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霧森林第四區。

天傾城。

作為無妖城的附屬城市之一,天星城一直鎮壓第四區的妖族,他的主要對手就是摩古妖王。

人族在妖霧森林建立五座城池,妖族為了與人族對抗,也分彆建立五座妖城。

第四區的妖族之城名為地覆,與人族的天傾城相對應,城主就是經常與雷澤作對的摩古妖王。

等到王炎趕到天傾城的時候,看著腳下的血色大地,這才明白戰爭的殘酷!

“人妖屠殺場!”

王炎的臉色一狂變。

“真晦氣,我怎麼跑到第四區了?”

看這情形,天傾城正在與地覆城開戰。

王炎趕緊掉頭,現在天傾城與地覆城爆發戰爭,自己就是一隻螞蟻,一個能量波及自己,藍星都來不及救。

能夠到第四區的武者都不是靠弱者,同樣的道理,這裡的妖族也非常的恐怖!

城內。

雷澤看著受傷的戰士,臉色有些難看。

摩古這次太異常了,以前雙方也發生大戰,但都是直來直去,雙方直接打。

這次摩古的作戰方式卻發生了改變,大大擴大了戰爭範圍,現在已經波及其他幾區。

就連離妖族大本營天妖城最遠的第一區都受到了波及,摩古手下幾大妖主驅除妖群往一區方向前進。

人族確實死了不少,但是死的都是一些普通人和低階武者,這麼大的代價根本就得不償失。

難道妖族又有什麼陰謀?

雷澤有些坐立不安,要說他打架他很在行,但是要說到排兵佈陣,自己就犯難了。

“我看你也不說話,到底想到什麼冇有!”

雷澤看向天傾城的城主武明空,同為a級強者,武明空或許實力比自己弱。

但是在軍事謀劃上,自己還必須聽從武明空的命令。

武明空是武氏一族的強者,自從先祖武穆帶領人類建立大夏後,武族一直是大夏最強的勢力,冇有之一。

哪怕現在大夏的首腦不再是武氏一族的人擔任,但是武族的地位還是不可動搖。

因為武族的人一直在抗妖第一線,隻要大夏不滅,大夏人民就會一直擁護武氏。

“你著急有什麼用,現在妖群的勢頭基本已經穩住,摩古這次虎視眈眈,他想打,那我們就陪他打,先摸清他的底細,等霆裕回來再說。”

武明空絲毫冇有著急,隻要己方的陣腳不亂,妖族就是無計可施。

就怕摩古的目的不在於天傾城,這次的戰線拉得太長了,從第四區一直延伸到第一區。

正說著,許霆裕走進了軍營。

雷澤一馬當先擋在了許霆裕麵前,急切道:“找到小景了冇?”

許霆裕暗道一聲果然如此,雷將最擔心的還是小景。

“雷將,幸不辱命,找到啦!現在小景在天星城,安全著呢!”

聽到許霆裕這麼說,雷澤這才放心下來,隨即拉著許霆裕坐到一旁。

“跟老子說說,偵查部那裡到底查到什麼了?”

“咳咳,老雷,霆裕這麼急趕過來,你讓他喝口水再說。”武明空打斷了雷澤的話。

看著風塵仆仆的許霆裕,雷澤乾笑一聲,自己就是太著急了。

許霆裕喝了一口水,然後說道:“偵查部給的訊息有三條。”

“第一,這次妖群暴動除了第五區,其他幾區都受到影響,其中二區受損最嚴重的,低階武者死了不少,大量的散修武者逃向天星城。”

這麼嚴重麼?

武明空的臉色有些不好看,軍部的損失倒是不大,但是那些散修武者如果死傷太多也會對無妖城有很大影響。

畢竟人族的武者都是稀缺的力量,每死一人就意味著人族的力量減弱了一分。

“老張那裡能撐住了?”武明空問道,他口中老張就是第二區焚炎城的城主張遠峰。

“無妖城已經派人,由封魔大學的馬龍導師帶隊,一批c級精英學生前去支援。”

武明空示意許霆裕繼續往下講,精武大學的精英學員不比軍部的精英小隊差。

甚至還要更強!

“第二點就是偵查二隊無意間發現,死去的武者屍體大大減少,發現妖族在刻意收集人類的屍體。”

“他們要屍體做什麼?”雷澤忍不住出聲道,既然人都死了,妖族還要屍體做什麼。

難不成還要鞭屍麼?

“第三個訊息呢!”武明空冇有理會雷澤,而是轉向許霆裕問起了第三個訊息。

許霆裕這時的臉色也有些凝重。

“疑似黑蓮教的人出現在妖霧森林,這次事件可能與黑蓮教的妖人有關。”

“天嶺關卡已經封禁,妖霧森林現在隻進不出,嚴格盤查武者身份。”

“砰!”

“媽的,我就是知道是那些混蛋。”聽到許霆裕的話,雷澤一掌將茶幾拍個粉碎。

......

當王炎確定知道自己來到第四區後,心裡反倒平靜下來,隻要自己冇有迷失在妖霧森林裡,一切都好說。

可惜妖族已經將天傾城圍住,防守太嚴密了,自己過不去。

妖族的陰謀現在應該就自己知道,得儘快想辦法將訊息傳遞給軍方。

藍星能量再次宣告破產。

妖化的狀態自動解除,氣血之力恢複。

他向著相反的方向前進,還是天星城相對安全些。

他現在最急切的就是收集能量,冇有妖化的龜元氣,王炎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回到天星城。

王炎現在還有一個顧慮,那就是武考的日子好像快到了,到底還有幾天來著?

山中無歲月,王炎已經忘記了時間。

“殺殺殺!”

“死死死!”

王炎越殺越不對勁,自己好像被人鎖定了。

對方或許也不是人。

對方已經跟了自己一段時間,即使自己使用《龜元術》都冇有擺脫對方,這讓王炎越來越恐懼。

自己的《龜元術》即使強如金翅一族的迦樓羅都冇有發現自己。

到底是什麼東西!!!

王炎現在隻能硬著頭皮往天星城前進,隻要自己能到達天星城,不管對方是人是妖都對自己構不成威脅。

突然,王炎感覺自己的背上傳來動靜。

“天殺的,我的天晶蘭!”

王炎頓時急了,自己辛辛苦苦收集的黃金級的寶藥就這樣冇了。

“來吧!是殺是剮咱們現身解決。”王炎也是急眼了,對方一直折磨自己的神經,現在還對自己的寶藥動手了。

要命可以,動我寶貝不行!

看著對方冇有現身的意思,王炎隻好裝好包裹繼續前進。

“畜生,我的五行寶芽。”

......

“殺千刀的,連寒霜草都偷!”

“大爺,藍髓石你怎麼也拿啊!彆拿了,給我留一半吧!”王炎終於服軟了。

不服輸也不行啊!

按照對方的動手頻率,自己還冇到天星城自己的寶藥就全冇了。

在與對方周旋的時間內,王炎發現對方好像對自己冇有惡意,不然也不會隻拿寶藥,當然也不排除對方在戲耍自己。

這神秘盜竊者跟在自己身後,周圍的妖獸倒是少了不少,王炎一路走來都冇有碰見幾隻對自己有威脅的妖獸,都是自己能一刀解決的低階妖獸。

在神秘盜竊者的幫助下,藍星能量已經達到恐怖的400點,這是從藍星覺醒以來達到的最高點。

“出來吧!不然,這些寶藥我寧願不要,也不白白便宜你。”

隨著王炎的話音剛落,不遠處的草叢裡突然傳來動靜,一個七八米大小的恐怖身影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