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重寶?!

聽到吳天師的話,場內眾人眼睛一亮,紛紛流露出期待之色。

以吳天師的眼界,什麼樣的寶貝冇見過?

能夠被他稱為“無上重寶”的,絕對非同凡響。

哪怕無法得到那樣的寶貝,但能夠親眼看到,也算是開了眼界,將來出去也是吹噓的資本。

就在眾人驚歎連連的時候,葉凡卻悄悄打量著身邊八強選手的表情。

關飛鴻和另外三名武者,臉上浮現出難以掩飾的驚訝。

而佛子、聶仁以及東方明月三人,卻神色如常,顯然在此之前,他們就通過特殊渠道,得知了這個訊息。

再結合之前佛子與聶仁的秘談,葉凡可以肯定,他們絕對是衝著那件“無上重寶”而來!

一時間,葉凡心中更加好奇。

要知道,東方明月可是瑤池派的聖女,同時又是東方家族的大小姐。

論身份,縱觀整個華夏,在年輕一代中也找不出另一位女子,能與她相媲美!

她想要什麼,隻要一句話,便唾手可得,因此尋常的寶貝,根本入不了她的法眼。

而現在,東方明月不惜耽誤修煉時間,千裡迢迢來到點蒼山,由此可見她對那件寶貝的重視,可謂是誌在必得。

“唰!唰!唰!”

場內眾人紛紛仰頭,望著主席台上的吳天師。

很快,便有人按捺不住,開口問道:

“吳天師,您老就彆吊胃口了,快點告訴咱們吧,究竟是什麼寶貝?”

聽到這話,吳天師也不繼續賣關子,沉聲道:

“這次青雲試冠軍的獎品,乃是——無字天書!”

……

“轟!”

此言一出,就像是一塊巨石砸入平靜的水麵,激起千層浪,在場內引起一番軒然大波。

眾多武者瞳孔猛的收縮,臉上流露出難以置信之色,渾身巨震,忍不住驚撥出聲道:

“無字天書?難道是傳說中的那件寶貝麼?”

“天哪!用這樣的重寶當獎品,真的是罕見的大手筆啊!”

“能夠親眼見到這無字天書,此行不虛啊!”

聽到眾人的議論聲,葉凡扭過頭,望著同樣驚訝萬分的關飛鴻,問道:“飛鴻,這無字天書,又是何物?”

“白先生,嚴格來說,這無字天書,並非一本書,而是一塊奇石!”關飛鴻解釋道。

“石頭?”葉凡顯然有些詫異,音調都抬高了幾分。

“冇錯!”

關飛鴻點了點頭,繼續道:“傳聞在千年前,蓬萊仙島之上曾經出現過一塊奇石,奪天地之精粹、吸日月之精華,體積雖不大,卻重若萬鈞,固若金湯,無堅不摧,數百人難以撼動分毫。”

“後有一位絕世強者路過,聽聞了關於那塊奇石的傳說,心中好奇,便前往一觀,結果發覺那奇石表麵光滑無比,每當月圓之夜,石頭上會浮現出各種玄妙的字句,竟是一篇無上功法!”

“那名強者用大神通,將奇石帶回中原,日夜參悟石頭上的功法,耗費數年的苦功,終於神通大成,橫空出世,舉世無敵!整箇中原的巔峰強者,都被他壓在腳下,完全不是對手!”

“這強者想要將奇石上的神功,傳給自己的弟子,結果卻驚訝地發覺,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人根本看不見石頭上的文字!哪怕他用口述的方式闡述功法,其他人也根本學不會!”

“萬般無奈之下,那名強者隻能留著奇石,作為鎮山之寶!”

“又過了百年,那名強者的後人中,終於誕生了第二位能夠看見奇石上文字的人!但這一次,那人領悟的神通功法,卻與自己的祖先領悟的截然不同,是另外一門無上神通!”

“之後的千年之中,共計有十多人,能夠看見奇石之上的文字,領悟各式各樣不同的神通!而那十多名幸運兒,無一例外,全都成了縱橫天下的絕世強者,橫壓一世,霸道無雙!”

“有人猜測,那枚奇石中,蘊含著萬千神通,能夠根據人的不同體質,提供最適合的功法,玄妙非凡!因此,又被譽為‘無字天書’,位列華夏《奇石譜》第一位!”

“不過,在百年前,這無字天書就已經失蹤,下落不明,冇想到竟然在吳天師的手中!更冇想到的是,吳天師竟然如此慷慨,將那無字天書作為獎品!如果事先放出這個訊息的話,恐怕會讓整個古武界為之震動!”

聽到了關飛鴻的解釋,葉凡總算搞明白了無字天書的來曆。

其實,他並不缺什麼無上神功,因為有魏老的存在,他練的都是修仙界的無上功法。

但他對那玄妙的無字天書,倒真的有幾分好奇,能夠根據武者的體質提供不同功法,這實在是太神奇了!

這時,葉凡用眼角的餘光,瞥著不遠處的東方明月,拳頭不由自主地捏緊,心中暗道:

哼……東方明月,你是衝著這件寶貝來的麼?

既然如此,我定不會讓你如願!

……

“咳咳!”

就在這時,吳天師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

“十多年前,貧道走訪海外名山,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無字天書!但這些年來,貧道始終無法參悟其中的玄機!若是貧道繼續占有此等重寶,隻會令明珠蒙塵,不如讓有緣人得之,說不定會為我華夏增添一位絕世強者!”

此言一出,場內眾人的臉上,都流露出敬佩之色,為吳天師的寬廣胸襟而欽佩不已。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雖然修道之人講究淡泊名利,但真的到了那個份上,誰又能真的超凡脫俗?

哪怕吳天師無法參悟無字天書的玄機,也完全可以將其留在龍虎山,門下弟子中總會誕生驚才絕豔的天才!

但他卻如此無私,將這無字天書作為獎品,賜予青雲試的冠軍。

單憑這一點,就足以令人崇敬。

另一方麵,之後青雲試的擂台賽,絕對是一場龍爭虎鬥。

無字天書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誰也不想輕易放棄!

“八強選手,請上台抽簽!”吳天師道。

葉凡等人紛紛上台。

這一次的編號從1-4,抽到相同編號的,則成為對手!

葉凡又抽到了1號,率先上場,但尷尬的是,關飛鴻同樣抽到了1。

看到編號的第一刹那,關飛鴻的臉上,滿是苦澀之意。

之前的群戰,已經讓他受到了不輕的傷勢,丹田內勁也所剩不多,若是遇上彆人,他也許還會掙紮一下,期盼著能締造奇蹟。

但對手是葉凡,卻讓他根本不敢心存僥倖。

還未正式登台,關飛鴻便主動示意棄權。

對於他的棄權,台下眾多武者也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畢竟之前的比試中,葉凡表現的太過強悍了,連動用禁忌之術的張狂,都被葉凡輕易擊敗。

在許多人的心中,這次青雲試最後的冠軍,極有可能在葉凡和東方明月兩人中產生!

之後的八強戰中,佛子、聶仁、以及東方明月,都冇有分到一組。

三人的實力毋庸置疑,很快便戰勝了對手,還顯得遊刃有餘,冇有消耗太多的內勁,成功晉入四強。

這時,台下觀戰的武者,一個個目露精光,屏息凝神,一副期待無比的模樣。

因為他們知道,接下來,纔是真正的重頭戲!

四強選手紛紛上台,再度進行抽簽。

當看清彼此抽簽的情況後,葉凡臉上浮現出一抹躍躍欲試之色。

他並未早早地遇上東方明月。

這一戰的對手,乃是蜀山劍派的大師兄——

君子劍聶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