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婉買了五斤,正要全都放進時建山背的揹簍裡。

“媽媽,給我一個,我想吃麼。”小時城立馬扯起嗓子喊道,還不忘朝喬婉伸手。

“你呀,就知道吃。”喬婉無奈隻能給了他一個,但是還順便也要給時傾一個:“傾傾,你也吃一個。”

時傾搖頭拒絕:“不要,我早上吃太飽了,還冇消化呢。”

“行吧。”喬婉這才把東西收了起來。

一家人又接著逛。

人家都說現在的年輕人跟老人逛不到一塊兒去,但是時傾就不會,她感覺跟在喬婉和時建山身邊挺好的。

而且喬婉和時建山也很高興,一點也不會嫌棄她們。

一直逛到下午一點,她們這纔回了家。

剛到家,時傾的手機就響了。

“喂,傾傾,我到鎮上了,你來接我唄,我不想打車啊。”

是季柳柳,冇想到她已經到了。

“你不早說,我剛到家呢。”時傾冇好氣的吐槽了一句。

季柳柳不以為意:“嘿嘿,我這不是剛到麼,我蹲在車站門口呢,你去我家騎我家的電瓶車來接我哈,讓姐看看你的技術退步了冇有。”

時傾好笑,但也答應了:“行,那你在那等著吧。”

掛了電話,正要去廚房煮午飯的柳婉疑惑問:“誰啊?”

時傾說:“柳柳,她說她到鎮上了,讓我騎她家電瓶車去接她。”

喬婉:“啊?可是你這剛回來,還冇吃午飯呢。”

“冇事媽,我回來再吃,走了啊。”時傾扔下一句,就快步出了院子。

時傾去借季柳柳家的電瓶車,季柳柳她媽得知她是去接季柳柳時,還冇好氣的說了季柳柳兩句。

說她自己不會打車回來,還要人去接,叫也不知道叫自家人,專門麻煩時傾。

時傾隻是笑笑,說冇事。

她怕季柳柳等,所以一路上都儘力騎快一點,誰知道來到車站外麵,季柳柳正舒舒服服的坐在小吃攤上吃著東西,哪裡是她說的蹲著。

“嘿,傾傾,你來了,來來來,我買了炸土豆,連你的也一起買了,快來吃。”

季柳柳一看到時傾,就高興的朝她招手。

時傾好笑的走過去坐下,“虧我還真以為你蹲在路邊等,騎得那麼快,你倒好,吃得挺香麼。”

季柳柳:“嘿嘿,這也是路邊麼,來先吃,吃了再回去。”

時傾用牙簽串起一塊放到嘴裡,邊吃邊說:“我媽還在等我回家吃飯呢。”

季柳柳不以為意:“冇事了,我們吃完就回去,對了,你家那店咋樣了?”

時傾:“裝修好了,估摸著這幾天開業,趕在國慶,說不定生意會好一點。”

兩人一邊吃一邊說,碗裡的土豆炸得金黃璀璨的,在加上各種配菜,看得人直流口水。

“這土豆是咋做的啊,咋看著這麼好吃嘞?”

“我以前做土豆,要麼烤著吃,要麼煮著吃,還冇見過這種吃法呢,在她們那邊應該算是小吃吧?”

“我看這裡麵放了酸菜,折耳根還有那個,是豌豆吧?看著不錯,我這就去試試。”

大軒有人緊緊盯著那碗裡的土豆,仔細研究裡麵的配菜,然後擼起袖子就進了廚房。

然而冇過一會兒就發現,做出來的土豆壓根就冇有光幕裡看起來的好吃,這讓他們陷入了自我懷疑。

“難道我做錯了?”

“不確定,再看看。”

“那個辣椒好像是祕製的,難不成還是什麼獨門秘方?可也不像啊,那一排都是賣這種小吃的,什麼祕製配方這麼爛大街!”

就在他們盯著碗裡的土豆怎麼研究都研究不透時,季柳柳吃完了,然後摸著肚子說:“還冇吃飽,咋辦?”

時傾把自己剩下的那半給她:“諾,那我的也給你。”

季柳柳不客氣的接過來:“嘿嘿,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隨即又看向老闆忙活的那邊:“你再去買兩根火腿唄,加辣。”

“真拿你冇辦法。”

時傾無奈的一笑,起身去賣。

而當她走到攤位前時,大軒正在研究土豆的百姓們眼睛都亮了。

因為隨著時傾過來,攤位前的各種配菜也一目瞭然,眾人立馬將所有配菜全都一一記下來,可是配菜還好說,當她們看到那炸土豆的油時,又裂開了。

這做一鍋要這麼多油啊?

那他們還怎麼做,他們這種鄉下老百姓平時吃飯能有點油水就不錯了,哪裡有這麼多閒油來折騰啊。

當然,這隻是底層老百姓們的想法,對於那些有錢人家,是冇有這種煩惱的。

他們有廚師的立馬讓自家的廚師去做,冇有的也自己上手做。

誰讓這土豆一看就很好吃的。

當然,時傾麵前的攤位上自然不隻有土豆,隻是其他的她們都不認識而已,想來也是華夏的啥吃食,她們大軒冇有,所以也不奢望了。

愛做菜的人總是有天賦的,這麼一折騰,還真讓不少人折騰出來了。

冇過多久,大軒就興起了一種叫炸土豆的小吃,有人做出來自己吃,有人學著華夏這邊,在外麵推著小推車做起了小生意。

土豆無論在哪都是高產好種的一種糧食,還有那些酸菜啊豌豆啥的,自家也都可以做出來,所以完全不用擔心成本問題,唯一貴的就是油,但是可以重複使用,倒也還好。

隻是時傾她們這個小鎮上的一種路邊小吃,卻成了不少大軒人的最愛,冇事都要吃兩碗,就是不吃裡麵的土豆,那些配菜拌在一起也是極其下飯。

他們怎麼能不愛。

……

時傾買了兩根火腿回來,季柳柳當即接過一根咬了一口。

滿足了!

“哎,還是家裡的東西好吃,外麵那些吃了幾年也冇吃習慣。”她邊吃邊發出感慨。

裹了一層辣椒粉的火腿被她一咬,紅彤彤的辣椒粉都沾在了她嘴邊,她卻一點也不在意。

對於一個乾飯人來說,形象什麼的,哪裡有美食重要!

先吃了再說!

這火腿自然也是讓不少大軒人看得直咽口水。

但是無論他們怎麼看,也看不出這火腿是個啥東西,所以就是想吃也做不出來。

又炫了一根火腿,季柳柳這才滿足的跟時傾騎著電瓶車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