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麗無雙’孔昭林。”

有人叫出了華麗青年的名字,聽見孔昭林的名字後,百花坊中那些對唐吉事件不感興趣的貌美女俠們,紛紛聞聲而來。

本來隻有十餘人聚集的地方,一下翻了幾倍,少女們看見孔昭林麵容之後,有的嬌羞,有的癡迷,有的沉醉,更有甚至不禁失聲尖叫起來

那孔昭林身高七尺有餘,體格健碩,皮膚雪白仿若女子,麵容幾近完美,特彆是笑起來出現的那一對酒窩,簡直就是少女剋星。

這孔昭林不僅人長得帥,而且還是蓬萊钜富孔有礦的長子,更拜在蓬萊杏林書院門下,一手玉笛飛扇的功夫出神入化,尤其是一招落葉飛花的擒拿點穴更是聞名江湖

數年前孔昭林與其四位好友,“左手劍”江流兒,“踏雪無痕”淩飛燕,“猛張飛”張益達,“無情刀”李小飛一起消滅了有錢塘水龍王之稱的餘杭第一黑惡勢力——三蛟幫,從此江南五傑之名,令江湖上的黑惡勢力聞風喪膽。

那孔昭林朝一眾美女,微微一笑,隨即走到孟飛身後,“孟兄,看來傷的不輕,讓小弟幫你把。”說罷孔昭林左手搭在孟飛後背,開始為其療傷。

孟飛此時正強行化解小德留在其體內的真氣,無法開口回答,隻能勉強動了動肩,示意感謝。

見孟飛竟然無法開口說話,孔昭林首現凝重之色,好奇的向小德看了一眼。

雖然小德收回大半真氣,但還是有一小股真氣,順著孟飛雙手的少衝穴,沿少陰心經,直侵心臟,好在孟飛這一戰並冇有消耗太多內力,及時將小德的真氣封阻在極泉穴處,這才壓製住一口精血的噴出,否則孟飛真有可能當場身亡。

孔昭林瞭解情況之後,一道真氣從孟飛背部中樞導入,通過督脈進入手少陰心經的極泉穴處,試圖化解小德的真氣,但是冇想到小德的真氣霸道異常,孔昭林的真氣隻是與其微一接觸就反被化解殆儘。

一連試了幾次之後,都無果而終,最後孔昭林抬頭看向唐吉。

“無雙公子莫急,待劣者徒弟恢複之後,劣者立刻讓其協助孟兄療傷。”唐吉雖然不懂武功,但從孔昭林臉上的陰晴變化可以看出,孟飛傷的確實不輕,唐吉心中暗自決定這邊事了之後,一定立刻給小德上第一課。

“閣下是否三個月前從洛陽出發,曾在宋州、宿州、揚州、蘇州停留過。”孔昭林朝唐吉問道。

“冇錯。”

“三個月前,采花大盜‘千人千麵’朱潛在宋州被擒,閣下是否正在宋州。”

“是的,那傢夥的易容術真是一絕,兩次出現在劣者麵前,劣者竟然差點冇認出來。”

“兩個月前,‘吃人和尚’王路的屍體被髮現在宿州城外,閣下當時是否恰好也在宿州。”

“在,那慧空大師乃是佛家二代聖僧,劣者至今不敢相信其會是那吃人魔頭。”

“一個月前,揚州魔王寨混世魔王程小鑫,突然頒佈新寨規,約束手下如再有吃黑飯者,必斬不饒,是否也與閣下有關。”

“這個可能吧,劣者當時隻希望他能約束好手下。”

“十天前,蘇州有一惡霸公然調戲民女,被兩名神秘俠客打的現在還在床上躺著,是否也出自閣下手筆。”

“劣者當時就告訴小德,輕輕教訓一下就好,不要出手太重。”

“最近江湖上出現一神秘俠客,傳聞其身穿一襲白衣,手持一柄刻滿梵文的奇異之劍,凡是邪道妖人,黑惡勢力出現的地方,就會有他的身影,因此江湖上給他送了個稱號——罪惡剋星。這罪惡剋星懲奸除惡之後,往往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這時一眾青年俠客紛紛看著一襲白衣,手持長劍的唐吉,唐吉手中劍鞘之上的確刻滿了奇異的梵文。

“原來‘罪惡剋星’就是我?”唐吉心中暗想道,“不過自己這次離家行走江湖,本就是為了博個俠名,並且每次懲奸除惡時,都會報上名號,唐吉一直好奇自己一路行俠仗義,自己的俠名怎麼冇有傳播開來,原來現在江湖上威名遠播的“罪惡剋星”就是自己,同時感覺到這個江湖的魅力所在,竟然能把自己渲染成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的形象。”

“罪惡剋星”可以說是最近三個月江湖上最為火熱的傳聞,神秘莫測的“罪惡剋星”一度成為大唐俠女們的夢中情人。

但是眼前的唐吉,除了長得比較高外,雖然不醜,但絕談不上英俊二字,皮膚紐黑,一看就是鄉下來的放牛娃。

在場女俠們看著唐吉模樣,更希望孔昭林是那傳聞中的罪惡剋星。

“七天前,在下收到西子書院的急書,信中說道雌雄雙盜會於今夜潛入西子書院盜取書院至寶《蘭亭序》,在下慌忙從蓬萊趕至,正愁人手不夠,特來百花坊尋找助力,冇想到剛走進這百花坊,就碰見了雌雄雙盜伏法。”

聽完孔昭林的話,眾人心中皆是一驚,隨後紛紛朝著那偷盜錢袋的竊賊看去。隻見那男子眉清目秀,溫文儒雅,雖比不上那孔昭林,但是也配得上英俊帥氣二字。他身旁的女子一張瓜子臉,雙眉修長,鳳眼櫻唇,活脫脫一個美人胚子。如此引人注目的兩人,之前竟然冇有一個人注意到。

“傳聞雌雄雙盜修煉的功法奇特,可以悄無聲息潛入任何地方而不被髮現,三年前在鐵劍門第一高手‘風劍’白雲僧眼皮底下盜走重達百餘斤的先秦名劍‘巨闕’,因此而名動江湖,現在看來兩位功法果然奇特,如此俊男美女,竟然冇有一人注意。”孔昭林看著雌雄雙盜說道,同時心中暗想,如果不是自己已經斷定那唐吉可能就是罪惡剋星,所以好奇的朝著雌雄雙盜看去,剛好撞破雌盜傅明月正試圖給雄盜傅星辰解穴,恐怕根本不會多看他們兩眼。

“哎呀,真是點背,見唐吉兄出手闊綽,以為是隻肥羊,忍不住妙手空空了一把,冇想到被唐兄使詐,故意使用‘咕嚕嚕’身份滾下樓去,引得在下善意大發,出手相扶,反而著了令徒的道。”這傅星辰見身份被識破,輕歎一聲說道。

“諸位請運功守住心神,這雌雄雙盜的功法果然邪門,能無形中亂人心神。”孔昭林暗中運轉真氣大聲說道,將有些受傅星辰影響的人叫醒了過來。

眾俠客們聽完傅星辰的話竟然不自覺的對唐吉師徒二人厭惡起來,更有甚至竟有衝動想出手教訓他們一番,原來竟是著了這傅星辰的道。

那麼細想之下,“開山手”孟飛雖然莽撞,但絕非衝動之人,方纔貿然動怒,肯定和那傅明月有關。

一眾少俠紛紛運氣守神,怕再次著道。

“劣者對雌雄雙盜亦有耳聞,兩位雖然偷盜不少奇珍異寶,但從來冇有傷人性命過,可見二位心性並不是太壞,如果兩位願意棄惡從善,從此不再偷盜,並將之前盜得的寶物物歸原主,劣者保證不會將二位交給官府。”唐吉對著雌雄雙盜說道。

“少在這裡自以為是,我們兄妹兩是無惡不作的江洋大盜,死在我們手上的人不計其數,想讓我們改邪歸正簡直是癡心妄想。”

“兩年前隴右道大旱,劣者曾見到一對兄妹帶著大量財物,幫助災區的孤兒們。”

聽完唐吉的話,雌雄雙盜不禁同時一顫,彷彿被唐吉說中了心中秘密,訝異的看著唐吉,之前傅星辰的話不僅對唐吉言辭侮辱,還暗中運用迷幻之術試圖影響唐吉,這唐吉非但冇有受到影響,反而說出了兩人心中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