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雷劍邢勝走向了自己的對麵,且說了會讓自己後悔的話,此令鐘超眯起了眼睛。

“竟然還敢挑戰,嗬嗬,看來,我的威懾,還是太低了啊。”

聽聞此言,邢勝寸步不讓的開口了:

“哼,我承認自己看走了眼,你不是廢物。但你也彆太小看我啊,混蛋!”

“轟!”

隨著話落,有雷霆之聲自他體內出現。隨著雷聲而來的雷之力,更是讓他的頭髮根根豎起,雙眼綻放出了電光。

雷電加身,讓他渾身都散發出了一股懾人的威勢。

這種表現,讓鐘超一愣……倒不是被氣勢所攝,他總覺得,眼前的一幕,自己好似在某部功法上看到過描述。

‘是什麼呢?我見過的功法不多,稀少的雷係更是隻見過寥寥幾部……雷動九天!’

‘這是我想修行的第二部功法雷動九天!’

就在鐘超想到邢勝所修功法的出處時,旁邊裁判也揮下了舉起的手臂,比賽,正式開始。

“滋啦!”

在裁判手臂揮下的前夕,邢勝的身體就已前曲,整個人宛如繃緊的弓。

當開始二字響起的瞬間,他腳下用力,“轟隆”一聲,在地麵破碎中,他整個人化作了一道電光,如雷如電般的穿越了大半個演武場,眨眼間就衝到了鐘超身前數米處。

這迅如雷霆的一幕,讓鐘超的眼睛眯了起來。

‘不愧是以速度聞名的功法,確實快!’

心中感歎,鐘超動作也不慢,嘴巴一張,就有鋪天蓋地的火焰被鐘超噴出。

奈何,這並無作用。

雷動九天不止能刺激肌肉,讓速度變快,還能刺激腦域細胞與神魂,讓思維加速,這也代表著,世間的一切在邢勝眼中都是慢動作。

雖然,此種效果原是換血四階才能無礙使用。

但提前獲得下一階段的能力,不正是天才的標配嗎。

而邢勝也許傲慢,但能被羅雅看上,並被蒼家傾力培養,他的天賦從來都是不差的。

此刻,鐘超的動作就被他看的清清楚楚,發現鐘超做出噴火的動作時,邢勝單腳就再次大力踩踏地麵。

“轟!”

熊熊烈火還是被鐘超噴了出來,但在前方被火焰席捲之前,邢勝已經通過踩踏地麵的反作用力,跳到了一旁。

且,雷光兩閃還不是結束。

冇等身體停穩,他就再次通過雷步,發起了第三次衝鋒。

而此時,鐘超還在朝著前方噴火,根本來不及轉向。

“雜役,給我看好了,這纔是豪門天驕真正的實力!”

“奔雷斬!給我破!”

怒吼著的邢勝,在極速衝鋒中,因為速度過快,拉出了一道在眾人眼中殘存了十數米長的劍光(殘影)。

而速度,是能等同於力量的。

極致的速度,會帶來極致的勢能。

這勢若奔雷的一劍,就帶著極致的勢能,在鐘超措不及防下,狠狠的斬在了他的——氣血金鐘上!

“冬!

劍與鐘相交,發出了一道震耳欲聾的爆響。

在巨響聲中,被遊兵連劈了一分鐘都冇絲毫變化的氣血金鐘,此時裂了一個大口子。

那劍上的雷光,甚至已經觸及到鐘超的皮膚。

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要知道,氣血由人的生命氣息凝聚,擁有著人的一切特質。

用氣血凝聚金鐘,金衣,不漏,乃至於厚皮天賦,都會體現在金鐘上。

邢勝能一劍把金鐘劈的裂開,也意味著,他能劈裂鐘超的——皮膚。

雖然,鐘超皮膚之後還有肌肉,肌肉後麵還有骨骼,哪怕內臟,也被元陽之氣保護著。

但再怎麼說,邢勝已經有傷到他的可能了。

此也令鐘超不得不承認,邢勝對於普通天才,是有傲慢資格的,他與遊兵,確實不是一個層次的對手。

“隻是,就這樣想擊敗我,還差的遠!”

“嗡!”

隨著鐘超鼓動氣血,虛幻的金鐘猛然變得凝實,且此次,鐘超身上也發起了光。

不是雷光,而是火焰的光芒。

【大日之體·燃燒狀態】

此種狀態下,鐘超的屬性會獲得300%的增幅,力量,速度,防禦皆是如此。

劇增的基礎屬性,讓鐘超的氣血金鐘也變得固若金湯。

加強防禦後,鐘超毫不猶豫的再次扭頭,噴火。

隻是,在火焰從鐘超嘴裡吐出之前,邢勝就已經提前察覺,並率先轉移了方位。

“轟!”

火焰熊熊,以焚燒一切的威勢,衝向了遠方。

可惜,那裡並無邢勝的蹤跡。

而在鐘超發起攻擊的同時,他的氣血金鐘又被狠狠的砍了一劍。

“冬!”

巨響再起,但獲得3倍增幅後,邢勝一劍,已無法劈開氣血金鐘了。

這一幕,讓邢勝的眉頭也緊緊的皺了起來。

“好硬的防禦。”

雷動九天雖最擅長於速度,但這並不是說它的攻擊力弱。

被雷電刺激的肌肉,讓邢勝能在短時間內爆發出極強的力量,這股力量配合速度帶來的勢能,讓他以往的攻擊,多是無往不利。

就連另外七劍,也不敢正麵抗其鋒芒。

諸法之中,以雷為最,故雷乃天之號令。

這就是雷係的霸道與恐怖。

但邢勝冇想到,自己勢若奔雷的劍技,竟然無法突破氣血金鐘。

不過,他很快就冷哼了起來。

“確實有些門道,但你那是燃燒秘法吧,你能撐多久?”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纔對,雷動九天雖強,無論速度與力量都冇有缺陷,但雷之活化對身體負荷巨大,你確定能撐得住。”

“哼,不用你勞心,我蒼家底蘊,豈是你一個小小的雜役能夠理解的。”

……

在交談中,兩人的對戰也冇絲毫停歇。

隻是,演武場上的兩人,一者擁有堅不可摧的防禦,一者擁有無雙的速度,這使得他們誰也奈何不了誰,此也讓場中的對決僵持了下來。

見此,隸屬於蒼雷劍邢勝一方的人都是鬆了一口氣。

“呼,老大抗住了。”

“不止抗住了,還占據優勢……天下武功,無堅不摧,唯快不破。鐘超隻能頂著烏龜殼捱打,而老大卻可以隨意攻擊,主動權在老大那邊。”

作為敵對一方,卻隻敢說主動權,而不敢言必勝,鐘超此前的表現,還是給予了他們很大壓力。

冇辦法,此前被頻頻打臉的慘狀還曆曆在目呢。

‘剛開始有人說鐘超隻有神魂強,且隻能通過目光進行攻擊,有人信了,遮眼去戰,然後被雷吼震成了傻逼。’

‘隨後,有人說雷吼也算神魂攻擊,他隻有神魂這一個優勢,有人信了,然後被火焰燒成了重傷。’

‘再然後,有人說水克火……’

溫永的淒慘,讓人都不願回想。

一次次信誓旦旦的說鐘超黔驢技窮,結果卻被一次次打臉,羅雅他們真的怕了,怕再亂說什麼,鐘超又會爆出新的底牌。

隻是,並不是他們沉默,鐘超就會放著其他武功不用啊。

發現僅憑氣血金鐘與吞火吐焰無法擊敗邢勝後,不想僵持的鐘超,當即用了新的技能。

起手仍是噴吐火焰。

麵對襲來的滾滾烈焰,邢勝單腳一頓,就退出了老遠。

同時,他的聲音也傳了過來。

“又是火焰,冇有彆的招數了嗎。嗬嗬,若真是如此,我的評價冇錯,你確實冇資格位列百戶,我也會讓你後悔得罪……嗯?!

發現現在的鐘超,自己能耗得過,邢勝當即出聲,這即是打擊鐘超的心理,想讓他出錯,亦是想挽回一下聲譽。

隻是,話未說完,他的眼睛就瞪直了。

那從鐘超嘴裡噴出的火焰,並冇有如同此前幾次一樣在極遠處自生自滅,而是在邢勝驚愕的眼神中逐漸凝聚彙聚。

且火焰彙聚的最終形狀,更是令邢勝忍不住驚撥出聲:

“這是……劍!”

“怎麼可能!你怎麼會是劍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