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玄之又玄

唐吉將上官雪所傳授的行氣口訣爛熟於心之後,就進入了客房之內。

隻見客房之中,上官雪準備了兩個巨大木桶。

裡邊裝滿了沸騰袪寒藥水。

雪初晴已經被上官雪褪去衣裳放在木桶之中。

唐吉看見雪初晴那若隱若現的香豔之軀,不禁心中浮想聯翩。

上官雪見狀,眉頭一皺,“唐少俠,引氣之時,需要心無雜念,否則極易走火入魔。”

聽見上官雪提醒,唐吉當下心中默唸非禮勿視,壓下心中慾火。

上官雪見狀滿意的點了點頭。

“那個,上官姑娘,您能否迴避一下。”準備褪去衣服,進入木桶的唐吉,看見上官雪仍在,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說道。

見唐吉麵露羞澀,上官雪掩麵一笑,轉過身去,背對唐吉。

“上官姑娘,劣者已經準備好了。”

上官雪轉過身來,隻見唐吉已經進入木桶之中。

上官雪拿出加熱後的一百四十四根金針,均分成兩組,繫上寒蟬冰絲,然後開始將金針打入唐吉七十二處大穴。

暴露在上官雪麵前的唐吉,不禁麵色微紅。

“唐少俠,心無雜念,自當百無禁忌。”見到唐吉模樣,上官雪開口說道,語氣不似平時那般冰冷。

隨後,上官雪將另外七十二根金針打入雪初晴體內。

……

……

當七十二根金針,連接兩人七十二處大穴之後,雪初晴體內的陰寒真氣,如同堵塞已久的江水,忽然找到了疏通渠道,開始向唐吉體內湧入。

開始之時,在熱水桶之中的唐吉,隻感覺有寒氣入體,和木桶之中熱氣中和,使得自己甚是舒服。

但是下一瞬,強烈刺骨的冰寒之意,使得熱水之中的唐吉全身豎起了雞皮疙瘩。

“唐少俠,請趕快運行我交給你的行氣之法。”上官雪見狀趕緊提醒道。

聽見提醒,唐吉按照上官雪所授之法,開始引導入體的陰寒真氣。

唐吉幼時也曾學武,但是無論如何修煉,都冇能凝精成氣,修出內力來。

當陰寒真氣進入體內之時,唐吉恰好真正體驗內力運轉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陰寒真氣方一入體,唐吉全身一震,猶如觸電,這陰寒之氣,幾乎要將其血液全部凍結起來,唐吉雖然不懂武功,亦明白如若讓陰寒真氣將血液凍住,那麼自己當下必死無疑。

於是全力催動上官雪所授的行氣之法,豈知這股真氣竟然絲毫不為之所引,而是如脫韁野馬般竄入到唐吉血脈當中,唐吉當下心中大急,方寸失守。

那股陰寒真氣,冇有了唐吉意識的壓製,更是肆無忌憚,在唐吉體內四處亂竄。

那用來中和的熱水,一下子冰冷了下來,隨後開始漸漸的結成冰晶。

上官雪見狀,心知不妙,當下欲將唐吉身上金針拔出。

“上官姑娘,請等一下。”

見上官雪要拔出自己體內的金針,唐吉趕忙出聲阻止道。

……

……

雷七指和癲不亂同時運轉內力,聚於五感之上,試圖找到說話之人在何處,但是五識掃過方圓十丈之內,絲毫冇有找到任何人。

就在這時,那人聲音再次響起,“兩位請來廂房一敘。”

兩人五識進入廂房一掃,裡邊仍是空無一人,不禁相互一視,都看見對方臉上驚訝之色。

進入廂房之後,隻見一人坐在正中主家位置之上,兩人再次大驚,如此近距離他們仍然感覺不到眼前之人的氣息,這人隱匿形跡的功夫可謂出神入化,兩人同時心中大喜,如果此人出其不意的偷襲劍聖,必定能夠成功。

“兩位前輩,實在抱歉,聖女出現意外的狀況,我們還真的冇有想過,好在這次行動的目標是劍聖,殿主讓區區全力配合聖女,所以區區恰好知道行動的關鍵,雷前輩既然殺了文曲星,這真是天助我等……”

聽完這人將秘密說出來之後,雷七指和癲不亂皆感震驚不已,“這……訊息……從何而來?”

“前輩毋庸置疑,訊息冇有半點問題。”

“好……好,劍聖自詡正道棟梁,竟然做出此等之事,品劍大會定然叫他身敗名裂。”癲不亂激動的說道。

……

……

痛苦不堪的唐吉,之所以阻止上官雪,並非是要逞能,而是他腦海之中,突然出現一些梵文。

那些梵文,唐吉已經爛熟於心,雖然並不知道其中的含義,這些梵文正是自己劍鞘上的梵文。

此時雖然仍不知道這些梵文是何意思,但是卻自有一股祥和之感,使得唐吉的痛楚減輕。

忽然唐吉腦海之中的梵文拆成筆畫,這些筆畫竟然變成了若乾箭頭,唐吉看著這些箭頭,體內陰寒真氣一下子由脫韁野馬,轉變成溫順的小馬駒,順著自己的任督二脈,運行了一小週天,隨後又運轉至全身經脈,完成一個大周天。

那股陰寒真氣在唐吉筋脈中運行十四個小週天和七個大周天之後,其中陰寒屬性,竟然漸漸散去,隻留下一股精純的真氣緩緩流入唐吉的丹田之中。

接下來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那些精純真氣,竟然反氣回精,散入唐吉全身。

上官雪不可思議的看著唐吉,本來黝黑的皮膚竟然一點點變得晶瑩紅潤起來,並且整個人開始變得硬朗結實不少,仿若脫胎換骨,整個人一下英俊了不少。

此時唐吉,也進入一種玄妙狀態,他彷彿來到了一座廣場,眼前有三千比丘,羅漢,菩薩,口唸梵文真經,圍坐於一口金鼎之前,金鼎之中有三昧真火熊熊燃燒。

那些梵文真經轉化成一股股的祥和聖氣,向金鼎上空飄去。

唐吉抬頭看去,隻見一尊如來聖相靜坐於金鼎上空,法相盤膝而坐,左手置於丹田之處,右手粘蘭花指於胸前。

那些祥和聖氣,聚集於如來聖象之前,開始高速旋轉壓縮,最後凝結成一滴滴液態精華。

如來聖相,口吐玄妙真言,那滴滴精華,就向金鼎之中飛去。

許久之後,在三昧真火的淬鍊之下,金鼎之中出現一柄通體晶瑩的無瑕之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