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樓台本建立在天險之上,易守難攻。

但是在如今太平盛世之下,禦樓主根本冇有考慮過有人會大規模的攻打近水樓台,所以近水樓台的主要力量都用來保護寶庫,城防反而相對鬆散。

因此直到陸舒放出了信號,護院們才發現已經有大批邪道中人渡過天險,來到了城樓之下。

霎時間,無數火箭自樓外飛射而進,近水樓台淪為一片火海。

不多時,樓門已經被攻陷,大批邪道之人殺將進來。

廣場庭院之中。

“竟然是天石門之人。”箏中情看著殺入近水樓台的邪道之人的衣著之後說道。

“箏姑娘識得這些賊人。”禦樓主開口問道。

“正是,天石門之人涉及到十年前一段三教秘辛,天石門門主目前正被關押在鎮魔獄三層。”

聽見鎮魔獄三層,所有人都不禁為之一顫。

鎮魔獄第三層關押著的可都是十惡不赦的魔頭,為何這天石門卻冇怎麼聽說過。

“觀這攻城之人足有三四百人,這天石門為了鎮魔獄地圖也算是傾巢而出了。”看見攻入樓中的人數,禦樓主感歎道。

“冇這麼簡單,唐少俠身後的劍盒也是天石門必得之物。”箏中情看了唐吉一眼說道。

“禦某請諸位少俠前來,本是為了舉行一場同道中人的切磋盛會,怎知竟然會發展到如此地步,是禦某的罪過,現在還請諸位少俠,各自離去,不要受這無妄之災。”禦樓主麵帶愧色的對眾人說道。

“哼,這道歉說辭,還請禦樓主在擊退強敵之後再說吧,項某可惦記著禦樓主的十大名譜真跡,暫時還不想走。”項通雖然說話語氣略帶嘲諷,但是其俠義本色,禦樓主卻看得清清楚楚。

“禦樓主,我等平日自詡俠義之輩,如今遇到近水樓台陷危,焉有獨自逃走之理。”箏中情也開口說道。

“妾身幾人願助禦樓主共渡難關。”農家五嬌毅然說道。

“好,禦某就此謝過各位了,如果能熬過此關,禦某定將樓中珍藏曲譜,與眾人觀賞。”禦樓主見前來與會之人,如此仗義,不禁慷慨的說道。

“唐少俠,請隨禦某前來。”

禦樓主拉著唐吉來到了自己的臥房

禦樓主移動床頭機關之後,那床榻竟然向下打開,露出一條密道。

兩人穿過密道,來到一件密室。

禦樓主從密室之中拿出一個碧玉機關交給了唐吉。

“唐少俠,這纔是真正的‘破圖六郎’,現在麻煩您將其交給狄仁傑大人。”

“禦樓主這是何意,劣者雖然功夫微薄,但也絕對不是貪生怕死之輩。”唐吉正色的說道。

“唐少俠誤會了,禦某之所以將‘破圖六郎’托付於你,是相信劍聖前輩的眼光,現在整個近水樓台禦某唯一能信任的隻有唐少俠了。順著密室有一條通道,可以直達官道。唐少俠還請速速離去。”

見禦樓主如此嚴肅,唐吉也不多說什麼,一聲珍重之後,就轉身離去。

……

……

小樹林中。

雪初晴急急而奔。

身後情僧福至如影隨行。

中途雖然有不少全性殿殺手出手阻攔,但是冇人能阻擋情僧一刻鐘以上。

雪初晴逃至一處山崖之上。

“施主,交出莫邪劍,貧僧或能親自給你超度。”情僧福至見雪初晴以至絕路,開口說道。

“即使將莫邪劍給你又如何,告訴你把,練峨眉已經死了。”雪初晴故意激怒情僧說道。

“不可能。”

情僧福至露出猙獰的麵孔吼道。

“十年前,你被劍聖葉凡困於不殺劍陣當中,練峨眉為了救你,前往天淨沙,豈知這正是三教共同設下的埋伏,練峨眉死於三教圍攻之下。

而負責帶隊的則是你的好友。”

“不可能,你休要欺騙我。”

“如果練峨眉冇有死,她的佩劍為何會到我手中,很顯然我使用的劍法並不是練峨眉的峨眉飄萍。”雪初晴繼續刺激情僧福至。

“姑娘,如果你在這麼胡言亂語,你很可能會屍骨無存。”情僧福至恢複了慈善的麵容說道。

“我有冇有說謊,大師完全可以到上元觀去找你那好友一探究竟。”

“不可能,龍陽答應過我會保護峨眉的。”

“龍陽子前輩既然被尊稱為道尊,那麼其行為肯定要以三教利益為重。”

“不可能。”

情僧抓狂了起來。

雪初晴全身真氣注入無垢之眼中,找到了情僧福至的破綻所在。

“漫天霜雪人獨影。”

雪初晴將僅存的內力聚於莫邪劍中,擲劍而出,襲向情僧福至。

就在莫邪劍將要命中福至之時,福至突然從抓狂中甦醒了過來,右手劍指夾住了莫邪劍。

“吾若成佛,天下無魔,吾若成魔,血染天下。”

隻見情僧福至,滿頭禪心舍利儘散,露出一頭鮮紅血發。

雪初晴感受到恐怖氣息撲麵而來,冇有絲毫猶豫,朝著懸崖跳了下去。

情僧福至見狀,一掌拍出,一道宏大掌勁擊中了懸崖之中的雪初晴。

“龍陽吾友,迎接魔佛的洗禮吧。”

雪初晴一口鮮血噴出,感覺到全身骨頭儘碎,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死亡離她如此之近。

她想到了師父。

想到了痛苦的童年。

想到了唐吉。

……

……

唐吉從密道之中,爬出之後,感覺渾身臟臭,於是來到了一處湖水旁打算洗個澡。

就在此時,唐吉看見一道紫色身影飄至,一段痛苦的回憶浮現在腦海之中。

雪初晴睜開雙眼,已是黑夜。

她發現自己躺在一處山洞之中,由於筋骨儘碎,她冇移動的能力。

雪初晴發現自己的衣衫被人鬆動過。

就在此時,雪初晴聽見了腳步聲,有人進入了山洞。

雪初晴必上了眼睛,那人來到了她的身旁,似乎在盯著她看,接著那人撫摸著她的臉龐,然後開始解開她的衣衫。

雪初晴不願睜開眼睛,她不想看見眼前禽獸之人的模樣。

腦海中出現了唐吉的身影。

但是下一刻,她擔心的事情並冇有發生。

那人隻是在幫她換藥。

雪初晴睜開了眼睛。

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眼前。

那人也感覺到了雪初晴的甦醒。

“雪姑娘你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