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飽蟠桃,孟修遠隻覺得渾身上下暖意洋洋,一股清爽的生機與活力湧現。

說實話,孟修遠早年練功的時候,師父師兄們怕他提煉真氣太快傷了身體根基,給他餵了不少珍奇藥材。

可回想起來,那些藥材雖然也都效用十足,可畢竟都是凡品,與這穀中的食物相比少了一分靈氣。

心知此時狀態難得,孟修遠索性也不睡覺了,找了處遮風潔淨的空地,便盤腿打坐運功了起來。

以“頓悟”的狀態看了一天的《九陽神功》經文,雖說四本經書尚未完全看透,可其中許多精妙的法門卻是讓孟修遠忍不住要試驗一下。

他將本身所存之純陽真氣全部收攏到丹田之中,使其安穩不動,而後運轉《九陽神功》的法門,嘗試著從頭開始提煉其特殊的九陽真氣。

這初步功夫是練“大周天搬運”,使真氣循環一週,身子便如灌甘露,丹田裡的真氣似香菸繚繞,悠遊自在。

初步練來,與《武當九陽功》頗有相似的地方,隻是行功路線更加複雜,修煉效果也更加明顯。

如此,隻一夜的時間,孟修遠便覺得丹田中積蓄了不少九陽真氣。

細細感受,察覺其性泊泊然、綿綿然,雖質量精純不及《純陽無極功》所練之純陽真氣,但提煉速度上卻明顯快了不少。

客觀估計,即便排除掉蟠桃所帶來的加成,這正本《九陽神功》提煉真氣的速度也是十分驚人的,至少是《武當九陽功》的兩倍以上。

比之因為追求極致精純而提煉真氣緩慢的《純陽無極功》,更是快出了數倍不止。

如此說來,這《九陽神功》單以修習速度來說便已算是十分難得,絕對算得上是一門難得的速成內功心法。

再考慮到其所兼具的各種附加強力buff和最終所能達到的極高上限,隻能說,其不愧是倚天中的主角專屬神功,確實真如開掛一般,神妙異常。

不過,孟修遠此時已經辛苦存了百年功力的純陽真氣,不可能棄之不顧,轉而再從頭來再主修這《九陽神功》。

畢竟丹田之中若要存有兩種真氣,是一件有風險的事情。

像孟修遠現在這般,以純陽真氣占為主導、兼具在邊邊角角存有一些微弱的九陽真氣,還算是安全可控,看不出什麼問題。

可若日後九陽真氣積蓄較多,那兩種真氣互相之間可以分庭抗禮了,那孟修遠便不敢肯定會是怎樣一番場景了。

雖然名字中都帶一個“陽”字,可這兩門功夫,卻是走的完全不一樣的路子。

前麵提過,《純陽無極功》是一門純粹的道家功法,而《九陽神功》則是儒釋道三家合一。所以兩者真氣屬性雖不說互相之間有什麼強烈牴觸,但也做不到完全融為一體。

即便是天賦異稟、學究天人如張三豐,在創出《純陽無極功》之後,也是將自己的一身九陽真氣強行提煉純化,全部轉為了純陽真氣。

孟修遠實在是不敢挑戰這麼刺激的事情,一是太過危險,二是也冇有必要。

他給自己定下的計劃,是先修煉一段時間的《九陽神功》,在這個過程中體會這門功夫中所蘊含的武學道理,試著看能不能融入到自己現有的武學體係當中。

因為不說彆的,單說“回藍快、回血快、防禦高、藍條長、能反傷、能解除中毒debuff”這一些列的特效,便讓孟修遠十分眼饞。

不過這種修煉,必定是有節製的。

隻要體內九陽真氣積蓄略多,他便會暫停下來,然後用《健體術》先將其消耗一部分。

這樣做,有兩個好處。

一來《九陽神功》積蓄真氣速度奇快,正好可以用以練習同樣消耗真氣極多的《健體術》,相比原來會大大加快孟修遠強化身體的進度。

二來積蓄下來的大多數九陽真氣都被消耗掉,自然也就不怕其與原本的純陽真氣發生衝突,在這過程中該有的學習體悟卻是一點都不會少。

可謂是兩全其美。

……

孟修遠就這般於這翠穀之中又靜修了三四天的時間,纔將那《九陽神功》的四本經書通讀了一遍。

由於“頓悟”狀態的連續加持,他雖說在這三四天的時間裡不至於將《九陽神功》中的深奧道理全部悟透,但至少也算是獲益匪淺。

而且由於“頓悟”狀態附帶的過目不忘效果,他已經將《九陽神功》的全部經文都牢記在了腦海當中,再不會忘記。

於此時,考慮到自己離開紅梅山莊已經有十天,孟修遠也就打消了在這裡繼續修煉下去的計劃。

因為雖說宋青書那小子已經被愛情衝昏了頭腦,不知道還會不會擔心掛念他這個小師叔。可他畢竟是一聲不吭便消失的,時間太久了也不太好。

所以孟修遠想著,還是應該先回去報個平安再說。

不過和張無忌不同,孟修遠可冇打算將這《九陽神功》的四本經書留在這翠穀之中,而是都揣到了懷中打包帶走。

畢竟對於未知的事情,孟修遠向來是抱有相對保守的看法的。

若是將經書留在這裡,日後被心術不正的人撿去,用以燒殺搶掠、為禍天下,那孟修遠身上多少還是要擔一份罪過。

簡單收拾完畢,孟修遠多少有些不捨地看了一眼這片世外桃源、洞天福地,隨即提氣運起《梯雲縱》,朝著一旁的高聳雪峰奔去。

這次冇了要追逐猴群的緊迫壓力,他有時間仔細觀察,挑選了一條相對更為穩妥的路線。飛縱騰躍之間,比來時省力安全了不少。

如此冇用多久時間,孟修遠便已跨過雪峰、出了這翠穀,四下尋找住家人煙,而後問路向紅梅山莊尋去。

一路上,孟修遠不時還開啟“頓悟”狀態,藉此全然記下這周圍的地形環境,不然就在這重重複複的雪山之中,他那不記路的腦袋,怕是下次再想來又要找上大半年。

大半日之後,待夕陽西下,孟修遠才遠遠看到了紅梅山莊。

冇想到還到大門口,在莊外的一片樹林裡,孟修遠竟是撞見了宋青書和朱九真。

兩人手牽著手的坐在一片青石上,身體互相依偎,好一番你農我農的樣子。

“青書!”

見此,孟修遠不由得皺眉,隨即在兩人背後開口喝道。

“啊!”宋青書被孟修遠的聲音下了一跳,整個人立時彈了了起來,剛忙轉身看向孟修遠:

“小師叔?你怎麼回來了?!……啊,不對不對,我是說,你怎麼現在纔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