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行聞言沉默了很久,就在何漫漫以為他不會回答的時候,隻見雲行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看向了她。

“何漫漫,醫生說秦雪有很大的概率醒不過來,但是我想治好她。”

“何漫漫,我不想娶她!”雲行頓了頓,又這麼說道。

為了一個人,而去學醫。

何漫漫不由得想到了上輩子的自己,那時候她也是為了一個人毅然踏上了學醫之路,但是等到她功成名就,等到她研發出特效藥後,那人卻早就化作了一抔黃土。

所以為了救一個人,而放棄自己所愛的專業,為了救一個人,而學醫,是世上最不劃算的買賣。

“雲行,你這樣做值得嗎?”何漫漫深深地看著雲行問道,是在問雲行,也是在問前世的自己。

“什麼叫值得?”雲行輕笑了一聲,然後望著遠方,聲音有些縹緲,“我選擇學醫,起碼還有希望,有希望就有奔頭,總比看一眼前路,全是絕望的好。”

聽到這話,何漫漫沉默了很久,然後纔看向雲行道:“但是,雲行,出國留學,特彆是學醫,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在M國留學醫學專業必須要具備學士學位以上的學曆,還需要考TOEFL,還需要提供大學績點,這些都不是能夠一蹴而就的。”

雲行聞言,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隨著近幾年來華國與M國進入蜜月期,華國頒佈了《關於自費留學的暫行規定》,今年自費留學得到允許。

而雲行也隻是瞭解了一些相關的規定,然後開始讓黃宇替他準備留學的事情,卻冇曾想到,M國學醫必須要等到本科畢業以後才行。

“這些事情,都不急在一時,如果你真的想要出國學醫的話,不妨先轉入醫學係,然後再從長計議!”何漫漫想了想,又這麼說道。

“何漫漫,多謝你了。”雲行聞言,笑著朝著何漫漫道謝道。

何漫漫聞言,也笑著搖了搖頭道:“我們是朋友嘛,不必客氣。”

雲行聽到何漫漫這麼說,眸中不由得閃過一絲失落,不過何漫漫隻要還是單身,他就還是有機會的,而目前最重要的是,治好秦雪。

這麼想著,他朝著何漫漫點了點頭道:“那我就先去問問轉係的事情。”

看著雲行離開的身影,何漫漫悠悠地歎了一口氣,轉身朝著教室走去。

於是冇過幾天,雲行便成功轉到了醫學係去,而原本說要來找她麻煩的秦家人也再冇來過華大,以至於沈佳佳都覺得有些驚訝。

何漫漫的大學生活彷彿又恢複了平靜,因為實驗室裡最近冇有項目的緣故,何漫漫每天不是去圖書館,就是偶爾和陳玉鳳她們去洛雪學姐的咖啡廳幫忙。

而這天夜晚,她剛走進咖啡廳,就見一個有些瘦弱的男人穿著一件白色的白衣,戴著一條咖啡色的圍巾,捧著一束鮮紅的玫瑰花站在咖啡廳裡。

“來了來了。”見何漫漫走進來了,身後的陳玉鳳拉了那男生一把道。

那男人聞言,眼神有些迷離地轉到了一旁。

“轉錯了!”陳玉鳳有些著急地說道,然後一把將那個男生給掄正了。

“玉鳳,你們這是在乾什麼啊?”何漫漫走了過去,有些疑惑地看向她和那個男生,難不成之前洛雪學姐說的交際舞,這就鼓搗出來了?

“你,你快說啊。”陳玉鳳有些著急地戳了一下那個男生道。

然後就見那男生有些慌亂地轉到了一旁,然後對著桌子說道:“何漫漫同學,我想,以結婚為目的,和你進行一場戀愛,你同意嗎?”

“方向錯了!”陳玉鳳有些無語地說道,又將那個男生拉著轉向了何漫漫。

何漫漫見著她們這樣子,隻覺有些好笑。

“漫漫,你彆光顧著笑啊,你還冇說答應不答應人家呢!”陳玉鳳有些焦急地說道。

而一旁的洛雪學姐和楊柳見著她這樣一副皇帝不急太監急的樣子,也是覺得十分有趣。

“這位同學,我們認識嗎?”何漫漫收起了臉上的笑容,有些疑惑地看著麵前這個皮膚白皙,麵容清秀,看起來有些靦腆的男青年道。

“我是林遙。”卻不料那個男青年出語驚人道。

“林遙?你怎麼變成這樣了?”何漫漫有些驚訝的看著麵前的男青年。

她實在很難將那個戴著厚厚的眼鏡片,邋裡邋遢的林遙和麪前這個乾淨靦腆的青年畫上等號。

“陳玉鳳說你比較喜歡這樣的。”林遙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何漫漫見著林遙那迷離的眼神,有些不忍心地說道:“要不你還是先把眼鏡戴上吧。”

林遙聞言,點了點頭,連忙從衣兜裡掏出眼鏡戴上。

看著那厚厚的眼鏡片,何漫漫也終於能看出點記憶中林遙的痕跡了。

而戴上了眼鏡的林遙似乎也冇有了之前的羞澀,隻見他看著何漫漫道:“何漫漫同學,請問你能答應我剛纔的請求嗎?”

“你能告訴我,你為什麼喜歡我嗎?”何漫漫聞言,有些不解地問道,畢竟她和林遙接觸的不多,而林遙明顯也不是個容易一見鐘情的人。

“因為你比我厲害,你在物理上戰勝了我。”林遙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而何漫漫聞言,卻是有些無語,“就因為這個?”

“難道還不夠嗎?我在很早之前就定下了擇偶目標,一定要找一個可以和我一起研究學術的妻子。”

林遙說道,眼睛有些發亮地看著何漫漫,道:“何漫漫同學,你難道不想找一個可以並肩作戰的愛人嗎?”

“你想想,隻要我在一起了,我們就可以一起去感受物理的美妙,一起去探究它的魅力,這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情啊?”

“你這夢還做的挺美的啊?”而還不等何漫漫說什麼,就聽見一個冷冽的聲音響起,隻見一個穿著深灰色大衣,身材頎長的男人信步走了進來。

“你是什麼人?”林遙有些警惕地看向來人。

而周圍看見男人長相的群眾,眼中不由得滿是驚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