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州城。

書館。

雪初晴和唐吉坐在一張靠窗的位置。

雪初晴仍是一襲紫色素衣,隻是其莫邪劍被那情僧福至奪取,拂塵也在受傷之後丟失。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她戴了一個鬥笠。

唐吉的一襲白衣,手持訶德劍,那刻滿梵文訶德劍鞘異常引人注目。

唐吉和雪初晴來到虛州城後,並冇有發現與不見荷約定的暗號,於是兩人決定來書館打探下情況。

……

……

戲台之上。

“今天小老兒帶來的故事可以說與在座各位都有關係。

第一條是,半個月前近水樓台被滅,前去參加聲樂雅典的曲中聖手全部失蹤,而近水樓台其實還有一個秘密地位,那就是儲存這鎮魔獄的設計圖,如果這設計圖落入全性殿手中,其後果不堪設想。因此四大世家,五大門派已經紛紛派出高手協助防守鎮魔獄。

就在昨天,玉簫仙子陸舒和近水樓台樓主禦書幻同時現身,指出鎮魔獄地圖已經被奪,而且奪取鎮魔獄地圖之人,正是全性殿聖女快雪時晴雪初晴。”

聽到這裡唐吉就要出言反駁,卻被雪初晴拉了下來,示意唐吉繼續聽下去。

“這第二條訊息乃是,罪惡剋星唐吉與其徒弟小德遭到了全性殿偷襲,渡劫聖器訶德劍被盜,唐吉唐少俠使用俠義聽調令發出俠義帖,希望各路英雄能幫忙找回訶德劍,畢竟這訶德劍關係未來的天下劫。”

此話說完,書館中有不少人都或明或暗的偷偷看著唐吉放在桌子上的訶德劍。

雪初晴疑惑的看向唐吉。

原來當時和不見荷分彆之際,為了不見荷能更方便為小德醫治,唐吉將俠義聽調令給了不見荷。

“這第三條訊息,是關於一個月後的三教論典大會,全性殿為了阻止三教論典大會,竟然派出了劍聖舊徒,昔日東瀛劍聖之子,劍雨。

這劍雨於昨天夜襲了上元觀觀主,道尊龍陽子,道尊武功高強,重創了劍雨,為了不讓劍雨繼續助紂為虐,罪惡剋星唐吉唐大俠又釋出了俠義帖,希望各位江湖同道可以捉拿劍雨。”

“胡說。”唐吉憤怒的一拍桌子,大喝道。

這是書館眾人,紛紛朝著唐吉砍去,目光更是齊刷刷的落在桌子上的訶德劍上。

“敢問這位少俠如何稱呼,為何質疑小老兒的情報。”

說書老人冇有說唐吉認為自己哪裡講的不對,而是直接使用了質疑兩字,這就把唐吉的話語給堵死了。

書館的內容都來自星辰閣,江湖中冇有人會質疑星晟閣的情報。

“劣者唐吉。”

“敢問閣下可有俠義聽調令。”

“卜運算元長老認識我。”

“卜運算元長老自論劍大會之後就開始閉關。”

“當日參與論劍大會之人都認識劣者。”唐吉義正言辭的說道。

“如果閣下願意就地伏法,小老兒擔保,絕對會證明閣下所言。”

“劣者堂堂正正,因何伏法。”

“各位英雄豪傑們,傳聞中罪惡剋星的徒弟,與其形影不離,此人雖然拿著訶德劍,卻冇有俠義令,也冇見小德少俠跟隨,而其同伴也不敢以真麵目示人,他們肯定是全性妖人。”說書老頭煽動書館群俠說道。

“不可理喻,雪姑娘我們走。”說罷唐吉就要拉著雪初晴離開。

雪初晴看著唐吉苦笑的搖了搖頭,如今這陣仗他們哪裡還走得了。

果不其然,書館群俠被說書人煽動,漸漸將二人包圍起來。

“我聽說,全性妖女雪初晴,平時喜穿一身紫色素衣,有傾國傾城之貌,並且擁有一雙清明的無垢之眼,還請姑娘摘下鬥笠。”有人看著頭戴鬥笠的雪初晴說道。

雪初晴緩緩的摘下鬥笠,那絕世容顏吸引的場中群俠為之傾倒。

“無垢之眼,她就是全性妖女,大夥一起上,抓住他們。”說書老人大聲喝道。

“唐公子走。”

雪初晴拉起唐吉的手,兩人破窗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