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雪初晴這麼一提醒,孔昭林又來了興趣,看向了唐吉手中那把平平無奇,卻又有些怪異的劍。

“唐兄,你在得到這把劍之前,也是這樣感覺不到我們的鬥氣嘛。”孔昭林饒有興致的問道。

“劣者本來都打算和父母學經營了,恰巧得到高人贈送寶劍和閱讀了張才子的‘俠歌行’才決定出來闖蕩江湖,基本上冇怎麼何人交過手。”

“在下實在好奇,那朱潛是否將你當成失散多年的兄弟,竟然能給你講那麼多江湖見聞。聽你開口絕對以為你是江湖高手,這麼高的那種。”孔昭林用手比劃一人多高的距離,“但是你的真實江湖經驗幾乎是在地底下的,真不明白在遇見小德之前,你是如何走過來的。”

“‘俠歌行’中不是說了,心中正氣長存,自當無敵天下……”

“停……明天見到師兄,我肯定勸阻他,以後不要再寫那些害人的詩詞了。”

“現在我們重新試驗一下。”

孔昭林將劍從唐吉手中拿了過來,然後全身鬥氣襲向唐吉。

唐吉冇有任何反應。

孔昭林充滿殺意的鬥氣襲向唐吉。

唐吉仍舊冇有反應。

“小德,你試試”

小德磅礴鬥氣釋放。

唐吉依然冇有反應。

“好了,試驗失敗和劍冇有關係。”孔昭林失望的說道。

“可能是唐公子無意中窺得劍中奧妙”雪初晴解釋道。

“小德,你不是說這劍很特彆,到底特彆在哪裡。”停了雪初晴的話,孔昭林想到小德拜唐吉為師的過程,於是轉頭向小德問道。

“我第一眼看見就覺得很奇特”小德認真的說道。

“哪裡奇特了,除了刻著些冇人看得懂的梵文外,就是一普通的劍鞘。”孔昭林端詳著劍說道。

“這還不奇特啊,師傅這柄劍到底該怎麼使用啊。”小德又好奇的問道。

“那高人曾說過,當天下陷入危機之時,自然就會知道如何使用。”

“聽見了吧,你師父是個大忽悠,當今太平盛世,哪有什麼危機。”孔昭林白了唐吉一眼說道。

“不可能,師父這樣說,肯定就是這個道理。”小德對唐吉異常的信任。

“有冇有這鐘可能,這柄劍鞘原先藏著一把名劍,隻是現在名劍丟失了,隻留下了劍鞘。”雪初晴提出了自己的見解。

“雪姑娘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我以前怎麼就冇有想到這種情況呢?”孔昭林聽完雪初晴的話,恍然大悟的說道。

“不過這劍柄和劍鞘很搭配啊。”上官雪說道。

雪初晴接過劍,拔劍出鞘,隻見劍鞘和劍柄完美契合,再看劍柄處冇有任何斷裂痕跡,彷彿鑄劍之時,根本冇有打造劍身一樣。

“訶德。”

雪初晴看著劍柄上的梵文,開口唸到。

“雪姑娘懂得梵文。”孔昭林見雪初晴看著劍柄上的梵文念出來,驚訝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隻是看見劍柄上的梵文,下意識的唸了出來。”雪初晴搖了搖頭說道。

“咦?這柄劍竟然和我的名字相同。”小德驚呼的說道。

“原來你叫何德啊,為什麼一直不告訴我們”孔昭林見小德竟然叫何德,笑著說道。

“你們又冇問過我。”小德撓了撓頭說道。

“這柄劍叫訶德劍,小德也叫何德,看來冥冥之中自由定數,不知道小德以前的師父到底是何方高人。”雪初晴不禁發出感歎,隨後又開口問道:“小德你師父後來去了哪裡,你知道嗎?”

“不知道,我隻記得師父說他要去一個很遠的地方,他說所有人最終都會到那裡去,他會在哪裡等著我,讓我不要想念他。”小德回憶的說道。

眾人立刻明白過來,小德的師父應該大限將至,為了不讓小德難受,所以才選擇離開。

“既然如此,小德你能不能看懂這些梵文,或者向你那唐大忽悠師父那樣,生出玄妙的感覺。”孔昭林不願點破小德的師父可能已經離世,趕忙轉移話題道。

“冇有,師父曾把他觀劍的感受,給我講過,但是我絲毫看不出什麼端倪,可能是我資質太差了。”小德一本正經的說道。

“十六歲就半隻腳踏入上八境,如果這樣的資質也算差。那我等就隻能用廢柴來形容了。”孔昭林聽見小德的童言無忌,感歎的說道。

……

……

唐吉幾人來到了一片斷崖之前,隻見許多來參加品劍大會的少年俠士們,紛紛停留在斷崖之前。

隻見這斷崖有百來丈寬,兩者之間隻有一根鐵鏈相連。斷崖之下是滔滔江水。

難道這就是劍聖的第一道考驗?

眾人心中這樣想到。

劍聖召開品劍大會,冇有任何限製,隻要二十五歲以下,自認為有一片俠肝義膽,就可以於八月十五,前來論劍海。

少年俠士們來到論劍海之時,彆說見到劍聖,就是連接引之人也冇有一個,不明所以的少年們紛紛在島上亂轉,欣賞秀麗風景。

當看見斷崖對麵那高聳入雲的劍峰之後,少年們開始明白,真正的論劍海就在斷崖對麵,而通過斷崖唯一的方式就是通過鐵鏈。

百餘丈的鐵鏈,對中五境的少年俠士來說,自然不再話下,因此劍聖傳人,還是有一定的篩選條件的,至少武道修為要達到中五境。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之時,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出現了。

隻見一個身穿灰色道袍,眉清目秀的小道士走上了鐵鏈,其輕身功夫一提,健步如飛的行走在鐵鏈之上,如同走在平地上一般。

不多時,小道士就走過了鐵鏈的一半,就在這時小道士彷彿遇到了阻力,速度慢了下來。

當走到鐵鏈的二分之一時,小道士腳步幾乎停滯。

斷崖這邊的少年們才明白劍聖的考驗,冇那麼簡單。

“啊”

叫喊聲響起,少年失腳跌入了斷崖之下。

“噗通”一聲之後,那少年的聲音再度傳來:“救命啊,我不會遊泳。”

就在有人慾下斷崖,潛入水中施救之時,一葉扁舟駛入那小道士身邊,將其救了起來。

一眾少俠,心下一安,原來劍聖前輩還是有安排的,自己不會有生命危險。

但是一時之間,冇有人再貿然踏上鐵鏈。

就在這時小德突然跳上了鐵鏈,一路小跑的衝到了斷崖對麵。

就在眾人驚訝小德為何方神聖之時,有眼尖之人認出了小德

“那是罪惡剋星的徒弟小德,有上八境的實力。”

於是眾人對小德無障礙的通過鐵鏈,再冇有任何質疑。

就在此時,驚呼聲起,雪初晴拉著唐吉的手準備渡過鐵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