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崑崙何太沖、班淑嫻夫婦在內,六大派的高手皆於這後殿之中安坐,雖然大多麵色顯得有些不算太愉快,可至少總體氛圍還是平靜的。

見此,孟修遠算是真切確認,那叫吉飛的漢子所言非虛。

看來六大派齊聚於此,並非是有什麼陰謀暗鬥,而確實是要合力對付那青翼蝠王韋一笑。

想及此處,孟修遠也就冇有必要再藏頭露尾地行事了,隨即故意微微放出腳步呼吸,從暗處走出。

“妖人,你終於來了?!”何太沖顯然是神經最為緊繃的那一個,聽到這突然出現的腳步和呼吸聲,下意識便大喝一聲,立時拔劍起身。

餘下各大派的高手反應也不慢,同樣聽得耳中聲響,便立時麵色嚴肅了起來,一個個趕忙擺好架勢準備禦敵。

唯有宋青書畢竟年輕,功力相比起來淺了不少,冇有聽到孟修遠這故意漏出的腳步呼吸,反倒被身旁的何太沖給嚇了一跳,不由得渾身一哆嗦,隨即纔想到想著趕忙也拔出隨身寶劍,趕忙順著何太沖那狠厲的目光望去。

“青書,你這功夫不行啊,是不是練功偷懶了?還是要多和各派前輩學習啊……”

孟修遠說笑間又向前走出兩步,此時眾人纔來得及看清他的麵目。

“小師叔?你怎麼會在這裡?!”宋青書看到孟修遠十分興奮,趕忙迎了上了。

“這話我還倒要問你呢……算了,這些等會讓再說。”孟修遠隻是簡單拍了拍宋青書的肩膀,隨即便望向五派高手:

“諸位,武當孟修遠在此見過。”

眾人見來人不是韋一笑,反而是孟修遠,不由得又驚又喜。

無論之前互相之間有些什麼恩怨,在麵對魔教妖人的時候,六大派基本上大多時候還都是算是同一陣營的。

而且孟修遠雖然兩年前在武當山上,讓各門各派麵子丟儘,打得他們不敢反駁出聲。可若不論門派與私人的立場,客觀來說,孟修遠這少年豪俠的武功和人品,他們都還是一萬個認可的。

現如今麵對韋一笑這個作惡多端的吸血妖人,孟修遠已經算是天底下最完美的一個強援了。

“孟少俠有禮了”“見過孟少俠”“崆峒派宗維俠見過孟少俠……”

眾人麵對孟修遠都還算客氣,紛紛與他打過招呼。

孟修遠見此情形,也冇和他們多做寒暄,隻是挨個衝他們點了點頭以作示意,而後便轉向了這裡的主人家:

“何掌門,聽說貴派這是在舉辦【滅蝠大會】?”

何太沖過去雖未必好說是與孟修遠有什麼交情,可此時,他見到孟修遠卻是十分激動,說話間恭維異常:

“孟少俠,冇想到你竟是親臨敝派,實在是萬分感謝。

有您這般功參造化的少年高手加入,想來要捕殺那吸血妖人,必定要更穩妥上許多。”

“何掌門過獎了,可否讓我和我這師侄暫且離開一會兒,單獨聊聊?”

孟修遠聽懂了對方的意思,他自己尚未張嘴,何掌門就已是將他算入了圍殺那韋一笑的事情當中去了,顯然是真的十分焦急,極力想要請他幫忙。

於此情況下,孟修遠覺得,還是應該先和宋青書仔細瞭解一下情況再做決定。

何太沖聞言雖愣了一下,可養氣功夫也算不錯,麵上冇露出不高興的神色,隻是陪著笑臉點頭說道:

“自然,孟少俠您請自便。”

孟修遠聞言也不多做矯情,帶著宋青書便轉身離開。

向遠處偏殿尋了一安靜處,他才停下腳步,對著宋青書開口問道:

“青書,你到底為何會隻身在此?”

宋青書被這一問,弄得有些心虛,不過還是強行解釋道:

“你剛纔不都知道了麼,這何掌門廣發請帖,懇切邀請各大門派來辦【滅蝠大會】,幫忙圍殺明教那青翼蝠王韋一笑。

這請帖發到武當,父親他們都不在,咱們總不能不派人來吧……”

孟修遠眉頭一皺,不由得打斷道:

“胡鬨,就你這三腳貓的功夫,還跟著圍殺韋一笑?

他若盯上你,不出片刻,你就變成一具乾屍了。”

孟修遠平日裡雖和宋青書嘻嘻哈哈的,可到了這種時候,他出於為宋青書和宋遠橋負責的態度,必須要斥責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大侄子”。

宋青書還是不服,繼續嘴硬道:

“各門各派的高手都在這裡,即便是我功夫不濟,但那韋一笑難道就真的能從人群中將我擄走吸血不成?”

孟修遠聽得生氣,手指頭敲在了宋青書的腦門上,待得他“哎呦”一聲痛呼之後才接著說道:

“笨蛋,你不想想,剛纔我是如何潛伏走到近前,都不讓你嘴裡的這群所謂‘高手’發現的?

那韋一笑輕功高絕、天下無雙,我能做到的事情,難道他就做不到?”

宋青書聞言一驚,心中細想想,覺得好像確實是這麼一回事,不由得背後直冒冷汗。他再不敢嘴硬,小心地問道:

“小師叔,若是那韋一笑再來,你追得上、捉得住他麼?”

“放在兩年前,我絕無機會。至於現在,也不敢保證……

畢竟隻聽其名,未見其實,我也不知這韋一笑的輕功到底高到什麼程度。

隻能說,我很期待和他好好比一比。”

孟修遠話說的謙虛,臉上卻略帶躍躍欲試之意。宋青書見此,心中纔算是放心了許多。

隨即,孟修遠不再閒聊,問出真正核心的問題:

“青書,你可知這崑崙派,為何就與那韋一笑結下了梁子,費得這麼大功夫、舍下這麼多人情,都要請各大派來共同圍殺他?”

宋青書早知孟修遠會這麼問,十分有條理地向孟修遠解釋道:

“我目前所瞭解到的,是從大概從數月之前,那韋一笑便突然於這崑崙派附近現身。

一開始他是不時抓走附近的百姓吸血,鬨得附近人心惶惶,崑崙派雖派人去找過他,卻也隻是意思意思。

但後來他變本加厲,開始抓走崑崙派弟子吸血,還頻率越來越高,以至於最後冇過幾日,這崑崙派便要少上一位弟子、多上一具乾屍。

至此,崑崙算是記恨上了這韋一笑。

這還算罷,最重要的是,那何太沖最寵愛的那第五房小妾,竟是被韋一笑也抓去吸了血,留得一具乾屍第二日被扔了回來。

何太沖自此纔是真的痛心疾首、勃然大怒,誓死也決心將其剷除。

可他與夫人班淑嫻二人合力,雖於那韋一笑麵前可以不落下風,但卻無論如何都追不上他。

這無可奈何之際,才舍下臉來,以崑崙派的名義向全江湖廣發請帖,請得各派高手來辦那【滅蝠大會】,想著合力滅殺那青翼蝠王。

卻冇想到,大家都到了這麼多日,卻還都拿那韋一笑無可奈何。

那妖人生性謹慎,我們設了幾次引誘和圍捕的計劃,都被他識破,冇有上鉤。

硬著追他,卻又追不上。

反倒各派弟子,仍是每隔幾天就會少上一個,誰也攔不住。

直至這兩日,不少小門小派都已經離開,連得餘下的人也都動搖了。”

孟修遠聞言默然點了點頭,他雖不知那韋一笑為何盯著崑崙派的弟子招惹,可聽宋青書這話,他尚且還吸血殺了許多無辜平民。

如此行徑,確實殘忍之極,該殺。

正此時,不遠處突然傳來驚呼怒喝的聲音。孟修遠聞聲不做猶豫,腳尖一點,便出了這偏殿,隨即一躍上了屋頂,朝叫喊聲傳來的方向望去。

隻見此時一個尖嘴猴腮、麵無血色的醜陋男子,身披一襲青條子白色長袍,正也站在不遠處大殿屋簷之上。

他手中此時,還擄著一個身形不小的壯漢。

孟修遠細細望去,不由得一驚,隻覺得太巧了。

那被擄著的,不正就是剛纔他同樣被他綁來問話的海沙幫季飛麼?

此時雖是形式緊急,周圍喊打喊殺聲音紛至傳來,可孟修遠見那季飛,心中還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這可真是一個老倒黴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