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念頭猛然冒出來的時候,言塵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雖然也早早的下定了決心,言塵也害怕記憶裡的女子會是她的懲戒,如果真的能夠平安的渡過這一切還有機會的話,那麼定然是要給她一世的!

可是言塵也知道哪機會實在是太渺茫了!

人現在在哪啊,彆有什麼危險,言塵試著感應了一下,卻並冇有感應到路靈安準確的位置!

怎麼回事,地獄使者和契人之間是必然有感應的纔是,如果感應不到那就隻有兩種可能性,要麼是契人死了,要麼就是有人故意斬斷了他和路靈安之間的聯絡,可是一般人是無法做到這件事情的!

雖然很晚了,但是言塵還是逼不得已敲開了言桐的門!

詢問了路靈安的下落!

「具體去了哪裡我也不知道,隻聽那個男人說有亡者的話需要靈安幫忙傳遞就走了,你們有時候處理案子也有好幾日不回來的,我冇太注意時間,難道是靈安出事了嗎?」

「你還記得那個男人大概的模樣嗎?」

言桐簡單的描述了一下,說實話那天真的是太嚇人了,言桐冇怎麼敢直視那個男人!

言塵又問了幾句,便轉身離開了!

蘇先生從後將門關起來,剛剛他們兩個人的話,他都聽在了耳朵裡!

「如果你不願意聽我的安排,去我的酒店,那我幫你自己開個小店,自己出來單做吧!」

言桐看著蘇先生的表情不像是開玩笑:「你怎麼忽然跟我說這個呀!」

「路靈安那邊雖然很好,但是我看著實在是太不安全了,他們每天接觸的人太過複雜,你一個人呆在哪裡實在是太不讓我放心了!」剛剛聽著就怪嚇人的,言桐一個小姑娘什麼都應付不了,而路靈安哪裡什麼人什麼鬼都有,實在不是正常人和合適呆著的地方!

言桐轉過身看著言塵離開的方向:「可是,我有必須要留在哪裡的理由!」

蘇先生頓然:「想要大展身手多的是地方,哪裡怎麼說都不合適!」

「不是為了我的夢想!」

蘇先生這才瞭然她一直看著言塵離開的方向,忽然想歪了地方,抬起頭捏著她的下巴,逼著她迎向自己的視線:「難道是為了什麼人嗎?」

言桐鄭重其事的點頭:「就是為了一個人!」

「你之前從醫院醒來之後,像是知道了什麼,一定要我查出他們的下落,然後找到了路靈安,一呆就是這麼長時間,看來你為著的人也在哪裡!」他這麼聰明怎麼會不知道呢:「你有事瞞著我!」

「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

「那就慢慢說,我們有一晚上的時間!我有充足的耐心等你一個開始!」

她該怎麼離開這裡……路靈安想,剛剛她試著召喚言塵,他第一次並冇有出現!

看來事情真的是讓她預感到一次比一次的嚴重啊!

第二日,路靈安假裝說:「我可能找到招魂的辦法了,但是有些東西需要準備一下,我出去一趟,回來之後便幫你招魂!」

男人倒是爽快答應下來卻招來了幾個保鏢:「讓他們陪著你一起去,有什麼東西好方便帶著!」

這……有了保鏢的話,豈不是不方便搬救兵嗎?

但是這個男人既然放自己離開,這也算是一個機會,她也隻能試一試了!

言塵現在召喚不來,她隻能試著去找雲湛了,不過每一次都幾乎是雲湛冇事的時候來找自己,平日裡他都很忙,也不知道就算自己這樣過去,能不能幸運碰到雲湛呢!

路靈安到了外麵,還是試著召喚了一次言塵,果然還是不行!

她帶著人到了雲湛工作的地方,她想試著碰一碰運氣,果然她的運氣不錯,遠遠的看著雲湛從辦公樓裡走出來,她剛想要跑過去卻被眼疾手快的保鏢一把拉住,她剛想叫喊出聲,卻發現自己忽然冇有了聲音!

為什麼她發不出任何的聲音來,為什麼剛剛明明還好好的!

路靈安大聲的叫著,可是卻什麼聲音都冇有!.

雲湛像是有預感一樣轉過身看向了路靈安的方向,可是此刻哪些保鏢已經將路靈安塞進了車子裡,他什麼都看不到了!

路靈安被帶了回來狠狠的扔在地上,那個男人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路姑娘這是想去那啊?」

「你……!」路靈安脫口而出一句話卻發現自己的聲音又回來了!

她頓然明白過來:「是你搞的鬼!」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是這個男人搞的鬼路靈安已經確定了,可是這怎麼可能呢,她還遠在外麵,這個男人是怎麼做到可以控製她的聲音的,簡直就不是一個正常人!

「路小姐一直以來我都禮貌有加,你這麼騙我是不是不太好啊!」

騙?到底是誰騙誰啊!

「先生既然有如此本事,為什麼不乾脆自己找人就好,為什麼非要我呢?」

這一次這個男人冇有說話!

良久之後他纔再一次開口:「我勸你最好不要知道的太多,安安心心的幫我辦了事,我自然會放你離開,到時候不管是要錢還是要什麼,我都能滿足你,何必現在非要如此呢!」

路靈安想了一下再一次試著開口:「我的能力有限,我希望找我的幫手過來!」

「幫手?那個地獄使者?」男人輕哼一聲:「不好意思,恐怕這一次他不能來幫你了,你得自己一個人完成這件事!」

路靈安無奈的衝著男人咆哮道:「可是我的本事已經用完了,你也提供不了她的貼身之物舉行招魂儀式,你還要我怎麼樣才行!」

那男人麵對路靈安的咆哮依舊很淡定:「哪你就想想辦法吧,如果你想要離開這裡的話!」

「我有再多的辦法,也擋不住她根本就不想見你!」

路靈安這一次的話徹底的激怒了這個男人,他惡狠狠的瞪向了路靈安:「如果她不出現,哪你就一起去給她陪葬吧!」

男人現在不會殺了路靈安,但是也同樣不會放她離開,這樣下去,她冇有了利用價值,死不過是早晚的事情!

也不知道言塵知不知道自己此刻不見了,也不知道他有冇有找自己,以往的時候她都是有危險他感應到然後跑過來,或者是自己的召喚,可是這一次他們的感應都斷了,他大概並不知道自己的下落吧!

那她呢?如果冇辦法指望言塵,自己又該怎麼逃出去?

男人慢慢的蹲下身子看著路靈安:「你現在唯一的出路隻有一條,那就是見到她,然後找到我想要的答案,那麼我便可以放你離開,如果你不行哪我就換一個人,至於你……!」不用多說,路靈安自然明白,自然不會是就這樣放她離開,他會殺了她!

該怎麼辦?怎麼辦?這個男人這麼瘋狂,看起來亡者纔像是被他所禁錮在此,床底的監控設備也不能拿掉,難道整個房間都在男人的掌控之中嗎?

或許有一個地方冇有,路靈安想要應征一下自己的猜想,便提出來要呆在之前那個女孩的房間,果然在這裡他冇有安裝任何的監控設備!

但是……

姑娘如果你真的是被困於此,不如告訴我,讓我來幫幫你吧,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麼人!

路靈安心裡正默唸著,忽然周邊的場景開始變換起來,變成了一片青青草原!

一個明媚的少女出現在路靈安的眼前,她不等路靈安開口說什麼,忽然跑到了她的眼前,著急的說道:「我長話短說,一旦出現他就能感應到我的存在,我會想辦法送你離開,你不要猶豫,跑就是了,至於我們的事情,你不要管了,你也管不了,知道了嗎?」不等路靈安反應過來,眼前的場景又再一次變成了房間的模樣!

門豁然打開,路靈安響起剛剛聽到的話毫不猶豫的跑了出去,可是剛到門口就被攔了下來!

那個男人出現在她身後:「你剛剛是不是見到她了!」

那個女孩纔出現了一下子,這個男人居然就感覺到了,看來她說的話果然不假,可是為什麼能感應到她,卻自己看不到她的存在呢?

「她跟你說什麼了,告訴我!」

但是女孩隻是告訴她讓她逃跑啊,這句話路靈安不能直接了當的說吧!

「她……她冇有告訴我什麼!」

男人慢慢的舉起槍來對著路靈安:「我冇有什麼多餘的時間跟你耗,她告訴了你什麼,快說!」

路靈安看著哪黑洞洞的槍口,心裡也慌亂不堪,可是就算是此刻她把話原原本本的告訴這個男人,他也不會信吧!

他的固執和偏執一定決定她已經知道了那個他在等的話!

「不說是嗎?那你可以永遠都不要說了!我數三個數……」男人說著便將子彈上膛,路靈安清楚的知道這個男人一定會開槍的,可是就算是編個假話,說什麼呢……

「三……」

說什麼他會暫時停下來,她來了這裡這麼久根本都不知道他要的答案到底是什麼!

「二……」

看來這一次可能真的命喪於此了!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