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你又進入了那種玄妙狀態。”聽完唐吉講述自己通過鐵鏈時的過程,孔昭林不敢相信的叫道。

孔昭林判斷,這次鐵鏈橋的考驗,應該是劍聖前輩留下的鬥氣考驗。

傳說,頂級高手不僅可以將鬥氣留在某一處,並且保持暫時不會散去,而且其鬥氣還可以使人產生幻覺。

那鐵鏈中點處的考驗,應該就是劍聖留下的鬥氣。

而這股鬥氣可以使人產生幻覺,因此鐵鏈中眾人纔會看見飛劍向自己攻擊,這飛劍的數量應該根據試煉之人的實力不同而不同。

如小德看見了上萬把,孔昭林隻看見二三百把,而唐吉則隻看見一把,並且飛劍會隨著試煉之人的實際試煉過程而變化,孔昭林最後過橋之時就有近千把飛劍。而唐吉則更不得了,已經和小德相同。

“這次劣者好像把那套奇特步法給記住了。”唐吉慶幸的說道。

“真的?快給我展示一下。”

孔昭林對唐吉那能躲過劍聖考驗的身法充滿了好奇,於是催促唐吉演示一遍。

唐吉擺好架勢,半天卻冇有任何動作。

“你又怎麼了?”

“劣者不知道該如何演示。”唐吉窘迫的說道。

就在這時,雪初晴突然拂塵一掃,從唐吉背後偷襲而來。

唐吉彷彿後背長了眼睛一樣,以毫厘之差,完美的躲過了雪初晴的偷襲。

雪初晴見唐吉躲過自己的偷襲之後,冇有絲毫停頓,以拂塵握柄朝著唐吉左肩點去。

這次唐吉卻根本反應不過來,被點了個正著。

好在雪初晴出手並冇有動用內力,因此唐吉冇有受到內傷,但是雪初晴習武多年,冇有內力的一擊也會讓普通人疼痛難當。

“公子,你冇事吧。”雪初晴見傷著唐吉,趕忙關心的問道。

“劣者冇事。”

“看來應該要在你冇有意識到的情況下,才能使你施展出那上乘身法。”

孔昭林見雪初晴的偷襲,唐吉都能躲過去,但是當麵一招,唐吉卻反映不過來,於是判斷唐吉隻能在無意識的危險之中才能使出那上乘身法。

話剛說完,同時出其不意的,身法靈動,朝著唐吉攻來。

唐吉隻見,上一瞬孔昭林還在好好說話,下一瞬竟突然朝著自己襲來,本能的身形一閃躲過了孔昭林的偷襲之招。

孔昭林見唐吉躲過自己一招,接著右腳橫掃,試圖將唐吉絆倒。

巧妙的是,唐吉以一個不可思議的弧度,一寸之差的躲過了孔昭林的一腳,同時以孔昭林來不及反應的速度繞道了其身後。

孔昭林見唐吉身法怪異,當下一驚,一個前空翻,同時左腳上抬猛地攻向唐吉腹部。

唐吉如同一個不倒翁似得,向後傾倒到極限角度,躲過了孔昭林左腳攻勢,起身之後,又不可思議的來到了孔昭林麵前。

孔昭林護體真氣,竟然本能的運轉起來。

“唐兄,這絕對是一套上乘身法,你剛纔都迫使我護體真氣本能運轉了。”

孔昭林一個起身,退後十步,與唐吉保持距離後說道。

“公子身法,果然玄妙。”雪初晴也不禁讚歎道。

“唐兄,你知道使我護體真氣自行運轉,意味著什麼嘛。”

唐吉聳了聳肩,表示不知道。

“表示那一刻,你讓我感到危險了,方纔如果換做他人,像唐兄那樣出現在我麵前的話,我肯定就會全力出手了。”

“師父,我感覺你方纔的步法可能和某種武功是相互配合的。”小德突然說道。

“我也這樣認為,公子每次躲避孔公子的招式之後,都會立刻發現孔公子的招式間隙,如果是武林高手,在那一刻出手,孔公子可能就受傷了。”雪初晴讚同小德的看法。

“的確,唐兄數次逼入我的要害,卻不知該如何出手,應該就是欠缺了某種招式。”孔昭林回想唐吉突然出現在自己身邊,卻不知道該如何出手,也點頭認同道。

“師父,我想學這套身法。”小德說道。

“可是,劣者並不知道該如何教你。”唐吉無奈的搖了搖頭,難得自己這個小徒弟想要學點東西,但是自己卻不知道如何教授。

“或許我有辦法,師父小心了。”

小德方一說完,就朝著唐吉搶攻了過去,出手之快完全超過了孔昭林和雪初晴的反應。

但是唐吉竟然如同事先知道小德會從何處攻來一般,提前躲避開來。

更令孔昭林吃驚的是,唐吉在小德手上東閃西避堅持了三十招有餘,這已經達到了孔昭林和小德交手的極限了。

雪初晴好奇的看著小德的出手,彷彿認為唐吉能躲過小德的招式是理所當然的。

又過了二十招,唐吉竟然能嚮應對孔昭林的試探那樣,避過小德出手之後,提前預判出小德的空隙。

隻是唐吉不懂得如何攻擊,否則真有可能抓住這個空隙給出關鍵一擊。

正在孔昭林驚歎之時,唐吉又連連預判出小德招式之間的縫隙。

孔昭林不僅暗想,如果是自己抓住這個空隙,小德必定會受傷,隨即又連連搖頭,自己在小德這番連連攻勢之下,隻有被迫防守的份,那還能找到空隙。

於是不禁大罵老天不公,為何讓唐吉這種門外漢,習得這樣的上乘身法,隨後又心情平複想到,唐吉資質太差,修煉不出內力,所以學得上乘身法,也是老天的公平。

大約百招過後,小德收起了攻勢。

見小德停了下來,唐吉緩了口氣,竟然暈了過去。

“公子。”

“師父。”

上官雪趕忙為唐吉診脈。

“唐少俠,冇有什麼大礙,隻是體力耗儘,人虛脫了而已。”

聽完上官雪的話,眾人才反應過來,唐吉冇有內力,竟然還能在小德手上,堅持一百多招,這上乘身法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小德為唐吉運氣療傷,不久唐吉便醒了過來。

“小德,你學會那步法了嘛?”唐吉醒來之後,最關心的是小德是否學得自己那神秘步法。

“學會了,並且我覺得這身法應該是一套劍法。”小德回答道。

“什麼?”孔昭林幾人,聽見小德的看法後,驚奇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