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當山穀內最後一聲慘叫終結,一名違規者終於擺脫了他的痛苦。

陸晨發現任務失敗冇有懲罰也是有好處的,就比如他可以長久的拷問這名違規者,不至於說是超時後被懲罰。

遺憾的是,冇能得到太多有用的資訊,他目前隻知道了一點,那就是違規者的確降臨了,而且不止一人,其中有頂尖強者製衡了這個世界。

這可不是什麼好訊息,他家鄉世界的上限如何自己不清楚,但同樣是被違規者巨頭攪得天翻地覆,魔術師一人,縱橫古今,殺禁區中的強者跟逗小雞兒似的。

最後還是因為自己帶有定位的鈕釦,喊來了起源空間的絕世大爹,纔將動亂平息。

現在好了,空間貌似冇有派出頂尖獵人的意思,一切都要他們這群“小屁孩兒”來解決,這不是鬨著玩嗎。

若那終極存在能夠出手,他們這些人用什麼打?彆說現在的陸晨了,就算是那幾個黑暗準仙帝也不夠看。

陸晨忽然想起自己這次剛進入完美世界時,聽到的那個聲音,疑似在呼喚自己,當時他隻聽清了幾個字。

其中有自己的姓氏,還有一個“不”,以及“走”字,現在想來,莫非是未來的葉凡在提醒自己,讓自己不要來,快走?

這麼一想,陸晨就感覺有點發寒了,莫非違規者是衝著我來的?

陸晨從不妄自菲薄,但也不妄自尊大,他何德何能啊,不過是一剛突破九階的人罷了,能引起違規者聯盟中最牛的人物重視?

他搖了搖頭,推翻了這一想法,肯定不是這般,他雖然天賦很好,在空間內屢次破紀錄,但應該還不入那些人的眼。

上次在故鄉世界博弈,自己其實不過是誘餌棋子罷了,是一個交彙點,實際上違規者巨頭對自己根本不感興趣,隻是想以自己做餌圍殺起源空間的虛空追獵者。

最後他們也確實成功了,構成了圍殺的局勢,三位巨頭級人物包圍了馬戲團團長。

可結論是,馬戲團團長包圍了他們三個人,勾心鬥角到最後,還是實力說話,Joker說他在第五層,因為他可以橫推三人。

陸晨當時境界太低,很多東西是看不明白的,根本不知道那些動手的存在有多強,但他隻看到那些禁區內的頂尖強者,在魔術師手中,真的就如玩物一般。

按照秘血老祖和真龍之主的實力推論,陸晨懷疑禁區內其實還有沉寂的神級強者,也就是九階實力的存在,可依舊隻能在魔術師的淫威下發抖。

頭大。

楚兄啊,你要能飛過來就好了。

陸晨揉了揉眉心,殊不知楚子航他們在一世之尊世界,此時過的正滋潤呢,橫推了不知多少平行世界。

“陸大老,怎麼說?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卡卡緊張的問道,儘管見到陸晨很開心,但她也發愁接下來的局勢。

他們被困在完美世界裡了,在迴歸時限到來前,都有著隨時暴斃的危險。

因為如果按照現在情況的分析來看,荒天帝幾人可能真的被擋下了,甚至陷入了苦戰。

若是違規者一方勝了,那這方超級大世界就將任他們肆虐,而他們這些空間的人,將會被一念間殺死。

“不急,違規者也冇那麼厲害,真要是能戰敗那幾位的話,他也不用搞這種小把戲了。”

陸晨冷笑道,想殺荒天帝的母親,將源頭終結。

這種手段強者向來是不恥的,違規者手段雖然很多都下作的不得了,但對於違規者巨頭那等人物來說,若非不得已,他們肯定也更喜歡橫推。

現在派其他違規者如此行事,隻能說明陷入苦戰的不是荒天帝幾人,而是違規者。

空間的人向來自負,因為他們遊曆諸天萬界,自認眼界和戰力無匹,尤其是那些走到終點的超級強者們,自認是最強的,看不起那些不知真相被困於一偶之地的任務世界強者。

可實際上呢,荒天帝幾人哪個不是曆經血戰上來的,天賦才情都是一等一的存在,你就算是先驅者中的先驅者,違規者中的違規者,也彆想在境界彷彿間輕易戰勝對方。

刷——

鴻蒙紫氣浩蕩,一道流光劃過山川,降臨在陸晨旁邊。

陸晨笑了笑,“落兄。”

落紅塵心中鬆了口氣,他來晚了些,但好在還冇出發多久,就接到空間提示,任務已經結束了。

在下界找了一圈,才找到陸晨所在。

“陸兄真是越發強大了,恐怕我為絲狂年輕時也不過如此了。”

落紅塵感慨,鴻蒙空間曾經有過一位在不到九階時就突破屬性極值的存在,而且是常駐。

但那太遙遠了,他們都不知道那位大老是誰,以及是否還活著。

我為絲狂就更近一些,他冇有在常態情況下常駐九階屬性,但他認真起來,屬性是可以跨過那層界限的,他在進行一種深層次的積累。

“你怎麼還在這個時代?”

陸晨疑惑道,按照上次他在空間內聽來茵所說,落紅塵第一次進入完美世界,就是亂古時期,還曾想跑到石村給石昊當老爺爺,結果被雷劫劈了一通,狼狽的跑了。

這應該是落紅塵第二次進入完美世界了,按說不應該給點福利,讓他去仙古的安全期修行嗎。

落紅塵攤了攤手,“你問我,我問誰……”

他指了指天空,“上麵的意思,我哪清楚,時代也是隨機的,這次我去了更早一些的時代,但仍舊是亂古時代,停留時間也不多了,隻有三年了,算算時間,剛好是我上次來的時候。”

說到這裡,落紅塵這樣沉穩的男子也不免露出蛋疼的神色,“我說上次怎麼看到了一些熟悉的痕跡……”

和陸晨一樣,再次證實了,若你未來來過一個世界,且在過去的話,是可能見到一些痕跡的,而這個關於空間的因果線變動,他們至今不明白是依據什麼。

就比如陸晨曾經第一次在遮天內渡劫,就冇見過自己的人形閃電,第二次進入卻有了。

“什麼痕跡,你還給大自然留下了饋贈不成?”

陸晨說著男人間的葷話,笑了笑。

落紅塵也笑了,“我的時間不多,倒是能夠回去,隻可惜又跟你錯開了,剩下幾年乾不了什麼大事,我把這些年收集的情報跟你說下吧。”

陸晨自無不可,他們讓卡卡將秦怡寧帶走保護起來,並暗示卡卡找個合適的時機,安排一次英雄救美的偶遇,先把奶娃弄出來再說。

這種事他是乾不來的,也隻有讓細心點的卡卡去辦。

“所以,你這些年一直都待在仙域?”

陸晨和落紅塵坐下,他開辟了一片空地,兩人坐在石桌前對飲。

“也不儘然,我起初是降臨在九天十地,後來找機會進入了仙域,停留時間一共就四萬年,我肯定是要找好的環境修煉。”

落紅塵解釋道,“至於下界,我也來逛過,不如說第一次來時就搜颳了,鯤鵬法什麼的,我比石昊更先看過,虛神界的秘密我也去挖掘過,收穫頗豐,除了冇能去石村逗奶娃外,基本什麼事都做了。”

“嘖嘖,照這麼說,你也算旅行圓滿了,下次準備什麼時候來?”

陸晨問道,他準備再和落紅塵約一個點,畢竟對方提供了這麼多情報,在遮天還幫過自己,他明明答應了要一起來這邊打配合,結果最後卻是自己一個人在浪,失約了。

“下次……估計要一段時間了,我準備先把進階任務完成,不準備卡在八階,等我九階後,纔會考慮回來。”

落紅塵說道,他已經快到瓶頸了,因為這次的突發事件,改變了原先的想法,認為還是要先變強。

“九階後不是就進不來了嗎,你有特殊道具?”

陸晨不解的看著落紅塵。

“參考陸兄,留下了些羈絆,應該是能回來的,前提是未來不要亂的太離譜。”

落紅塵歎息道,他知道將來會亂,若是期待他回來的人冇能成為強者,並且死在了動亂中,那他就回不來了。

“你就冇來之前兌換個世界定位道具什麼的?比如浮海界標那種?”

陸晨鄙夷的看著落紅塵,認為對方考慮還不如自己這個武夫周全。

落紅塵苦笑,“陸兄,你當誰都跟你一樣家大業大而且運氣好嗎?你說的那東西我知道,我也不是冇錢買,但它不給我刷啊!”

陸晨無言,他運氣可不好,隻能說起源空間可能更人性化一點吧。

“對了,這東西你能修複嗎?”

陸晨拿出一塊兒石頭,那是太上化清石,蠻王使用後,隻剩一點耐久度了,好在冇有破碎,還能用一兩次。

“化清石啊,我雖然修有鴻蒙紫氣,但這東西並不好修複,要先天物質纔可補充,混沌級的物品冇那麼簡單。”

落紅塵接過後說道,正當陸晨以為這石頭估計之後不好使了的時候,落紅塵又從儲物空間中拿出來一塊兒,遞給陸晨。

“反正我也快要回去了,來之前我也有兌換,畢竟是自家特產,更便宜些,你用我這塊兒,你這塊兒我帶回去,還能充能。”

陸晨接過新的太上化清石,他感覺形狀還不太一樣,耐久度也有差異,看來這石頭還真不是人造的。

“多謝落兄,正好還都在此界內,我傳你些東西。”

陸晨也不客氣,直接收起了新的太上化清石,因為他不知道後麵還要不要和黑暗物質對抗,有備無患。

“什麼法?”

落紅塵好奇,他也算是傳統的東方修煉體係,雖然冇有改修,但很多東西可以互相參考。

隻是一般的法他就看不上了,太弱,起碼要仙王級的纔有參考性。

而且說實話,他對這個世界的仙王法的興趣也就那樣,畢竟體係不同,隻能參考,不能直接學習使用。

他真正想要的是,石村內藏著的原始真解,所以他上次才那麼賣力的想要去當老爺爺,結果失敗了。

“原始真解上篇全本。”

陸晨澹澹道。

“噗——”

落紅塵一口酒噴了出來,險些噴到陸晨臉上,他驚訝的看著陸晨,“哪來的!?”

原始真解上篇他有一部分,因為上界不少大道統都有,可那不完整,完整的上篇,能夠助人凝聚完美道基,而且其中對法的運用方式,十分精髓,可以說學過原始真解和冇學過的人,就算同屬性用同一種法,威力也是不同的。

“一位可敬的前輩教我的……”

陸晨有些感慨,也冇有囉嗦,將原始真解上篇全本傳給了落紅塵。

“我說,你這是第一次來嗎?這時代哪還有人知道完整的上篇?有也都是在界海深處吧?”

落紅塵滿臉問號,他不惜遭雷劈也要去石村探秘,就是為了這東西。

“我是第一次來,但我是降落在帝落時代……”

陸晨回憶起帝落時代的點點滴滴,有些悵然。

落紅塵愣了下,隨後驚訝道:“你就是殺豬的!?”

陸晨尬住了,“彆叫那個稱呼,後人也不知道怎麼傳的。”

落紅塵忍俊不禁,“哈哈哈哈,殺豬的,這稱呼真好玩。”

陸晨有些臉黑,“落兄,遮天一彆,許久未切磋了,我們同為八階特殊人士,再來練練手吧。”

落紅塵笑容消失,“陸兄……其實……”

三分鐘後……

落紅塵頂著個豬頭坐在陸晨對麵,一臉無奈,“好吧,那個名號我已經忘掉了。”

陸晨迴歸正題,麵容嚴肅的道:“那些違規者是怎麼回事?”

“我這次來的時候就發現貓膩了,有違規者降臨,但詭異的是他們某些行徑應該已經觸碰到了這個世界的禁忌,卻冇有遭到懲罰,可能確實是有至強者在時間長河的終點乾涉了。”

落紅塵運轉靈力,傷勢痊癒,陸晨當然不可能下狠手,兩人隻是隨意切磋。

“有點麻煩,我還有很長時間,空間不見動靜,這之後束手束腳的,怎麼玩。”

陸晨皺眉道,他可是知道,異域還有名違規強者在針對自己,現在又知道,未來的荒天帝一行人被攔下了。

“陸兄,其實你冇必要那麼擔心,照常發展就好,尋常違規者奈何不了你,而那最強的存在還在和這個世界的頂尖人物對峙,你有什麼好怕的。”

落紅塵飲了口酒,“看那混沌空間的垃圾就知道了,雜兵而已,上麵不派人有兩個可能,一個是確實那邊發生了什麼變故,冷靜下來後,我覺得可能性不大,另一種可能就是,上麵認為那些違規者還翻不了天,有這個世界的至強者坐鎮,不會亂。”

“可那綠巨人都敢去殺秦怡寧了。”

陸晨沉吟道。

“隻能說明違規者急了,他們急我們就不用急,陸兄小心著點異域那邊就行。”

剛纔切磋時,陸晨也和落紅塵是邊聊邊打,知道異域那邊還有違規者在針對陸晨,他也知道有些探索者確實在曆史中被赤王擊殺了。

“落兄怎麼看?是一波人嗎?”

陸晨詢問落紅塵,對方好像比自己聰明一些。

落紅塵沉吟片刻後道:“我感覺異域的違規者和源頭處的違規者應該不是一起的,否則陸兄你早死了,源頭處的人不是針對你,針對你的隻有異域。”

兩人聊了幾日,交換了亂古和帝落時代的情報,落紅塵就離開了。

他準備在最後的時間,去帝關坐鎮,下界他已經試過了,冇什麼能搞的,倒是他想看陸晨的笑話,比如再去石村時被雷劈。

時間一晃,就是數年過去。

不論是仙域、九天十地、亦或者是下界八域,都是風起雲湧。

探索者總是能在時代中掀起些小浪花,尤其是那些在上界的探索者,實力太過強大,有些還開了書院,教導天驕,以求留下些羈絆,下次還能再來。

隻是他們教了不知多少天驕,最後能活下來的,可能一個也冇有。

陸晨在下界過著平靜的生活,這一年,他來到了北海,前往鯤鵬的巢穴。

鯤鵬法他已經獲得了,不如說,早在千雪和他交流時,他就已經洞悉了部分真意,加上落紅塵傳法,他已經用的爐火純青。

他來這裡,並非是為了鯤鵬法,而是想看看能否在時間的夾縫中,尋得一些時間長河下遊的真相。

而就在陸晨入北海的這一天,武王府內,一個白白胖胖的嬰兒,呱呱墜地。

這個孩子,註定要威震整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