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杭城

“師父,城裡一直都有這麼多人嘛”

“城裡平時的確有不少人,但是這幾天要更多些。”

“為什麼啊。”

“因為還有十天就是品劍大會舉辦的日子了。”

“品劍大會是乾什麼的啊。”

“品劍大會就是……。”

說話的兩人正是唐吉和小德。

狄果兒在取得了三尾火狐的一滴心血之後,就匆匆與唐吉二人辭彆。

唐吉和小德在山中居住幾日,最終唐吉決定帶著小德前來參加品劍大會。

兩人長途跋涉來到了江南道的餘杭縣,從來冇有下過山的小德,彷彿發現了人間天堂,好吃好玩的新鮮事物,使的他目不暇接,看著小德唐吉不禁搖了搖頭,即使自己身價還算豐厚,但是一個月下來,也快要撐不住了。

……

……

兩人來到了餘杭最著名的客棧,百花坊

相傳天後與上官昭儀於餘杭避雪,時有暗香傳來,天後抬首,發現是梅花開放,甚是歡喜,但隨即認為,自己既然出現在此,怎能隻有梅花相迎,於是題詩一首曰,“明朝遊西湖,火速報春知;花須連夜發,莫待曉風催”

次日天明,百花齊放,龍顏大悅,於是建立了這百花坊。

百花坊中四季如春,百花齊放,引得天下才子佳人常年流連忘返。

唐吉師徒二人走進百花坊之後,彷彿進入了花海。

這百花樓共分三層,第一層擺有二三十張八仙桌,每張八仙桌之上擺有一種名花,正中央是一大戲台,正有舞姬在表演著。

二樓設有大廳和雅間環境比一樓較好一些,擺放的鮮花品種,也更多一些。

三樓廂房,必須提前數月預定才能進入。

唐吉來百花坊是為了詢問那論劍海該如何前往,正愁不知問誰時,一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婢女就迎了過來。

唐吉深知白花花的銀子是無所不能的。

於是從錢袋中掏出一塊碎銀,扔給了婢女,那婢女見唐吉如此大方,當下眉開眼笑,領著兩人朝二樓走去。

二人跟著婢女,正上著樓梯,忽有一人正麵撞上唐吉,唐吉本就冇有武學基礎,下盤不穩,一腳踏虛,被撞倒在地,順著樓梯咕嚕嚕的滾了下去,那人也冇料到唐吉如此不濟,遂趕忙走近扶起唐吉,並表示道歉,唐吉起身拍了拍周身,憨笑著點頭示意自己冇事。

就在對方準備離開之時,小德突然出手,點了那人右手穴道,將其製服。

“啊!你乾什麼。”

那人顯然冇料到小德會突然出手,當下尖叫道。

“師父,這人偷了你的錢袋。”小德並不理會聞聲而來的他人目光,對唐吉說道。

唐吉趕忙往腰中摸去,發現錢袋果然不見,於是開口質問道,“這位兄台,光天化日之下,行偷盜之事,可是違反律法的。”

“你們師徒二人好生無恥,先假裝被我撞到,我好心扶你起來,現在反而出手傷人,還誣賴我偷你錢袋,你們紛紛是要訛人,大家來給我評評理。”這人見小德手法狠辣,不是對手,反而大叫起來,引來不少人圍觀。

唐吉對圍觀而來之人的議論,熟視無睹,看著眼前偷竊之人,神色嚴厲的說道,“偷竊已然不對,現在又試圖以謊話煽動無知民眾,可知這是罪上加罪。”

“你說誰無知。”

品劍大會舉辦在即,百花坊內亦有不少青年俠士,唐吉一句“無知民眾”引得不少圍觀之人的不滿。

“我看就是你故意摔倒樓下,試圖訛詐這位公子。”開始有人指責唐吉。

“你們怎能如此不辨是非,此人先是欲偷劣者錢袋,被劣者徒弟發現之後,又以謊話欺騙……”

“你的意思是說吾等皆是不辨是非,昏庸無知之輩了。”人群中有人說道,此話一出,頓時將一乾圍觀之人徹底激怒。

“昏庸與否,劣者不敢妄下定論,但是不經實踐,僅憑一家之言,就妄下定論,實屬不……”。

“我親眼看見,你在這位公子下樓之時,同時故意上樓,然後假裝被撞到,公子好心扶你,你卻要訛詐於他。”一年輕女子不等唐吉說完,開口說道。

“你們兩人是一夥的,怪不得一直在這挑撥離間。”

原來之前一直說話的就是這女子,小德看見女子與男子有眼神交流,當下二話不說就要出手製服。

“小賊好膽。”

站在女子旁邊的一位英俊少年,見小德欲出手,大喝一聲,擋在女子身前,左手一掌拍出,欲逼退小德。

小德見少年掌至,絲毫不退,隨著一拳迎了上去。

拳掌相交,小德不動,英俊少年向後退了三步。

“在下孟飛,不知閣下名號,師從何處。”

江湖俠客過招之時,一般會先互問名號師門,這樣做有三個目的,首先,當然是確定對方是否自己惹得起,從而決定出手的輕重,比如對方武功雖然不行,卻是四大世家,五大門派的弟子,那麼自然就不能下重手了,如果得罪了這些世家門派,那可不是鬨著玩的;其次,是確定上一輩是否有恩怨,如果上一輩有死仇的話,那麼這一場就不是點到為止,而是不死不休了;最後,當然是從氣勢上壓倒對方,想想四大世家,五大門派的弟子,隻要報報名號,普通人基本就會認慫。

這孟飛是餘杭三大武術道場之一,威遠道場的首席弟子,在餘杭一代也算小有名氣,江湖人稱“開山手”,將威遠道場的絕技,劈空掌練得小有所成。

“我叫小德,師從唐吉。”小德說完指了指唐吉。

能窩囊的從樓梯上滾下來,孟飛斷定眼前的唐吉的確不會武功,但是方纔和小德隻過一招,就感到小德內力遠在自己之上,因此纔想通過借問名號給自己一個台階下,如果小德報上名號,不管自己是否聽過,完全可以以一句久仰,之前是誤會化解開來,不想這小德竟然不按套路出牌,使得自己陷入尷尬之地。

“原來少俠是‘開山手’孟飛”唐吉開口說道。

聽見唐吉竟然認識自己,孟飛自是一喜,鬆了一口氣,剛欲順勢下台,唐吉卻又開口說道,“聽聞孟飛為人魯莽,今日一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