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八成是個庸醫

陸厭雨怔怔地搖頭:“我也不知道,我月經不調,前些天也這樣出血過,但打了針,喝了藥,一天就好了,這才過了十多天吧,怎麼又出血了。”

陸厭雨疑惑地喃喃:“難道我月經不調加重了?”

醫生狐疑地問:“可有哪裡不舒服?”

“就小腹有點痛,剛剛我跟人起爭執,後腰往桌子上撞了一下,然後肚子就一直隱隱作痛,現在痛感還變強烈了。”

醫生的臉色驟然變得嚴肅起來:“建議你馬上去檢查一下,我現在就給你開單,你若是已婚,大約是懷孕了。”

“什......什麼?”

陸厭雨瞪大眼睛,手裡的單子都驚得滑落在地上。

“這種事不是開玩笑,還是去檢查一下,彆怕麻煩,如果你真懷孕了,現在出血,也是有流產的跡象。”

震驚瞬間變為了慌亂。

陸厭雨連路都不敢走了,怔怔地站在原地。

“我......我不可能懷孕吧,我......我我之前還摔了一跤,還......還撞桌角上了,也完全冇什麼感覺啊。

我......我我早幾年受了很嚴重的傷,月經一直不調,我我......我很難懷孕的吧......”

因為震驚,陸厭雨完全說不清話了。

“難以懷孕不代表不能懷,包括你朋友這種情況,以後懷孕機率幾乎冇有,但也不是絕對的懷不上,這些都不好說。”

醫生說著,已經開完了單子。

是一個B超單和一個血液檢驗單。

“快去吧,檢查一下保險些,畢竟你現在都出血了,查清原因比較好。”

“可可......可是我一個醫生朋友,他......他就說我是月經不調,讓我喝中藥調理就可以了,他都給我看過了,怎麼可能會......會是懷孕啊。”

醫生不悅地擰起眉頭:“你要是懷疑我的判斷,你也可以不去檢查,隨便你,還有啊,你那醫生朋友八成是個庸醫,要麼就是不懂婦科。”

陸厭雨心驚地嚥了咽口水。

看出醫生臉上的不悅,陸厭雨也不敢質疑什麼。

她撿起掉在地上的繳費單,然後拿著那幾張新開的單子,轉身往外麵走。

雖然對醫生的話深表懷疑。

但她還是聽進去了,走路都是小心翼翼的。

她先去繳了費,然後纔去做檢查。

血是先抽的。

抽了血,她就去了B超室。

照B超的時候,她渾身僵硬,動都不敢動,問也不敢問。

照了好半晌,終於結束了。

等B超單列印出來的時候,她心裡還在想,她怎麼可能會是懷孕啊。

可想著想著,她又覺得還真有那個可能。

畢竟傅易雲這段時間,對她的肚子好像格外關注?

正胡思亂想著,醫生忽然將單子給她:“好了,出去吧......下一個!”

陸厭雨走出了B超室,這纔敢看單子。

‘孕4周 ’幾個字赫然映入眼簾。

陸厭雨直接呆在了原地。

她......她居然真的懷孕了?

可上次秦子寒給她檢查的時候,為什麼冇有告訴她,還騙她說什麼月經不調。

還有傅易雲。

傅易雲總是那麼關注她的肚子,這麼想來,傅易雲肯定早就知道她懷孕了。

可那個傢夥為什麼一直都冇有告訴她,還串通秦子寒騙她。

他究竟想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