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昭林和上官雪乘船去賞西湖夜景,孔昭林用了許多美味的糕點將小德拐走,隻留下唐吉和雪初晴二人獨自遊賞西湖夜景。

唐吉雪初晴並肩而行至斷橋之上,隻見許多少年少女,或牽手,或相擁,往來於斷橋之間。

緩步行走於往來眾人之間的唐吉和雪初晴,雙手有意無意的相互碰撞著,唐吉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起來,心跳也越來越快,並且時不時的偷瞄著雪初晴那絕世的容顏。

“公子,初晴臉上有什麼東西嘛?”

“冇有,很乾淨。”

“那為何公子總是盯著初晴看。”雪初晴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幾字幾乎快要聽不見。

“劣者……失禮了。”唐吉不好意思的彆過了頭。

“公子……你……不舒服。”雪初晴輕聲問道。

“冇……冇有。”

“初晴聽得公子呼吸急促,心跳加快。”雪初晴雖然失去記憶,但是身懷無上內功,耳目自然異於常人,唐吉的一舉一動,都被她瞧得一清二楚。

“雪姑娘,劣者……劣者……”唐吉用儘全身力氣,試圖說出自己對雪初晴的愛慕之情,但是似乎有人用雙手扼住其喉嚨,使其說不出關鍵的幾個字。

“什麼?”雪初晴柔聲問道,嬌羞的低下頭去。

“劣者覺得這西湖夜景,甚是美麗動人。”唐吉最終冇能說出心中那抹柔情。

“額。”雪初晴語氣之中帶有一絲失望。

“公子,這支簪子真漂亮,能送我嘛。”行至一處首飾攤前,雪初晴停下了腳步,拿起一隻鴛鴦玉簪說道。

“當……當然。”

“請公子幫初晴帶上。”

唐吉拿起玉簪,將其插在雪初晴的秀髮之中。

就在這時,雪初晴忽然柔情一吻,使得唐吉全身如觸電一般,愣愣的呆住。

雪初晴扭過頭去,拉著唐吉的手。

兩人緩緩而行,共賞這西湖美景。

此情此景,有詩讚曰: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

……

八月十四,論劍海。

論劍海原是西湖之中的一座荒島。

相傳當年劍聖葉凡初出江湖,揮劍斬殺蜀中五惡,由於是第一次殺人,使得天性仁慈的劍聖,心緒極度不安,產生走火入魔的征兆。

恰逢其時,劍聖來到西湖中的一塊荒島之上,看見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猶如一柄參天巨劍,看著巍峨劍峰,使得劍聖不安的心神寧靜了起來,於是劍聖開始登峰。

七天之後,一聲長嘯從雲端傳來,響徹整個西湖。

冇有人知道劍聖登峰之時,發生了什麼,隻知道劍聖在劍峰之中,悟出了不殺之劍,從此不再殺一人,不管那人是如何窮凶極惡,劍聖也隻擒而不殺,將其交由官府處置。

即使這人出獄之後,仍舊惡性難改,劍聖仍舊擒而不殺,將其再次交給官府之人。

也正是從劍峰下來之後,大唐江湖成為了劍聖的時代,劍聖憑藉不殺之劍,敗儘天下高手,進而無敵於江湖,江湖中人敬仰其仁慈,將天下第一的稱號贈與劍聖。

成名之後的劍聖,回到這荒島設立了論劍海,接受天下劍者的挑戰,未嘗一敗。

所謂: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

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這平平無奇的荒島,因為劍聖葉凡的居住,成為了江湖上的一處聞名勝地。

……

……

唐吉等人方一登上論劍海就引來無數少俠的目光。

孔昭林曾建議雪初晴和自己一樣戴個鬥笠,否則太引人注目。

但是被雪初晴所拒絕,雪初晴認為靈台清明,自然不需介意外界的乾擾。

孔昭林雖然佩服雪初晴的境界,但是仍舊帶著鬥笠,他可不想讓上官雪因為彆的女子對自己癡迷,而產生不悅。

就在幾人大讚論劍海風景秀麗之時,忽然聽得前方有爭鬥之聲。

尋聲看去,隻見有兩撥人對立而站,劍拔弩張,唐吉等人好奇之下,加入圍觀的隊伍,想弄清楚發生何事。

隻見左邊一波人,人人手持長劍,身穿藍底紅邊的武士服,為首一人,十七八歲,正指著對方叫罵著,他身旁有一人受傷倒地。

右邊的一撥人,皆是身穿緊身胡服,揹負長刀,其中一麵方耳大之人,手握長刀,顯然剛剛與人交過手。

原來兩撥人分屬靈劍派和霸刀門,是餘杭城的兩個小門派,前來參加品劍大會,靈劍派的弟子譏笑品劍大會是劍道大會,使用刀的門派來湊什麼熱鬨,霸刀門則嘲笑靈劍派是不入流的小門派。

然後雙方各派出一名好手進行比試,靈劍派之人認輸之後,無法接受霸刀門的侮辱,於是再次出手,被那方臉大耳之人打成重傷。

於是雙方開始爭執不休,很有可能引發一場不小的衝突。

唐吉弄明白事情始末之後,正欲出麵調解。

忽聞背後叮叮噹噹聲音響起。

隻見一人身穿紅色武士服,揹著一把比湛盧還要笨重的巨劍,劍柄處連有鐵鏈環繞整個劍身,當作劍鞘。鐵鏈之上係滿了鈴鐺。

隨著來人的腳步叮叮噹噹的響個不停,眾人紛紛回頭,朝其望去。

“許兄,你來了。”那靈劍派為首之人看見來人後,臉上一喜,當下揮手朝來人招呼道。

“這靈劍派是血衣坊的附屬門派,這身背巨劍之人,名喚許癡,善使巨劍,在血衣坊年輕一代中能排入前五之列。”孔昭林給唐吉介紹道。

“聽聞許癡的重劍上繫有十三顆鈴鐺,與人過招之時,鈴鐺都能不響一聲,為何現在卻叮叮噹噹。”唐吉想到朱潛介紹許癡時所言,但是現在鈴鐺卻響個不停,於是好奇問道。

“這不是想讓人知道他來了嘛。”

那許癡朝靈劍派為首之人點頭之後,看向對麪霸刀門那方臉大耳之人,開口問道:“是你把他打傷的。”

那人知道許癡威名,心中雖有些膽怯,但仍然答道:“拳腳無眼,既然技不如人,就應該俯首認輸。”

“是你先侮辱我靈劍派在先。”靈劍派眾人有人說道。

“住嘴,這我仁兄說的很有道理,既然技不如人何必出來丟人現眼。”許癡對靈劍派之人嗬斥一聲之後,又轉頭對那方臉大耳之人說道:“不知在下,是否有資格和閣下討教幾招。”

“許兄大名如雷貫耳,在下不是對手。”

“奧,看來霸刀門也不過如此。”許癡冷冷的說道。

“在下不才,希望許兄指教。”

聽見許癡的話後,方臉大耳之人隻能硬著頭皮接受挑戰。

而許癡的這句話正是方臉大耳之人,之前對倒在地上的靈劍派之人所說。

江湖中人可以自己蒙羞,但是絕對不能讓師門受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