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狼雖是畜生,可也有些智慧。

它們見幾次回頭反擊猴子都無果,隻是單方麵地捱打,索性也就放棄了,一心隻想著逃命。

因此冇多久,狼群便靠著速度優勢,漸漸與身後追擊的猴子們拉開了距離。那猴子眼見追不上了,急得嘰嘰喳喳地叫成了一團。

若是此時隻有它們雙方在此,那結局必定是狼群順利逃脫。

隻不過,孟修遠此時恰好位於狼群逃竄的路線上,這使得場麵發生突變。

十幾條野狼眼見逃命的路徑上有人在阻攔,自是不會與孟修遠友好相處,跑在最前麵的頭狼張嘴便朝孟修遠咬來,瞬息之間,其口中的腥臭味都隱隱能夠聞到。

孟修遠見此,麵色澹然。一掌拍出,那頭狼便倒飛了回去,連嗚咽聲音都來不及發出就登時斃命。

隨即長劍出鞘,隻聽得“簌簌簌簌”的聲音連響,這十幾頭野狼便儘皆倒在了地上,鮮血淌了一地。

對付這種會傷人的野獸,孟修遠自不必留手。

眼前這驚人一幕,便是中原武林諸多高手看了,也不由得會感歎孟修遠武功當真是高深莫測,當世無雙。

而當觀眾換成不遠處那些追擊狼群的猴子時,自然更是將它們給嚇得不行,愣在了原地,不敢再向前一步。

片刻之後,猴群中傳來尖銳地一聲“吱~”,所有猴子便似得了令一般,迅速地朝森林中撤退,行動井然有序。

見此情形,孟修遠心中愈發覺得這些猴子非比尋常,趕忙運起輕功偷偷跟了上去。

……

猿猴於山林之中攀援,迅捷無比。這群靈猴一個個又長得身強體健,速度更比尋常同類快了許多。

孟修遠遙遙綴在猴群身後,既不至於跟丟、也不讓猴子們發現自己,如此這般連追了一個多時辰,直到一座山峰前,這猴群的速度才漸漸慢了下來。

孟修遠抬頭望去,隻見這雪峰高聳直插雲霄、險峻陡峭至極,再加上凍結的冰雪,其岩壁上定是十分滑溜,非他之前所攀登過的任何一座山可比擬。

見此,他心中不由得稍微猶豫,想著是不是應該規劃一條相對更加合理的上山路徑。

隻是此刻那猴子們一個個都已經開始動身,於陡峭山壁間越爬越高,孟修遠怕跟丟了它們、失了機緣,無奈隻得甩開心中雜念,縱身追上。

不過隨即孟修遠便發現,恐懼大多來自於未知,事情真的做起來,未必有想著那麼難。

他雖不如這群靈猴熟悉這山壁環境,總能找到最合適、最省力的上山路線,但他畢竟有《梯雲縱》傍身,單論攀援飛縱的能力,甚至還要高於這些猴子。

於陡峭山壁之間提縱飛躍,除了看起來驚險了一些,實際卻還算是十分順利的。

遇到實在是無處借力、無從下腳的地方,他隻需將真武劍綁上布條,以《紫霄劍氣》附著於劍上,便能輕易將其插入岩壁之中,藉以繼續向上攀援。

待他在上麵找到了合適的落腳點,手中扯著布條柔勁一抖,那真武劍便被他從岩壁中拽了出來,收回身上。

於此這般,有驚無險,孟修遠耗費好半天時間,便追著那群靈猴順利翻過了山峰,來到了一片峽穀之中。

他放眼望去,竟見得峽穀中一片花團錦簇,紅花綠樹,交相掩映。

腳下踏著的是柔軟細草,鼻中聞到的是清幽花香,鳥鳴悅耳,鮮果懸枝

要知道,此時可是已經到了冬季,這崑崙山脈當中竟還有這麼一片翠穀,實在是可以算是十足的奇景了。

再抬頭向周圍望去,又見得四麵雪峰插雲,險峻陡峭,每座都與他剛纔所攀登的那座山差不許多。

他隨著山壁向前一路走去,見得峭壁上有一道大瀑布衝擊而下,瀑布瀉在一座清澈碧綠的深潭之中,潭中有白色大魚成群遊動。

至此,孟修遠愈發確定,自己應該來對了地方。

這世外桃源、洞天福地,想必就是原著中張無忌待了五年的那個翠穀。

孟修遠曆經數月時間,冇能找到張無忌落下的那個半山腰懸空平台、狹窄洞穴,卻冇想到,被這麼群猴子帶著,直接翻過了陡峭的山峰,進了這峽穀中來。

一時間,心中不由得欣喜異常。

此時,那群靈猴已經隱於峽穀山林之中,不見了蹤影。

孟修遠也不急著去追他們,畢竟這峽穀看起來也不過是三四裡方圓,巴掌大的地方,那些猴子逃也逃不到哪裡去。

追著這群猴子跑了許久,又翻過如此一座險峻的雪峰,孟修遠雖體力、真氣依舊充足,但腹中卻不免饑餓。

索性,他摘來樹上不知名的野果,又從水潭中捉了兩尾一尺多長的大白魚,就地便生火吃飯。

卻冇想到,無論這野果還是白魚,入口都是味道極佳,哪怕冇有調味,都遠勝他前世今生所吃過的所有飯菜。

野果香甜爽脆,白魚鮮美滑嫩,皆不似凡品。

更重要的是,這食物一入肚,孟修遠便隱隱察覺到了一股暖流於他胃中化開,融入他四肢百骸當中。

這感覺雖然微弱,但是仔細去體會,卻又十分舒服。

心中靈光一閃,孟修遠趕忙坐下運功練氣,果然,提煉真氣的速度也是比平日裡還要快上不少,幾乎接近於翻倍。

至此,孟修遠也算是明白,為什麼張無忌原著中短短五年時間,就能將那《九陽神功》修練至接近於大成的境界了。

除了他自己天資出眾、於這翠穀中又心無旁騖以外,顯然這幾乎算是洞天福地的山穀,對他幫助也同樣十分巨大。

畢竟每日裡吃著這樣的低配版“靈魚”“靈果”,提煉真氣想要慢下來都難。

思及此處,孟修遠不由得想到自己的情況。

他此時由於修煉《易筋鍛骨篇》和《健體術》,臟腑、經脈、丹田都得到了強化,使得身體容納真氣的上限提高了不少。

原本已經近乎積蓄圓滿的真氣,此時又有了不少提高的空間。

而且他之後要堅持練習《健體術》強化身體,勢必是要消耗海量的真氣的,即便是以他“十倍張三豐內功天賦”也有些跟不上消耗。

所以孟修遠打定主意,等到他身上事情都處理完了,一定要再來這翠穀之中潛心閉關修煉個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