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翠山一家從冰火島迴歸中土,意味著劇情的正式展開,也意味著張無忌這倒黴孩子的慘痛經曆的開始。

受寒毒、喪父母,多年求醫煎熬苦痛折磨、千裡顛簸受儘人情冷暖,獲得《九陽神功》之前的小無忌,實在是人間悲劇。

孟修遠這做師叔的,雖然尚未曾見過麵,但哪怕隻是出於上麵武當七俠情誼的考慮,也肯定不會袖手旁觀的。

至少,孟修遠心中早就有把握,不會讓五師兄張翠山夫妻就這麼在師父的百歲大宴上自儘。

難辦的,是張無忌身受寒毒這件事。

雖然明知道無忌是在從冰火島回武當山這個過程中被玄冥二老擄走的,但偏有兩個原因,讓孟修遠很難阻止其發生。

一是記憶模糊,孟修遠早就無法十分精確地記起張翠山一家是從哪條路回來的武當山、又是在哪裡遇上玄冥二老的。

他前世對《倚天屠龍記》的印象,主要還是來自於電視劇。金先生的原著他也零散看過,卻對其中內容記得不是很清楚。

孟修遠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穿越到的,是哪一個版本的《倚天》世界。

隻記得,張翠山一家是在回來的海上碰到了二師兄俞蓮舟,然後一同趕回了武當山。路上遭遇玄冥二老不敵,被劫走了小無忌,回到武當山上時已經臨近張三豐的百歲壽辰。

現在這武當山上,除了孟修遠和張三豐本人,俞蓮舟的功夫已經是最高的了,餘下人更冇有能力從玄冥二老手上救下小無忌。

孟修遠本想著,豁出去一年半載的時間,就陪著俞蓮舟各處行走,說不定還能像原著那般恰巧碰上海上歸來的張翠山一家。

可這個計劃,很快就被第二個更嚴重問題給打打亂了。

那就是這一年來,孟修遠自己練功突然出了大問題,已經無暇去考慮保護張無忌的事情。

就在一年多之前,孟修遠有一日在練功時,突然不同於往日輕鬆舒暢的感覺,反而渾身燥熱難耐,似有烈火焚身之苦。

這般異象之下,孟修遠那一身渾厚無比的內力,差點便瞬間暴動失控、衝破他的經脈。

好在孟修遠靜功紮實,生死一瞬間強行控製住了體內的真氣運行,勉強行功一個周天後將內氣重歸丹田,纔算是冇有出現大的差錯。

這之後孟修遠自然十分驚恐,不敢再修習內功,第一時間便找到師父張三豐詢問到底為何會這樣。

張真人本來在閉關參悟武學,到了十分關鍵的階段,在自己的靜室裡不見外人。

但聽到童子傳話,說是他這個八弟子有修煉上的急事找他,也便不顧整理所悟的武學道理,直接便推門走了出來。

向來是近乎溺愛這小徒弟的老張同誌,聽孟修遠說完練功時的凶險狀況,也是跟著嚇得不輕,趕忙運功往探查孟修遠體內狀況。

結果,卻隻覺得孟修遠內力又大有精進、內力渾厚程度與他本人也隻是相差彷彿了,看不出什麼問題。

最後無奈,隻能是讓孟修遠冒險再次運功,纔好去探查那異常的的燥熱的來源。

當然,這之前肯定是要做好了萬全的準備的。

張真人先是讓孟修遠吃下了不少清心凝神、潤經護脈的寶丹,又帶他在武當後山尋了一處悠然清靜的瀑布水潭。

在他謹慎地將雙手貼於孟修遠背心,做好隨時護持孟修遠運功的準備下,纔出言讓孟修遠開始。

這一試,張三豐心中便有了數。

說來,孟修遠當時那種情況,可以說是喜憂參半、福禍相依。

喜的是,孟修遠之所以感覺到運功時異常燥熱,並非是內功修煉出了什麼差錯。正相反,卻是孟修遠的《純陽無極功》即將大成的表現。

經過九年修煉,擁有“十倍張三豐內功天賦”的孟修遠,內力日益精深,到了由量變轉化為質變的最關鍵階段。

這裡不得不提到,《純陽無極功》的核心立意。

古人雲:純陽為仙,純陰為鬼,半陰半陽為人。

人之一生,便是陽氣耗散的過程。這先天陽氣使人生長、使人繁育、使人生存,又在這個過程中不可避免地被損耗。某種意義上偏頗地來說,接近於我們更容易理解的“生命力”這個概念。

因而人出生時先天之陽氣最盛,直至老年所有陽氣耗散殆儘,就是壽終之時。

終其一生,人身體中這先天陽氣絕無可能增加,即便用儘珍貴藥材、學成絕世武功,也最多隻是延緩其耗損罷了。

傳說許多道家練氣士,所追求的就是逆其道而行之,消磨儘人身魂魄中的陰氣,以求達到所謂“純陽”的超脫境界。

孟修遠所習練的《純陽無極功》雖然冇有這麼玄幻,但多少受其影響。

張真人中年後集畢生武學理論與道家學說所融合創出《純陽無極功》,其真意,就是追尋人體先天的那一份陽氣,將其保護化用到內功當中,與內力相輔相成。

既減緩了先天陽氣的耗散速度,使人延年益壽,又使得內力在這個過程中的不斷純化,變得至剛至陽、威力無窮。

孟修遠此時,正是到了內力積蓄已足,自然而然純化內力、以合先天陽氣的最後階段。

說來是好事,可張三豐憂的是,這個本來奧妙無窮的過程,在孟修遠身上卻十分危險。

因為孟修遠和這《純陽無極功》,兩者都太特殊了。

張真人創這《純陽無極功》時,也想過到這最後一步時,修煉者越接近體內隱藏的那份先天陽氣,越會受其影響。

但在他的預想中,這本應該是一件好的事情,修煉者受先天陽氣影響,會有生機勃發、枯木逢春之感,無論對身體精神都是有益處的。

因為在他估計,無論是誰來修這《純陽無極功》,要走到這最後一步,也必定已經是一個步入晚年的蒼然老者了。

即便保養得再好、再如何禁慾修身,身中所殘存的先天陽氣都已經不多了。

畢竟這《純陽無極功》若從頭修煉,初期為追求純正,內力增長相較於其他高深內功明顯緩慢。

即便是張三豐本人,也是早年先修九陽功快速積蓄深厚內力,中年後憑藉天賦異稟、學究天人,轉創《純陽無極功》,強行將自己的內力提煉純化,纔在六十歲時達到孟修遠現如今這個關口。

他從未想過,有人能在十五六歲正青春少年、先天純陽並未過多耗散的時候,就將《純陽無極功》練至接近大成境界。

更何況純化內力、以合先天純陽這艱難虛幻的最後一步,張真人當年走了十年,才跨了過去。

孟修遠的特殊體質,被迫將其壓縮到了一年的時間裡。

那感受先天純陽所帶來的蓬勃生機,自然也就被壓縮,成了尋常人難以忍受的躁動。

就似香水若濃上十倍也會變成臭味一樣,這原本的好處,在孟修遠身上卻因來得太過急切,不免變成了苦難和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