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刀當下真氣飽提,全力逃走,忽然感到身後之人越追越近,索性停了下來。

隻見一青衫女子,手持洞簫,飄然落在不二刀麵前的樹枝之上,女子雖冇有雪初晴,上官雪般美若天仙,但是也柳眉鳳目,櫻唇高鼻,體型雖然消瘦,卻有一對傲人雙峰。

不二刀回頭,一眼看見那傲人雙峰,不禁嚥了咽口水。

女子看見不二刀這輕浮表情,不禁微怒。一手仙女散花,一梭子暗器朝著不二刀打去。

不二刀以巧妙身法躲避了過去。

不過這女子並冇有認為那些暗器能傷到不二刀,打出暗器的同時,舉起洞簫吹奏起來。

這女子在江南五傑中排名第三,名叫“踏雪無痕”淩飛燕,輕身功夫舉世無雙,一曲淩波飛燕,擾人心神,殺人於無形當中。

蕭音之下,不二刀驟見淩飛燕如天女下凡般飄然飛至自己身前,手中洞簫已然不見,取而代之的是袖中兩條藍青絲帶,翩然舞動。

曼妙舞姿之下,兩根絲帶如利刃般飛向不二刀。

不二刀欲揮刀反擊,但是耳中聽著天籟之音,眼中看著絕世舞姿,竟然使得自己不願對其出手,隻能以輕身功夫閃躲,

漸漸的不二刀對手中天斬產生一股厭惡之感,欲將其丟之而後快。

就在不二刀欲將天斬丟棄之際,忽然天斬之中一股寒流傳入腦海,不二刀瞬間明白自己陷入意識之境。

當下全身鬥氣儘數釋放,天斬出鞘,不二刀將內力灌注天斬之中,朝眼前淩飛燕斬去。

蕭聲驟然停止,淩飛燕噴出一口鮮血。

“生一刀,死一刀,生死由來不二刀,姑娘小心了。”

不二刀說完揮刀朝著淩飛燕砍來。

淩飛燕音波功被破,正在回氣當中,當下動彈不得。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柄拂塵出現擋住了不二刀雄厚的刀勢,接著拂塵一掃,其中強烈氣勁使得不二刀當場噴出一口鮮血,向後倒飛出去。

不二刀就地一滾,暗提一口真氣就要逃走。

“你跑的了嘛?”

一襲紫色素衣,手持拂塵,背縛長劍的雪初晴嬌喝道。

聽見雪初晴的聲音,不二刀動作一滯,就被雪初晴趕到身旁點住了穴道。

“不知這位妹妹如何稱呼。”

“小妹‘快雪時晴’雪初晴。”

“妹妹當真是天下下凡,尤其那雙眼睛,彷彿不食人間煙火。”淩飛燕看見雪初晴的絕世之姿,當下三分嫉妒,七分讚美的說道。

“姐姐,過獎了。”雪初晴看著淩飛燕那傲人雙峰謙虛的說道。

看著平平無奇的雪初晴,淩飛燕自信的挺了挺雙峰。

……

……

“師父,什麼是意識之境啊”小德向唐吉問道。

“劣者也不清楚。不過明天就是品劍大會了,即使你無法獲勝,也可以向劍聖前輩請教解惑。”唐吉見小德問自己武學上的問題,笑著搖了搖頭說道。

“師父我在和雪姐姐在意識之境交手的過程中,從劍鞘中拔出了你所說的那把無瑕之劍。”

“是嗎?贈我劍的高人曾說過,此劍隻有在天下陷入危機之時,才能使用,看來以後不能隨便再借給你了。”唐吉神色嚴肅的說道。

忽然小德警惕的看向某處。

下一刻就有三到人影從小德所看的方向出現。

三人都身穿蒙麵黑色夜行衣,兩人持輕劍,一人背重劍。

成合圍之勢,將唐吉二人包圍。

“光天化日之下,藏頭掩麵,汝等是何方宵小,膽敢在劍峰撒野,叨擾劍聖前輩清修。”唐吉正氣凜然的嗬斥道

“交出手中寶劍,否則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二人的忌日。”

“公然搶劫,三位可知自己的行為,按照唐律可是要坐牢的。”

三人聽見唐吉話語,互相對視一眼,隨即不再多說,拔劍出鞘,向兩人搶攻而來。

小德見狀趕忙護在唐吉身前。

三人聯手合圍,將小德引離唐吉,然後一名手持輕劍之人,轉身襲向唐吉。

小德發現急欲追趕,卻被那使用重劍之人攔住。

小德當下大急,全身內力傾瀉而出,圍攻兩人似乎知道小德內力深厚,但是招式不足,因此不和小德硬拚,而隻是以靈活招式纏住小德,使其無法脫身。

唐吉見有人向自己攻來,慌忙之中,腳下特殊奇特步法踏出,巧妙的躲過了那人襲來一劍。

那人見狀並不驚異,彷彿早就料到唐吉能躲過自己攻擊一樣,劍招連出。

那人連續不斷的攻擊,都被唐吉以奇妙身法躲避。

小德見唐吉施展奇異步法躲避來人攻擊,當即心下一鬆,隨即也如同唐吉一般,腳下施展奇異步法,遊走於兩人圍攻之下。

但是苦於手中冇有合適兵器,無法施展上乘劍法,一時無法突破兩人合圍。

忽然小德想到了與劍雨交手時,劍雨棄劍之後,以劍指代替劍將自己困入意識之境的畫麵。

當下心中一動,有樣學樣,右手凝成劍指,將那上乘劍法施展開來。

合圍小德的兩人,見小德突然劍指揮動,以各種不可思議的刁鑽角度,朝著自己攻來,使他們的合圍之勢反而變成了招架之勢。

再看唐吉在敵人強攻之下,雖能以特殊步法躲避,但是呼吸開始急促,已經感到體力不支,忽然看見小德以劍指應戰二人。

突然想到,自己手中有劍,為何不做反擊呢?

於是在閃避對方一招之後,下意識的揮出手中之劍。

隻聽悶哼聲起。

唐吉被振飛了出去,暈倒在地。

小德見狀,大吼一聲“師父”身上浩瀚內力儘出,將合圍兩人震退,就朝著傷了唐吉之人攻來。

那人感覺小德以詭異身法攜浩瀚之力而來,當下急忙喊道:“小德兄弟,你師父冇事。”同時全身內力儘出,手中長劍迎向小德劍指。

兩人同時噴出一口鮮血,小德後退五步,那人後退四步半。

“小德兄弟,我們是浩然殿的人,是來對你們進行試煉的。”

三人摘掉麵罩後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