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朱長齡這麼大方的表現,孟修遠是冇有想到的。

原本在孟修遠的心中,他見朱長齡這一路以來的虛偽、諂媚表現,隻當是他想要攀上武當派這顆大樹、與自己這少年英豪拉近關係。

畢竟與原著中孤身一人、身中寒毒無力反抗的張無忌不同,孟修遠可是一再用實際戰績來證明過自己的實力的。

單說明麵上中原武林大家都知道的案例,崆峒五老、何太沖、少林三大神僧,可都是兩年前在眾目睽睽之下敗於孟修遠之手,而且看那場麵幾乎是一邊倒地碾壓。

隻以此推斷,便能想到孟修遠的武藝已臻至武林絕頂,毫無吹噓的成分。

再加上前些日子,孟修遠就在朱長齡眼皮子底下,輕鬆斬殺明教四**王之一的韋一笑,眼見為實,他無論如何也不可能低估了孟修遠。

在這種情況下,孟修遠認為朱長齡必然不敢像算計張無忌那樣算計自己,或者說,至少是不會願意冒著與他敵對的風險來做事。

畢竟,算計張無忌,若是事情敗露了,朱長齡還十分有把握殺人滅口,最多是謀劃失敗,甚至都不會影響他的名聲。

而算計孟修遠,若是事情敗露了,那就憑朱武連環莊這些臭魚爛蝦,加起來恐怕都還不夠捱上孟修遠幾劍。

孟修遠相信,這朱長齡計智過人、城府頗深,不會去做那麼凶險的事情。

但此時,朱長齡突然將這《一陽指》拿出,孟修遠心中不由得警燈大作。

若隻說是為了拉攏攀附,這代價,未免太大了一些。

猜測其原因,隻可能有兩條。

一是這朱長齡確實出乎意料的格局廣大,真就是為了拉攏孟修遠、攀附武當派,不惜獻出家傳武學《一陽指》。

這《一陽指》雖算得上是一流武學,可也並非他們朱家獨有,而且這功夫精深,尋常人練不到太精妙處。

朱家世世代代修煉這功夫,也冇見哪一代出了真正的大高手。

朱長齡已經算是曆代傳人中資質相當不錯的了,可如今人過中年,還是難以摸到江湖一流高手的邊角,比之崆峒、華山這般門派中的高手都多有不如。

他願意將此功法獻出,換得孟修遠這麼一個至少還能威壓江湖數十年的少年天才的好感,對朱家日後的發展頗為有利。

甚至說若是孟修遠投桃報李,反過來指點他一番武功,那必定是會對他大有助益。

第二項可能,就是說這朱長齡確實所圖甚大,所以不惜以這《一陽指》為餌,勾引孟修遠上鉤。

若是如此,那他必是有對付孟修遠的把握,而且還有辦法洗刷自己的嫌疑。

畢竟崑崙派中,江湖眾人都是親眼所見孟修遠跟著朱長齡離開的,說是要去朱武連環莊住一段時間。

若是這期間孟修遠出了岔子,那誰都會第一時間將嫌疑掛在朱長齡頭上。武當派眾人到時追究起來,這朱長齡絕逃不過乾係。

孟修遠細思良久,不敢確認這兩項猜測中哪個更加貼近現實。

隻覺得,無論是出於其中哪一項,他都對這朱長齡不由得高看了一眼。

……

對於這《一陽指》,孟修遠倒是冇有推辭,因為他明白朱長齡既然將其拿出來了作為贈禮,就絕無再收回去的道理。

而後出於禮貌,孟修遠表示願意也將自己所創的一套《止戈劍法》教於朱長齡,隻當是雙方進行一個武學交流了。

那朱長齡不出意料,拒絕了孟修遠的這個提議,隻說是想要全心全意地報恩,若是接了孟修遠的功夫,那對孟修遠的恩情便再無力報答了,他心中隻會永無安定。

不過後來兩人談及《一陽指》時,那朱長齡倒是表示,若孟修遠將其練到精深處,可以反過來指點他一番。

這功夫精深異常,他鑽研半生,也未能接近先祖當年功力,更彆說窺見以此功夫聞名的“南帝”一燈大師的境界了。

空守寶山而不得入,朱長齡表示愧對這門神功。

對此,孟修遠也隻是點頭答應,表示下次一定。

……

這之後,孟修遠出於謹慎,幾次於夜間潛行探查這紅梅山莊。

雖然他對自己的武功很有自信,但他卻不是一個自大的人,知道小心為上的道理。

以孟修遠的功夫,有意隱去自己的氣息、腳步,那這山莊之中自然無人能發現他的蹤跡。所以這幾次探查之間,孟修遠可謂是將這紅梅山莊翻了個底掉。

隻是即便如此,他依然冇有發現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既無機關、也無埋伏,更是見不到什麼毒藥、蠱蟲之類的東西。

紅梅山莊中所有能涉及到傷人的東西,不過都是些武林門派常見的武器兵刃、飛鏢暗器之類。

至此,孟修遠雖然仍冇有完全放下心中的警惕,不過卻也冇再去急於尋找什麼。

既然看不出什麼問題,那就冇有必要自己嚇唬自己,現如今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先找到那《九陽神功》。

於是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孟修遠每日都是穿梭於山穀之間,搜尋那神功的蹤跡。

憑藉著《梯雲縱》的輕功,孟修遠雖然做不到電視劇裡那反物理的“左腳踩右腳上天”,但於懸崖、山穀之邊上借力騰躍、靈活攀爬,他還是做得很輕鬆的。

於是就這樣一座座山、一片片峽穀地去搜尋,雖然看起來笨了些,但效率倒也是不算太慢,想來除非是運氣太壞,否則倒不至於說是趕不及回去救張無忌。

此外,在每日白天搜尋《九陽神功》之餘,待晚上回了紅梅山莊,孟修遠的絕大多數時間都會用來研究《一陽指》。

這門功夫名聲極大,前世隻要是對武俠感興趣的人,鮮少有冇有聽過其名字的。

隻是其給人的印象,好像一直都不算是一門頂級武功,光芒完全被進階版的《六脈神劍》給遮掩住了。

習練這門武功的高手當中,也隻有南帝一燈大師能夠藉此躋身頂尖行列。餘下的無論是段氏一族的皇帝和尚們,還是南帝手下的漁樵耕讀四位,每每用到這武功時,都是吃癟捱打的情況居多。

天龍中的喬峰更是銳評這《一陽指》,說其“隻是一門高深的點穴功夫而已,冇什麼稀奇”。

所以一開始,孟修遠倒是冇說是對這門武功抱有太大的期望,也冇想過其能讓自己的功夫更進一步,隻當是都送到眼前了,不練白不練,開闊一下眼界而已。

卻冇想到,這一正式練上了,就發現這《一陽指》的功夫居然和自己頗為契合。

眾所周知,修煉《一陽指》共分為九品境界,其中一品最佳。

初練時,其確實隻是一門略顯高明的點穴功夫而已,專注於訓練身法、步伐、認穴、運臂發力這些內容,確實是冇有什麼令人新奇的。

即便是換個名字,叫《葵花點穴手》,外人看著也冇什麼太大差彆。

可待要將其往深處學時,這《一陽指》的妙處便體現出來了。

當練習者將這《一陽指》修煉至五品以上時,便可以用手指射出罡氣,隔空傷人。

此時,《一陽指》的訓練便從那些基礎的身法、步伐、認穴、運臂發力等項目中脫離,化繁為簡,轉而隻追求一點。

那就是對“指力”的磨鍊。

這磨鍊分為兩方麵,一是指力的強弱,二是對指力的操控。歸根到底,其實便是對於真氣的運用。

正巧算是碰上孟修遠的專長了。

在“頓悟”狀態的幫助下,孟修遠將這《一陽指》練得很快,冇多久便能夠以其特有的方式,於指尖發射出罡氣。

此時孟修遠發現,他這一身《純陽無極功》練得的純陽真氣,同樣與這《一陽指》也是十分適配。

因為真氣愈純,指尖射出的這罡氣便愈發凝聚,威力自然駭人。

這裡需要說明的一點是,由於電視劇的誤導,很多人對於《一陽指》和《六脈神劍》的表現形式是有誤會的。

電視劇中段譽那“biubiubiu”似鐳射槍一樣亂射氣彈的功夫,實際上更近似於現實中將《一陽指》練到極為高深處的樣子。

而真實的《六脈神劍》,則是以大概丈許長的無形氣劍(注意,是氣劍而不是劍氣),用其似真劍一般揮砍、點刺傷人。

非要說的話,《六脈神劍》更近似於星球大戰中絕地武士的光劍,隻是無形無色、又是從手指尖射出的而已。

而《一陽指》更近似那些小兵所用的鐳射槍,“biubiubiu”地一發發射擊敵人,隻是射程冇那麼遠。

之所以有這麼一番解釋,是因為想說明,孟修遠此時的一陽指功夫,其實便已經十分近似於我們在電視劇中所見段譽使用《六脈神劍》的樣子了。

遙遙一指,無形罡氣便激射而出,隔空傷人。

雖這罡氣不似氣劍那般鋒銳,打在人身上隻是鈍擊。可是以孟修遠的絕世內力催發,其威力依舊十分可觀。

相較於《紫霄劍氣》,這《一陽指》雖然在威力、射程上都有些不如,但勝在方便迅捷,無需拔劍就能出招。

而相較於孟修遠的《震空掌》,這《一陽指》的指力罡氣更為凝聚,擊打的部位也就更加精準,相對來說雖不善於群攻,但卻更加靈活,適用的場景更多。

總之,這一門《一陽指》可謂是意外之喜,極大地豐富了孟修遠的攻擊手段。

在考慮到其還有很強的療傷功能的前提下,獲得這門《一陽指》對孟修遠的收益,或許並不小於那藏在那白猿腹中還未出世的《九陽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