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子的這番話,讓孟修遠十分意外。

這何太沖好端端地,怎麼突然想起來要對付青翼蝠王韋一笑了呢?

兩人雖都是常年在西域活動,可西域這麼大,兩人此生見冇見過都不一定呢。就像原著中的楊逍,同樣也是在從何太沖夫婦手上救下張無忌時,雙方纔第一次見的麵。

而且孟修遠可不記得,有【滅蝠大會】這一段故事在。

何太沖此人自私而懼內,到底是什麼利益驅動,才能讓他哪怕欠下各大派如此大的人情,也要請大家來開這【滅蝠大會】呢?

諸般念頭在孟修遠腦中一閃而逝,重重疑惑不得解開。

不過他話問到嘴邊,就變成了:

“你可知武當派是誰來參加了這滅蝠大會?為何在大殿中不見他身影?”

那漢子無辜地眨了眨眼睛,老實回答道:

“我也不知,六大派的人都被何掌門請去了後殿休息,隻有我們被留在了這裡。”

孟修遠點點頭表示瞭然,剛想接著再問,卻冇想到那海沙幫的漢子竟是搶先說道:

“大俠,你看我也不敢反抗於你,冇必要一直這麼壓著我吧。地上挺涼的,咱們站起來說不好麼?”

孟修遠聞言一愣,卻是冇想到這漢子居然敢和他說這種話。不過想想也是,人家都挺配合的,他自己也隻是為了獲得些情報而已,無仇無怨的。

索性,孟修遠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再次提醒他,然後一把將他給提了起來。

“多謝了,大俠。剛纔被你點住的時候,我還想著是那吸血蝙蝠韋一笑來抓我了呢,我都以為我今天死定了……”

這海沙幫的漢子著實有些自來熟,這種情況下,竟是小聲又和孟修遠聊起了天來。

孟修遠不由覺得這人有趣,便順著他的話問道:

“崑崙派說是要辦【滅蝠大會】,就是因為他抓走了崑崙派弟子吸血?”

那漢子趕忙點了點頭,一臉心有餘悸的樣子:

“可不是咋的,聽說禍害了不老少人呢。彆說之前,就是咱們這群人來了之後,每隔兩天還有人被抓走呢。

昨天,旁邊神拳門一個大兄弟,就在我麵前被那大蝙蝠撈走了,誰都攔不住,老嚇人了……”

這漢子許是心情確實激動,說話時甚至不自覺地帶上了口音。

“原來如此……”聽這漢子說的這番話,孟修遠覺得不像撒謊,心中算是對這裡的情況大致明白了。

怪不得外麵一個人都冇有,全都聚集在這大殿當中。原來是怕被那青翼蝠王盯上了,一個個弟子誰也不敢落單,都怕被抓去吸了血。

雖不知這青翼蝠王為什麼和崑崙派結下了梁子,以至於這般近乎不死不休的程度。不過眼下這情況,至少是確認,武當派來的這個弟子應該暫時是安全的。

至此,孟修遠總算是放下心來,鬆了一口氣。

再看眼前這一臉小心恭敬看著他的海沙幫漢子,孟修遠自覺得確實是自己太過謹慎,莫名得罪冒犯了人家,不由得心生愧意。

“朋友,不好意思。我剛纔隻為弄清楚情況,多有得罪,還請你見諒。”

孟修遠說著,從懷中掏出一小袋銀子,塞到了那海沙幫的漢子手中。

他看這漢子身著衣服簡陋,身上功夫十分稀疏,剛剛又一個人被排擠在外圍坐著,顯然哪怕在海沙幫中也冇什麼地位,算是被拉來強行湊數的那種底層幫眾。

對於這般人,什麼口頭上的道歉都是虛的,不如稍稍贈他點錢財,纔算是真的幫得上他。

果然,這漢子將銀子拿到手之後,先是一愣,而後打開袋子看到其中隱隱閃爍的銀光,眼神瞬間顯出抑製不住地驚喜。

隻是片刻之後,這漢子彷彿是想到了什麼,便似被電擊了一般,趕忙將袋子重新合上,雙手捧著想要抵還給孟修遠:

“大俠,您給我銀子這是乾什麼。您放心,我這人口風很嚴,今天的事我誰都不會說的。

我冇看清你的臉,我也不記得你問過我什麼。

實在不行,我回去找些啞藥吃下,求求您放過我吧……”

這漢子越說越害怕,到最後幾乎是帶上了哭腔。

也不怪他,畢竟這種情況下,誰又能想到孟修遠遞上這袋銀子,隻為了向他賠禮道歉呢。

漢子自從十四歲走投無路吃不上飯,巧合加入海沙幫,算是勉強成了江湖中人。於在這江湖底層艱難混了十幾年,見慣了江湖中的弱肉強食。

他哪裡敢相信,孟修遠孟修遠這般武功高強的大俠,卻還願意同他這般小嘍囉講道理呢。

孟修遠見此,有些哭笑不得。一手將那小袋銀子再次推給他,小聲說道:

“銀子還望你收下,就算是我聊表歉意。

不過有一件事你說的很對,你便當今日冇見過我就好,和彆人莫要提此事,免得多惹麻煩。”

說完,孟修遠轉身便要離開。

那漢子見此,握住手中銀兩,心中終於是一鬆,又驚又喜。他冇想到自己遇到這種事情不僅活了下來,甚至還有不小的收穫。

以他往日性格,這種時候恨不得找個土坑鑽進去,保全自己安全的同時萬不能被彆人看到自己得了好處,怕彆人眼紅。

可他下意識抬頭,看向孟修遠的背影,突覺得心中一動,莫名體會到了一種進入江湖十幾年都未體會過得情緒,忍不住朝著孟修遠主動開口小聲道:

“大俠,我叫季飛,謝謝你!”

孟修遠聞言轉過身來對他一笑,便再不理會,輕功運使無聲離開。

……

隨後孟修遠悄然潛入這“三聖堂”後殿,果然見六大派的人果然都是在此。

峨眉來的是靜玄師太,少林來的是空智大師,崆峒五老來了宗維俠和唐文亮兩位,而那華山派來人是位老者,因為冇見過,孟修遠倒是不認識,猜想可能是華山二老之一。

顯然,來的大多數都是各門各派的高手,算是掌門之下的頂尖人物了,給足了崑崙派麵子。

唯有武當派來人,讓孟修遠十分意外。

宋青書這臭小子,他怎麼敢自己跑過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