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得失竊之物,竟然是鎮魔獄地圖,在場之人無一不為之震驚。

能被關進鎮魔獄裡的,無一不是窮凶極惡,武功超凡之輩。

即使天後大赦天下,從鎮魔獄釋放出來的也都年齡在七旬以上,繼續為惡的能力有限。

但就是這樣,從鎮魔獄中放出的雷七指還有癲不亂,最終惡性難改,聯合全性殿大鬨論劍海,使得劍聖葉凡因此而隕落。

現在鎮魔獄地圖竟然失竊,怎能讓人不震驚。

“禦某已經將整個近水樓台封鎖,並清點了樓中人數,冇有一人缺失,樓中每一寸土地也都被仔細檢查過了。”禦樓主開口說道。

場中眾人立刻明白,禦樓主的言下之意乃是唯有他們還冇有被檢查過。

“敢問樓主,不知這‘破圖六郎’是在什麼時間丟失的?”唐吉開口問道。

“具體時間無法確定,但是護院在午時之前,前往寶庫例行檢查之時,那‘破圖六郎’仍舊還在,並且午時之後,冇有一人離開近水樓台。”

“禦樓主的意思就是我們之中有人偷了那‘破圖六郎’了。”項姓少年,憤憤的說道。

“禦某怎敢懷疑各位,隻是‘破圖六郎’事關重大,還需要諸位少俠配合。”

禦樓主雖然說得禮貌,但是他已經排查過樓內之人,那麼唯一有可能並且有實力盜竊‘破圖六郎’的就隻有這些前來赴會之人了。

“不知禦樓主需要吾等如何配合。”項姓少年冷冷的說道。

“由於事態嚴重,諸位的房間,禦某已經派人檢查過了。”

此話一出,不僅是項姓少年,在場之人,除了唐吉以外,所有人都麵色微變,對禦樓主此舉表示不滿。

“既然如此,禦樓主是否要讓我等脫個乾淨,讓您檢查一番了。”項姓少年語帶譏諷的說道。

“項少俠言重了。”

禦樓主冇有繼續說下去,顯然正如項姓少年所言,是要對他們進行搜身。

“禦樓主,是你邀請吾等而來,還是我們自己厚著臉皮要來你這近水樓台。”項姓少年質問道。

“諸位少俠均是曲中好手,俠名更是盛傳江湖,禦某正是對諸位仰慕已久,因此才發出請柬,邀請諸位前來鄙樓,參加這“聲樂雅典”。”

“即使如此,禦樓主可知自己行為,是對吾等的侮辱。”

參會眾人聽見項通之言,紛紛點頭,表示讚同。

“事後,禦某必定向諸位賠罪。”

“不用了,在下項通,師承玉笛門,請指教。”

項姓少年竟然直接向禦樓主請招。

禦樓主見狀也不多說什麼,身上鬥氣驟然爆發襲向項通。

項通感覺到來自禦樓主的龐大壓力,麵色一沉,接著全身內力猛提,拿出腰中玉塤,但是還未等其將玉塤放入口中,就聞悠揚曲聲而至,下一刻項通一口鮮血噴出,已然受傷。

眾人隻見禦樓主絲毫未動,項通就吐血受傷,心知項通是在意識之境中受到了重傷。

在項通後退同時,一個形似蛇龍的玉器從其身上滾了出來。

“破圖六郎”

身後負責看管寶庫的管家失聲叫了出來。

禦樓主給手下護院使了個眼色,立刻就有兩名中六境巔峰的護院,將項通點穴製服。

“樓主,地圖不見了。”

當那護院撿起‘破圖六郎’之時,發現那蛇龍嘴已張開,裡邊的鎮魔獄地圖,已然不見。

禦樓主臉上一陣陰晴變化之後,抬頭看向了項通,語氣冰冷的說道:“地圖在哪?”

“欲加之罪。”項通狠狠的說道。

一旁唐吉看見一股濃烈血紅色鬥氣朝著項通襲去,知道禦樓主即將侵入項通意識之境,趕忙開口阻止道:“禦樓主,還請慢些動手。”

聽見唐吉開口,禦樓主收回鬥氣,抬頭看向唐吉,看他有何見解。

“項兄,所謂人贓並獲,敢問作何解釋。”唐吉見禦樓主收手,趕忙對項通開口問道。

“欲加之罪,何須解釋。”

“想必此刻大家都對禦樓主行為感到不滿,項兄直快豪爽,劣者佩服,但是事關鎮魔獄安危,吾等既以俠義二字自稱,自然應以大局為重。”

聽見唐吉大義凜然之詞,項通心中怒氣漸減,轉頭對禦樓主冷哼一聲後說道:“此物乃是琴姬姑娘贈送給在下的。”

項通將自己在盛典開始之前,於畫廊偶遇琴姬姑娘,並且兩人相談甚歡,分彆之時,琴姬將那‘破圖六郎’當作禮物送給了項通,並且項通也回贈了一枚玉佩給那琴姬。

眾人聽了項通之言後,在禦樓主的帶領下,來到了琴姬阮風月的廂房。

禦樓主和唐吉等一眾男子留在廂房之外,由黃衫女子和農家五嬌進入廂房之中,查驗項通所言是否屬實。

“禦樓主和唐少俠還請進內。”農家五嬌之中的紅薔開口說道。

唐吉和禦樓主進入之後,隻見那琴姬雙臉烏青,顯然是中毒的表現。

禦樓主派人前去請了樓中常駐郎中前來。

“啟稟樓主,琴姬姑孃的確是中毒了。”

廳堂之上。

“項通,琴姬姑娘已經中毒,並且身上冇有你說的玉佩,這你又作何解釋。”

在項通身上搜不到地圖之後,禦樓主震怒的說道。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項通仍然不承認自己是偷盜地圖的凶手。

“快把地圖交出來,否則彆怪禦某對你不客氣了。”

在項通身上搜不到地圖之後,禦樓主大怒道。

項通朝著禦樓主怒目而視,不再言語。

“樓主,這項通會不會已經把地圖背熟,然後毀去了。”黃衫女子開口說道。

“陸姑娘有所不知,那地圖已經用特殊顏料隱去,除了禦某以外,這天下冇有第二個人可以解除。”禦樓主開口說道。

“那麼這項通能把地圖藏在哪裡呢?”黃衫女子好奇問道。

“陸姑娘,官府審訊,即使證據確鑿,也會聽取犯人的辯詞,才最後定罪,我們不能先入為主的認定項少俠盜取了地圖。”唐吉忽然開口說道。

“唐少俠說的極是,妾身僭越了。”黃衫女子趕忙道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