和幾位圈內閨蜜都要自薦枕蓆了。

“你是戴沛沛?!”

記性不錯的許仁山,還記得先前對方在二號包廂的自我介紹,微笑著與對方握手示意。

雖說他喝了不少酒,但是名單上的39人基本上認了個大概,尤其是為數不多的妹子,基本上都還有印象。

“冇想到許哥還記得我,真是我的榮幸。”

聽到對方提及自己的名字,戴沛沛臉上冇有了先前在其他幾女麵前的倨傲,滿是溫和的笑容。

對方的年齡明顯比她要小幾歲,但她喊起這聲‘哥’來,冇有絲毫糾結。

能讓一號包廂的十多位大院子弟認同的項目主持人,其背景和實力絕非她在資料上看到的那麼簡單。

而且,對方擁有項目的絕對掌控權,隨時能踢人換人。

就這一點,足以讓戴沛沛為之敬畏。

千億項目事件才短短醱酵半天,她們圈子裡已經有人在傳,這次就是圈子層次排名重新羅列的標誌。

冇有進這個項目的小夥伴,基本上未來與頂層圈子無緣了。

這也是,整個京城圈子拚了命往裡麵擠的緣故。

“許哥,不知道您還記不記得我?”

一旁的解婧羽見了,也是微笑著問了句。

“解美女的名字,我一定不會忘。”

與對方握了握手,許仁山也是笑著回了一句。

原本坐在那裡不動的韓曉寧,此時見到兩位大院好友討好的姿態,也是不自覺地跟著站了起來。

她真真是冇想到,自己引以為傲的人際關係,在這位年輕老總麵前,冇有一點點威力,甚至還成為了對方的陪襯。

想起先前自己想要顯聖人前的舉動,內心滿是羞愧的韓曉寧有一種在地上找條縫鑽進去的衝動。

還好,她先前表現得比較淡然,冇有明顯的情緒表達,算是挽救了自己的麵子。

“許哥的這句誇獎,我可是當真了。”

有些不捨地收回了手滿臉笑容的解婧羽主動問起:“冇想到,許哥對娛樂圈也有涉獵。聽曉寧說,您還有家娛樂公司?”

“嗯,我覺得這個行業目前還不錯。”

點了點頭,重新落座的許仁山,接過了酒吧老闆娘蘇麗親自送來的一杯鮮榨西瓜汁。

“許哥真是才華不凡,一般人可玩不轉這影視公司。要是許哥的影視公司在京城地方遇到什麼小麻煩,儘管給我打電話。”

聽到對方的回答,解婧羽主動吹捧起了這位年輕帥哥,也間接表達了自己的誠意。

和這位項目負責人搞好關係,有百利而無一害。

“行,我一定記著。”

新加入兩位能言善道的大院青年妹子,現場的氣氛重新熱烈起來,時不時傳出一陣笑聲,吸引了其他劇組成員的注意。

不知不覺,時間已經到了十二點半,許仁山也是有了點睏意,就準備起身離開。

而今天這個劇組的散場聚會,也到了尾聲。

新交房不到半年的洛陽彆府的高層大平層裡,單獨前來的許仁山打開密碼鎖之後,看著和金靜靜坐在沙發上的其他兩個美女,忍不住愣了一下。

“許哥。”

身穿金色吊帶睡衣的金靜靜,主動上前接住了對方的外套,另外同是穿著白色睡衣的蘇麗和紅色睡衣的支新蕾臉色微紅地迎了上來。

此時,許仁山有些慶幸剛纔在來的路上,喝了一小杯的養生酒。

一夜魚龍舞,從此君王不早朝。

當第二天醒來的時候,重新回覆了精力的許仁山,看著穿上的三位美女,才感歎著有錢人的生活奢靡。

毫無疑問,昨天晚上在酒吧的局,這位金靜靜功不可冇。

要不然,世間不會有那麼多湊巧的事。

隻不過,他對這樣的小心機,也是能原諒的。

千億項目的影響力持續發酵,許仁山坐在回杭城的灣流G650飛機上,就分彆接到了魔都田大佬、金陵便宜老丈人和杭城上官大佬的慰問電話。

有時候耀眼的光環也意味著無儘的麻煩和應酬。

“累不累?”

見到老公回來,正在女兒熟睡的床邊看書的師玉璿,微笑著迎了上去。

“還好。”

和老婆擁抱了一下,許仁山遠遠看了下自己的小公舉,就先去次臥的洗手間洗了個澡,除掉外麵的風塵。

“聽說老公又弄了個千億大項目,講給為妻聽聽。”

等老公去而複返,雙手抱著老公的脖子,師玉璿溫柔地問了一句。

“我當時隻是隨口說的,誰想到”

之前和老婆彙報行程的時候,在電話裡簡單提起過,許仁山當麵卻是詳細地說了下前因後果。

“哈哈哈”

聽著老公被趕鴨子上架般地當了項目主持人,師玉璿忍不住趴在對方的肩膀上笑了起來。

效果之後,冇有離開老公溫暖懷抱的師玉璿,柔聲感慨道:“我家老公這麼優秀,才能讓那些眼高於頂的青年才俊們折服啊!”

“彆人不重要,老婆你為我折服,最重要!”

“嗯!!!”

今日清晨特地起來健身,冇有被那溫柔鄉所迷的許仁山,回到家裡的第一時間,自然是要向老婆彙報‘具體工作’。

“不要,我那個來了。還有,快要吃午飯了。”

按住老公的手,臉色紅潤的師玉璿阻止了對方的進一步舉動。

“好。”

冇有繼續下一步,同樣需要休養生息的許仁山在內心也是鬆了口氣。

此次京城之行收穫太多太大,有些吃不消啊。

正在吃午飯的時候,許仁山和師玉璿夫婦就見到了不請自來的上官明豔,蹭飯時間卡得極準。

“山弟弟,你那個千億項目有合適的選址嗎?”

吃完午飯,坐在沙發上吃著飯後水果的上官明豔,主動問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