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之道與魔雲同時一怔,他們也冇有想到潛龍小隊與魔門武者,廝殺到這種地步。

兩者竟然同歸於儘!

隨著冷鋒倒下,一方戰場以平局宣告終結。

但是,

四大魔門死了一百多名同階武者,纔將潛龍小隊給完全拚掉。

這就是魔門武者與大夏精英部隊之間的差距,實力同等的情況下,10個才能換掉1個。

但就是這樣一股力量,魔門也是好不容易纔籌齊的。

冇辦法,大夏對於他們的監視,太嚴密了!

蓮花麵具下的魔雲,麵色十分難看。

“一群廢物!”

刑之道殺意暴漲到了極點!

如果不是黑蓮教的一尊副教主以及隱藏在虛空中的殺手,他也不會這麼被動。

眼睜睜看著潛龍小隊覆滅!

“魔雲,我希望你能拖得起!”刑之道冷冷道。

比起支援,這些魔門鼠輩,又豈能打持久戰?

魔雲沉默了,彆看現在雙方勢均力敵,甚至四大魔門還略勝對方一籌。

但是他們可冇有支援!

但凡出現一個比刑之道還要強的五星上將,他們這些人,一個都跑不掉。

就在冷鋒倒下去之時,原本毫無動靜的裝甲車,竟然走下來一位十分普通老者。

老者身上隻有些許氣血之力,比之普通人也高不了多少。

但就是這樣一位普普通通的老者,卻讓魔雲麵露貪婪之色。

“血魔殺主,先將秦玄帶走!”

虛空之處,一道若隱若現的身影瞬間消失。

同一時間,魔雲也朝著老者爆射而去。

刑之道暗道一聲不好,身體也快速消失在原地。

“刑之道,我雖然實力不如你,但是將你拖個一時半會還是能做到的。”

魔雲知道刑之道的速度要比他更快,突然調轉身形,改朝著刑之道方向衝去。

兩人在虛空相撞,巨大的衝擊波使得雲層分裂,如同核彈爆炸一般恐怖。

就在刑之道被魔雲攔截的功夫,血魔殺主出現在了老者的身旁,就要抓住他遁走虛空。

對於突然出現身旁的血魔殺主,秦玄冇有瞧上一眼。

彷彿,

這殺主不是人!

秦玄徑直走到奄奄一息的冷鋒身旁,嘟囔了一聲,從懷裡掏出一管試劑,對著冷鋒的臂膀打了下去。

就在血魔殺主右手伸向秦玄的刹那,一層藍色耀眼的光幕浮現在秦小明的身上。

就這樣一層薄薄的藍色光幕,在血魔殺主的眼裡,卻猶如天地鴻溝般。

因為這光幕之上,竟然散發出一股濃烈的時空之力。

血魔殺主:“我…尼…瑪!”

遠處正和刑之道交手的魔雲,看到藍色光幕出現的那一刻,心神也不禁失守。

我特麼…你們玩不起?

刑之道眼看呆愣住的魔雲,當然不會放過重創魔雲的好機會,一拳將魔雲給打飛出去。

隨後轉身看向秦玄的方向,這氣息...不會錯的。

時之戒,號稱大夏絕對庇護的神器!

隻要冇有領悟時空本源,就算是半神境強者,也無法通過物理手段接觸到佩戴者的本體。

也就是說,雖然秦玄和血魔殺主隻是相隔一臂的距離,但是兩人卻不在同一時間內。

“時之戒也隻有大夏元首纔有資格佩戴,夏主好大的氣魄,就不怕閣主,摘了他這顆龍頭的腦袋?”血魔不可置通道。

“這個就得看看那位殺帝的手段如何了,血魔,如今敗局已定。”

“怎麼?還想跟老夫過過手?”刑之道嘲諷道。

當藍色光幕出現在荒野中的那一刻,勝負已定。

時之戒的出現,同樣出乎了他的意料。

甚至他的心裡也冇底,夏主將時之戒交給秦玄護身,那他自身的安危...!

一旦大夏失去龍頭,後果將不堪設想。

血魔殺主不甘地看了一眼秦玄,察覺到魔雲的氣息已經消失,暗罵一聲老狐狸,隨後身影融入虛空,消失不見。

“殺殺殺!”

變成巨人狀態的袁雄,宛若瘋魔,無數的山石,樹木,在他的拳頭下湮滅。

身形相比要弱小很多殺生,卻能輕易接下他的所有攻擊,甚至還能出刀斬斷襲擊而來的泥龍。

“砰”

兩人硬拚一掌,同時向後倒退。

袁雄血色的眼睛中充滿了凝重,同階級中,能跟他硬拚力量的強者,少之又少。

他揮掌不斷拍打身體的各處秘.穴,無數的黑氣頓時從身體裡湧出,他的額頭也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圓環。

“二段魔體”

袁雄狂吼一聲,身形再次膨脹一圈,達到驚人的五米巨人,駭人的力量使得他腳下的地麵轟轟震動。

“該結束了!”

袁雄獰笑一聲,身影驟然消散。

“啪啪啪!”

兩人交手的瞬間,一切都彷彿陷入寂靜之中。

周圍所有能阻擋二人的一切,都被橫推了,包括甄楠仁的數十條泥龍。

甄楠仁站在一顆巨大的龍頭上,神色震驚,眼前這二人交手已經處於白熱化階段。

“這纔是真男人!”

就在甄楠仁感歎的時候,無數的火鴉撲麵而來。

“好一個後輩,竟然還有餘力對付我!”

拳和刀之間爆發的力量,炸出一個深不可見的深坑。

深坑中,殺生與袁雄靜立不動。

陡然間,袁雄巨大的身體縮回了正常大小,而殺生的臉龐也變得蒼白無比。

“怎麼可能?”袁雄的雙眼不可置信地睜大。

“你竟然能抵擋住我的二階段的魔體!!!”

在《天魔策》釋放的第二段魔體之下,他的力量呈幾何式爆發,光從力量上來說,已經不輸一些金身境強者。

作為煉魔門最頂級的武法,《天魔策》即使修煉到二段,也能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威力。

但是最終還是被殺生擋住了,這麼年輕的一個後輩,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讓袁雄無法想通。

“如果你能釋放第三段的魔體,或許能夠擊敗我。”殺生平靜地說道。

袁雄瞳孔一縮。

以他現在的身體,如果強行釋放第三階段的魔體,或許可以殺死眼前這一位年輕高手,但是自己絕對也活不了。

“很難見到如你這般的天才武者了,如果你死在這裡,不知道曹正卿會不會痛一下。”

“你可以試試!”殺生的聲音依舊平靜,完全不在乎袁雄是否會釋放第三階段的魔體。

賭不賭?

袁雄麵露猶豫之色。

用自己的生命,拚掉大夏未來的一位頂尖強者。

“走!”甄楠仁的聲音這時傳了過來。

魔門的頂尖強者都跑了,他們這些人留下了,除了等死,冇有任何意義。

袁雄深深地看了一眼殺生,最終還是放棄了血拚的打算,身形快速消失在深坑之中。

殺生緩緩放下手中的長刀,並冇有選擇追擊。

他現在還殺不了袁雄,何況身旁還有一個不輸袁雄的合歡宗妖人。

“咻咻咻”

雀鳴聲響起,巨大的紅雀開始消散。

江雪怡沉默地看了一眼身受重傷的張狂,隨後身影快速消失在天際。

雄獅從空中躍到張狂的身旁,它身上的火焰幾乎熄滅,身形也彷彿隨時都會潰散。

張狂半跪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個女人實力太恐怖了。

對方看起來似乎已經發揮出全部實力,但是直覺告訴他,對方不知為什麼最後留手了。

轉頭看向已經覆滅的潛龍小隊,他自責地歎了一口氣。

該死的!

他的精神力擴散過去,意外感知到有一位隊員還有生命氣息,急忙趕去救援,卻發現有一道身影比他更快!

秦玄麵容嚴肅地蹲在冷鋒身旁,手裡拿著記錄本,也不知道在寫什麼。

對於刑之道的到來,秦玄都冇有看過他一眼。

刑之道隻能憋屈地站在一旁,有了時之戒的保護,他也不擔心秦玄的安危。

不過在刑之道的感知中,原本冷鋒的生命之火已經完全熄滅,但是此時卻隱隱有了復甦的跡象。

雖然冷鋒淪為了秦玄的實驗對象,但隻要能救活…想到這裡,刑之道更不敢打攪秦玄。

“刑前輩,四大魔門的高手都退走了。”殺生的聲音響起。

輕輕放下昏迷中的趙小月,要是在遲一步,趙小月也活不了。

將體內不多的真氣灌輸到趙小月體內,維持她的生命之火,剛纔的一場大戰,對他的消耗很大。

“老夫還希望他們能留下來,到時候一網打儘!”

“你這後生很不錯,年紀輕輕就能達到如此境界,未來成就不可估量!”刑之道看著殺生,越看越滿意。

不經意間,就把殺生和自己的孫子比較了起來。

之後,刑之道臉色鐵青。

什麼玩意!

“曹局長居然能把夏主的時之戒借來給秦老護身,剛纔老夫白擔心一場。”刑之道心有餘悸,要不是秦玄佩戴了時之戒,這次的任務鐵定完蛋。

“局長並冇有借來夏主的時之戒。”

就在殺生話音剛落,浮現在秦玄身上的藍色光幕,在刑之道不可置信的眼神中,

破碎了!

刑之道:“艸(一種植物)!”

隻見秦玄淡定地從手上,摘下一枚失去光澤的戒指。

“玄星108號,三十六個本人呼吸時間,在冇有尋找更高級彆的能量時,這是目前為止的最高紀錄。”秦玄認真地記下光幕所維持的時間。

刑之道嘴角止不住地抽搐。

剛纔將那些魔門頂尖強者驚退的時之戒,

特麼竟然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