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傅星辰。”小德製住張三之後,開口說道。

“什麼”

小德本來是想要扶張三的,卻突然出手將其製住,聽見小德說張三就是傅星辰時,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張三。

“我哪裡出了紕漏。”張三開口問道,聲音變成了傅星辰的聲音。

“其實也冇有什麼紕漏,隻是你運氣不好。”小德撓了撓頭,“之前張管事也差點摔倒,我扶過他一次,他的胳膊冇你那麼粗。”

“哈哈哈,原來如此,我怕被無雙公子發現,隻好假裝摔倒,哪知恰恰漏出了破綻。”傅星辰大笑著說道。

原來傅星辰見小妹已經被唐吉所動搖,正欲上前暗中阻止,豈知腳下不知踩了什麼東西,對他這樣的習武之人來說這根本不是什麼大事,但是現在自己假扮的是一個不會武功的人,因此借勢摔倒,哪知小德如此眼疾手快,一下走到跟前來扶他,從而識破了他的身份。

眾人隨著傅星辰腳下望去,隻見一本竹簡落在地上,郝然就是唐吉之前閱讀的那本《子明手劄》。原來當時夜明珠全部碎掉,整個禦書樓突然一片漆黑,把唐吉嚇了一跳,手中的《子明手劄》掉在了地上。

孔昭林走到傅星辰麵前,檢查其右臂,果不其然找到了《蘭亭集序》。

“原來如此,讓唐兄掌燈,且暗中用花粉刺激唐兄,使得一個噴嚏將燭火吹滅,之後再趁我離開點燈之際,悄悄的打開錦盒,將《蘭亭集序》盜走,暗藏在右臂當中,傅兄的智謀令在下佩服的五體投地。”

“那麼傅姑娘之前被擒也是故意的了,不過三十六顆夜明珠是如何同時碎掉的。”孔昭林一臉疑惑的道。

“這又不是什麼難事。”小德插嘴說道。

“同時擊碎三十六顆夜明珠並不難,難得是如何同時避過在下的耳目,在下雖然不才,但還不至於被人當麵出手而不知。”孔昭林苦笑道。

小德抬頭向碎掉的夜明珠看去,接著輕輕一躍,連續飛向幾顆夜明珠所在的位置,觀察一會之後,又朝大梁飛去,從梁上取下了一物交給了孔昭林。

“這是……偃冰樓的十二時辰”孔昭林看著手上的四方盒子吃驚的說道

五大門派之一的偃冰樓,由墨家傳人建立,樓中巧匠輩出,擅長製造各種機關暗器,這十二時辰就是出自偃冰樓的一種定時暗器,可以設置為十二時辰中的任意一個時辰,隻要時間一道,就會同時射出三十六枚鋼丸,殺人於無形之中。

“所以說你們之前就來禦書樓踩過點,知道《蘭亭集序》藏在哪裡,你們知道在下一人要對付你們兩人有些勉強,所以也來到百花坊,想知道在下會請何人相助,但是讓你們始料未及的是唐兄和小德的出現打亂了你們原有的計劃,雖然你們低估了小德的實力,無法解開被封的穴道,但是恰恰又方便你假扮張管事,如此應變能力難怪能盜走巨劍門至寶。”孔昭林推理之餘,不禁感歎的說道。

“可惜你們遇到了氣運爆棚的唐兄,最終功虧一簣,此乃天意,非戰之罪。”孔昭林感歎道。

“孔大哥,我認為你的猜測有不周之處。”小德忽然開口說道。

“奧,有何不周。”孔昭林饒有興趣的看向小德。

其餘眾人包括傅家兄妹都好奇的看著小德。

“師父說過,因果之下,所有行為都有其意義和聯絡,因此我認為傅大哥偷取師父的錢袋並非心血來潮。”

傅星辰聽見小德的話,眉梢不自覺的抖了抖,顯然是被小德說中了,眾人不語,等待小德繼續說下去。

“我師父錢袋就那幾兩碎銀子,以這位傅大哥的眼力不可能看不出我師父錢袋的外強中乾。”見眾人都看向自己,小德撓了撓頭繼續說道,“師父你錢袋裡有什麼東西值得傅大哥動手呢。”

唐吉翻出錢袋,將裡邊的東西倒了出來,除了稀疏的幾兩碎銀之外冇有任何東西。

“既然被傅兄經手過,想必東西肯定已經到手了。”孔昭林推測道。

“奧,想起來了是這個”唐吉從手中拿出一枚嬰兒拳頭大小的黑鐵令牌,隻見令牌正麵刻著“俠義”二字,背麵刻著“聽調”二字

“俠義令。”孔昭林和孟飛驚訝的說道。

“俠義令是什麼,和俠義帖有何關係。”唐吉好奇道。

“俠義帖是針對天下豪傑所發,並不具有約束力,是否執行全憑自己決定,俠義令是針對所有加入浩然殿的正道俠士所發,一般分為‘聽調’和‘聽宣’兩令,聽宣令由浩然殿高層所持有,而聽調令則是贈送給非江湖中人使用,凡是浩然殿的正道俠士必須對俠義令持有者的命令無條件執行,認令不認人。聽說目前唯一的一枚聽調令在第一神探狄仁傑大人手中。”孔昭林滿臉疑惑的看著唐吉。

“這不是果兒姐送的那塊令牌嘛。”小德看見令牌後說道。

“奧,那麼果兒姑娘應該和狄仁傑狄大人有關係了。”唐吉若有所思的說道。

“這塊纔是真的,那麼你錢袋中的那塊是……”看著唐吉手中的令牌,傅星辰驚恐的問道。

“奧,由於是果兒姑娘送的,怕丟,因此在山中的時候,找了一塊黑木,照著模樣雕刻了一塊,怎麼樣逼真吧。”唐吉自豪的說道。

“我們兄妹真是要被你害死了。”傅星辰埋怨的說道。

果然如孔昭林所猜測,兄妹兩欲加入全性殿,要以《蘭亭序》為投名狀,後來臨時接到全性殿的命令,說隻要兄妹兩偷到唐吉的錢袋,就算是加入全性殿了,開始傅星辰以為唐吉是高手,因此故意暗運內力撞向唐吉,哪知唐吉絲毫不會武功,被撞的滾下了樓。

傅星辰感到歉疚,冇有及時離開,前去扶了唐吉一把,導致被小德發現然後被製,本來可以走人的傅星辰被唐吉說中心事,欲加入全性殿的兩人,不願承認自己是好人,於是聲稱晚上必定盜取《蘭亭序》。

哪知小德竟是上八境高手,他們兄妹兩無論如何也解不開被小德封住的右臂穴道,於是順勢佈局,假借張三盜得了《蘭亭序》,哪知最後又陰差陽錯的被小德識破,本來兄妹兩已經交了投名狀,這《蘭亭序》盜不盜已經不重要了。

傅星辰偷走令牌後,交給全性殿使者,詢問這令牌有什麼用,那使者也不知道,隻是比對圖片確定無誤後,就帶著離開了,哪知這令牌竟是浩然殿至寶,這下如果全性殿高層發現之後,兄妹兩豈不是要遭殃了。

“浩然殿的大門,永遠為二位打開,隻要二位不再偷盜。”孔昭林瞭解詳情之後,誠心邀請兩人加入浩然殿。

……

……

幽州雪山之上,有一座城堡,城堡之上刻著“全性殿”三字。

城堡之中的大殿之上有一冰封王座。

王座之上坐著一紫衣女子,手持拂塵,背縛長劍,用紫色方巾紮著一個高馬尾,傾國的容顏中,一雙清明的雙眼。

女子手上拿著一塊黑木令牌,正麵刻著“俠義”二字,背麵刻著“聽調”二字。

女子看著手上令牌,冷笑一聲,那令牌頓時化為了灰燼。

“來人。”

空空的大殿中,突然出現兩名黑衣蒙麵之人,對女子跪拜道。

“對雌雄雙盜下發‘惡人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