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一輪新月高懸,月光之下的西子書院,燈火通明。

西子書院按照九宮方位佈局修建,分三院九堂。

由前門進入後,為第一院,主要是學生活動的地方,分彆為艮宮的狀元堂,是學生起居飲食的地方;坎宮是書院大門,大門之下是一個廣場,為學生們休息活動之地;乾宮的夫子堂,為學院老師們起居之所;狀元堂和夫子堂皆有長廊彙於坎宮儘頭,可以進入第二院。

第二院中宮為大講堂,乃夫子們傳道授業解惑的地方;震宮戒堂,乃學生犯錯之後,受罰思過之地;兌宮明倫堂,乃師生研究學問,著書擴印的地方。大講堂之後有三人橋,是唯一進入第三院的通道。

第三院離宮為大成殿,乃書院舉行重大祭祀的地方;巽宮為禦書樓,乃書院藏書之所;坤宮為留宿堂,為非書院之人,暫時留宿的地方,大成殿後有一走廊,穿過之後是一庭院,可賞西湖美景。

那禦書樓是一座八角塔樓,分三層。第一層開八門十六窗,其中儘藏諸子百家之書;第二層開四門八窗,收納古今儒門聖賢之名著;三層完全封閉,隻留一道鐵門,樓頂有八塊透明精鋼,按八卦之位,鑲死在梁柱之上。《蘭亭集序》就藏在這三樓之中。

因為禦書樓中藏滿書籍,為了預防失火,樓中不以燭火照明,而是鑲有三十六顆夜明珠,夜明珠之下的禦書樓如同白晝。

唐吉,小德,孔昭林,孟飛四人此刻正埋伏於禦書樓內,由唐吉看守一層,孟飛看守二層,小德和孔昭林守在三層門外,門環上扣著一把麒麟狀的青銅大鎖,這鎖隻有兩把鑰匙,一把在看守禦書樓的管事張三手上,還有一把由院長長孫曉文保管,不過現在兩把鑰匙都在小德手上。

除非雌雄雙盜能將小德打到,否則根本不可能進入三樓。

“小德你的武道到底到達哪一境界了?”孔昭林問道。

“什麼武道境界啊?”小德不解的反問道。

“你師父冇有交過你嗎?”

“我以前的師父隻是給我一堆秘籍讓我自己看,有不懂得再去問他,但是那些秘籍太過簡單,我幾乎冇有不懂的地方,因此師父很少教我什麼。我跟隨唐師傅才一個多月,唐師父還冇開始教我。”

“自學成才,你修煉內功時都冇有出過岔子嘛。”

“也不是冇有,每當練功到心煩意亂的時候,師父就把我扔到山裡去,等到心情平靜了,才允許我出山繼續修煉。”

“你師父教徒弟的手法可真是彆具一格,此方法應該推廣開來,或許能培養出一群像你這樣的高手。”

“彆,山裡可危險了,剛開始的時候,我常被那些山中猛獸追的四處逃串,等到我功力見長之後,就變成了我追他們了

後來那些猛獸見單挑不是我的對手,竟然發動圍攻,我現在都清楚記得那一次所有的凶禽猛獸,如同兵法上說的一樣,同進同出,配合有序,把我逼至絕境,要不是師父碰巧上山摘果子吃,我差點就被那些猛獸分屍了。

後來師父告訴我,我殺戮太重,使得林中百獸,懼極而反,暫時停止了各自的本性,而聯合驅趕我,之後師父就不再讓我繼續修煉內功,而是讓我抄寫經書,說來也怪,幾個月後我再次上山,那些野獸們見到我竟然不怕我,也不凶我,反而和我親近起來。

山上的危險還不止這些,有一次我看見一個漂亮果子吃了,當場就昏倒了,醒來後發現自己躺在家中床上,師傅告訴我,越是漂亮的果子往往越是有毒,幸虧他當時上山采藥,恰巧發現了我,如果晚那麼一點,我的小命就不保了。”

“看來我們小德兄弟,也是氣運爆棚之人,總在生死一線有貴人相助。”孔昭林聽完小德所講,笑著道,同時心下對小德的師父佩服萬分,如此訓練徒弟之法,很符合武道之起源。

遠古時期,獸多而人少,為了生存人們不僅要應對惡劣的環境,還要防止百獸的侵襲,在與百獸不斷的鬥爭當中,人們通過觀察和模仿百獸,總結出了許多戰鬥技巧,這就是武功最初的起源。

三皇五帝時期,人多而獸少,人們不再為了生存而活,開始有人思考生命的起源,在這個過程中,有聖者發現通過特殊的呼吸吐納法門可以將腎精凝練成氣,靜時聚於丹田,動時運轉百脈,可以大幅提升人的速度,力量,和五感,這就是最初的內功。

直至秦始皇一統天下,書同文,車同軌,定天下武學為九境。

能凝精成氣,聚於丹田而不散者,謂之一境。

能運氣繞任督二脈運行一小週天而不散者,謂之二境。

能運氣行遍奇經八脈一大周天而不散者,謂之三境。

前三境謂之下三境,下三境圓滿,武道方有小成,在尋常人中,能以小勝大,以弱勝強,以少勝多。

能將真氣收發自如,小幅提升五感,且一躍能達丈許,而不氣竭,謂之四境。

能大幅提升五感,耳聰目明,且一躍能達三丈,而不氣竭,謂之五境。

方圓三丈之內,任何風吹草動,皆瞞不過五感,且一躍五丈有餘,而不氣竭,謂之六境。

此三境謂之中三境,中三境圓滿,武道已經融會貫通,能化繁為簡,舉一反三,舉手投足之間充滿宗師氣度。

能用一花一木,取三丈之敵,一躍十丈有餘,且凝空停滯十息而不動,謂之七境。

能用一花一木,取十丈之敵,且凝空停滯三十息而不動,謂之八境。

能用一花一木,取三十丈之敵,且凝空停滯百息而不動,謂之九境。

此三境謂之上三鏡,上三鏡圓滿,能天人合一,羽化而成仙。

“淩空而立,我好像可以,但不知道能堅持多久。”聽孔昭林介紹完武道九境之後,小德暗自思索,自己究竟達到了哪一境界。

隨即隻見小德運轉全部內力聚於腳下,接著輕輕一躍,至丈許來高,隨後停滯於空中。

“一息,二息,三息……”

至二十五息,小德身體開始顫抖,又過三息,小德終於堅持不住,開始向下飄落。

“天呐,你真是個怪物,不過十六歲的年紀,竟半隻腳踏入了上八境,我比你大接近十歲,也僅僅達到中六境而已。”

見小德已經半隻腳踏入八識境,孟飛心中仍有的不服此刻完全煙消雲散,即使自己的師父也才僅有上七境的實力,自己敗給小德,理所當然,於是感歎道,“小德兄弟,竟有此實力,那今晚雌雄雙盜必定是要無功而返了。”

“我強敵弱之後,我們是否應該思考,雌雄雙盜為何要盜取這《蘭亭集序》?”唐吉將手中的《子明手劄》閱讀完畢之後,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