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紛紛看向唐吉,等待他繼續說下去。

“雖然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了項兄,但是項兄所說的玉佩卻冇有出現,劣者覺得此事應有蹊蹺。”唐吉對眾人說道。

“本來子虛烏有之事,有何蹊蹺可言。”禦樓主說道。

“禦樓主切勿先入為主,既然項兄已經對琴姬姑娘投毒,為何還要編造一個子虛烏有的玉佩出來呢。”唐吉說道。

“也許琴姬琴姬姑娘不小心將玉佩掉在了什麼地方呢?”禦樓主開口說道。

“但是樓主已經將整個近水樓台檢查過了,不是嗎?”

“冇錯,除了這大會廣場……來人,將大會廣場仔細徹查。”禦樓主忽然想到大會廣場尚未搜查,那麼這項通很有可能將地圖藏在廣場某處。

禦樓主下令的同時,觀察著項通,但是項通臉上冇有絲毫變化。

“樓主,找到玉佩了。”

一位婢女在琴姬的古琴之下找到了玉佩。

“咦,琴下貌似還有東西。”

婢女將一塊泛黃的舊布片遞給了禦樓主。

禦樓主看見舊布片之後,喜上眉梢,那正是失竊了的鎮魔獄地圖。

唐吉等人隻見那地圖已然泛黃,上麵冇有任何字跡,雖然年陳已久,卻絲毫冇有損毀,不知是何材料。

禦樓主一番檢查之後,將地圖收入懷中,然後將項通身上穴道解開,並親自賠罪說道:“如此看來,偷竊地圖之人極有可能就是琴姬了,項少俠之前多有得罪了。”

“哼,是不是琴姬姑娘偷盜的地圖,在下不敢妄言,既然地圖找到了,在下可以離開了吧。”項通對禦樓主表達出了極度的不滿。

“地圖雖然找到,但是竊賊是如何打開‘破圖六郎’,並且偷取鎮魔獄地圖的目的為何,我們並不知道,並且嫌疑人琴姬為何中毒,也是疑雲重重,禦某已經派人通知了偃冰樓和朝廷,還請諸位少俠在樓中暫住幾日。”

“反正小女子近來也冇有要事,就依樓主所言。”黃衫女子陸舒開口說道。

“妾身幾人,也遵從樓主意見。”農家五嬌雖然心中不滿,但是還是答應了下來。

“好,我就看看,你最終能查出個什麼,不過此間事了之後,希望禦樓主能給在下一個交代。”

“項少俠還有諸位得罪了,此間事了之後,禦某欲將自己收藏的十大名譜真跡,與眾位分享。”

聽見十大名譜,即使是對禦樓主不滿的項通也為之動容,客氣的迴應了兩句。

“不知禦樓主要留吾等幾日光景,小女子還要參加一個月後的‘三教論典’大會,可不能在此耽擱太久。”箏中情雖然對十大名譜也非常感興趣,但是自己此次出門,除了來參加“聲樂雅典”之外,更重要的是前往泉州,參加“三教論典”大會。

“劣者弟子小德,正在虛州城中,也不能在此逗留太久。”唐吉也說出自己的不便之處。

“最多不超過三五日光景,還請二位海涵。”

禦樓主本欲讓唐吉離開,但是考慮到,在場之人都是久負俠名之人,如果自己厚此薄彼,難免引得他人意見,於是將唐吉也留了下來。

“既然如此,希望偃冰樓與朝廷之人能夠早些到來,以瞭解此事。”

……

……

上元觀

藏經閣中。

雪初晴正拿著一本《靜心錄》閱讀者,忽然聞得姑獲鳥鳴叫之聲。於是放下了手中書籍,朝著姑獲鳥所在方向走去。

“啟稟聖女,我們已經找到那情僧……”不二刀對雪初晴說道。

聽得不二刀彙報之後,雪初晴不禁眉頭輕蹙,隨後說道:“你在這裡等我,我先去會會那龍陽子。”

三清殿中,道祖聖象手中供奉著一把寬厚古樸之劍。

聖象之前。

有一道者,身披大紅袍,頭戴烈焰冠,手持陰陽紅白道扇,盤膝而坐。

此人正是上元觀觀主,道尊龍陽子。

就在此時,四周大雪紛飛,刺骨寒氣由四麵八方而來,直襲龍陽子。

龍陽子彷彿冇有感覺到四周異狀,仍舊盤膝,靜坐,悟道。

很快整個三清殿都被厚厚的冰雪覆蓋,唯有道祖聖象和龍陽子周身,冰雪難侵。

隨著一聲嬌喝之聲,雪初晴手持莫邪劍,朝著龍陽子刺來。就在距離龍陽子尺許時,道祖聖象手中之劍,似有所感,自發而出,擋在了龍陽子身前。

莫邪劍與古樸之劍方一接觸,雪初晴就感覺到由古樸之劍上傳來威嚴霸道之氣,透過莫邪劍向自己襲來。

雪初晴見狀,內力猛提,灌入莫邪劍,兩把名劍發出龍吟之聲。

感受到雪初晴不凡實力,龍陽子睜開雙眼,右手劍指指向古樸之劍,古樸之劍威嚴之氣再提,雪初晴見龍陽子出手,不欲繼續試探,於是收劍回鞘,身體向後退去,手中拂塵橫掃,化去了古樸之劍的威嚴之氣。

四周陰寒之氣消散之後,古樸之劍,重新回到了道祖聖象手中。

雪初晴對龍陽子行禮之後,讚歎的道:“果然和傳說中一樣,太阿劍乃是一把威道之劍,道尊前輩的實力更是高深莫測。”

“施主是從何處得到莫邪劍的。”龍陽子抬頭仔細的打量了雪初晴一番,最後目光停留在雪初晴手中的莫邪劍之上,開口問道。

“此劍來曆就說來話長了,並且小女子現在並不想提,小女子此次前來是欲斬斷此劍因果,因此還望大師告知這段因果的詳情。”雪初晴找了個蒲團盤膝而坐,向龍陽子問道。

“道心通明,的確是斬斷因果的最佳之人,但是由於受到劍之影響,目前道心有睱,姑娘此行可能會有危險。”

“多謝大師關心,不過小女子自出生以來,身邊什麼都缺,最不缺的就是危險。”雪初晴輕笑道,眼神中閃爍出一絲不堪回首的記憶。

“莫邪劍與乾將劍的每一次現世,都會引起一段恩怨,而上一段恩怨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

……

近水樓台。

禦樓主前往寶庫,欲重新將鎮魔獄地圖藏起來。

一道黑影溜進了禦樓主臥室之中,似乎在尋找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