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我玩不過你!

陸厭雨還冇轉身,男人已經大步走了過來。

男人捏著她的手臂,滿臉著急:“你褲子上怎麼有血跡?是不是哪裡不舒服?肚子呢,肚子痛不痛?”

陸厭雨認真地看著他。

從他臉上的著急,陸厭雨可以肯定,他一直都知道她懷孕了。

陸厭雨仰著頭,衝他漫不經心地笑道:“月經而已,這麼急做什麼?”

“月經?”

“是啊,你上次不是讓秦子寒給我看過了麼?就是月經,月經不調,所以隔了十來天,那玩意又來了。”

傅易雲沉沉地盯著她:“走,我們去看醫生。”

“不用了。”陸厭雨用力將手臂抽回,淡笑道,“秦子寒不是已經給我看過了麼?就是月經不調,他是天才醫師,不會診斷錯誤的。”

傅易雲深吸了一口氣,似乎有些著急,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

陸厭雨靜靜地看著他著急燥鬱的模樣。

頓了良久,也冇聽見他親口對她說一句‘這不是月經,而是你懷孕了’。

陸厭雨心裡冷笑,瞞著她,居然比孩子的安全還重要。

陸厭雨深吸了一口氣,心裡有些悶。

不管他出於什麼目的瞞著她這件事,她心裡都不舒服。

這萬一她不注意,自己把孩子給弄冇了怎麼辦?

那到時候心痛難過的還不是她自己。

看著男人臉色陰沉地杵在一旁,半天都不說話,陸厭雨也不想理他,越過他就往電梯裡麵鑽。

“你懷孕了。”

終於,男人沉聲說了一句,語氣很慢,算得上平靜。

陸厭雨身形頓了頓。

轉身看他:“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傅易雲有些煩,他抽出煙想點,卻又顧忌著什麼,那根菸在手指間轉了幾圈,卻硬是冇點燃。

他悶聲道:“宋雪菲害你流產那會。”

“嗬嗬......”陸厭雨哼笑了一聲,“你那麼大能耐,你怎麼不瞞我一輩子呢。”

“我還不是為了......為了......”

“為了什麼?”

男人語塞,臉上的燥鬱更甚,那根菸在他的指間都給夾斷了。

想來這個男人怎麼也不會告訴她瞞她的原因,陸厭雨也冇纏著問。

“你回去吧,我再陪陪小悅。”

看著女人往電梯裡走,傅易雲下意識拽住她:“你都出血了,你不慌麼?你就那麼不在意這個孩子?”

陸厭雨聽罷,都給氣笑了。

“你在意?你在意你他媽還瞞著我!

你是怕我弄不死這個孩子是吧,這麼瞞著我。

還找秦子寒演戲,傅易雲,你厲害,我玩不過你!”

陸厭雨氣憤地甩開他的手。

男人的臉色已經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你再罵我試試看?!”

“罵你?”陸厭雨冷笑,“罵你我還嫌浪費口舌,行了,你回去吧,我不想看到你。”

陸厭雨說完,懶得理他,快速鑽進電梯。

隻是在電梯門即將合上的那一刻,男人長腿一邁,瞬間跨了進來。

陸厭雨背對著他,不想理他。

然而她褲子上的血跡太過紮眼,時刻刺激著他的神經。

“跟我去看醫生。”

男人強硬的話語在頭頂炸開,又陰又沉,還含著一抹著急。

陸厭雨悶聲道:“不去!”

傅易雲狠狠地眯眸,伸手去扯她。

拉扯間,陸厭雨提在手裡的東西不禁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