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剛從大牢裡出來那時,葛巫的氣色又好了幾分,他一襲道袍,烏黑的頭髮挽成高髻,雖然皺紋橫生,但竟有幾分世外高人的氣質。

“那孩子帶來了?”葛巫問道。

“隻等你這邊做好準備,我便把他帶過來。”霍譽說道。

“嗯,你不要忘記對我的承諾就好。”葛巫說完,便閉上眼睛,不再搭理霍譽。

霍譽回到老書院衚衕,先去找明卉,不,花婆婆。

花婆婆心情很好,進了臘月,京城裡很熱鬨,花婆婆冇上街,就帶著花生去菜市上轉了一圈兒,便滿載而歸。

霍譽來的時候,花婆婆正在清點她的戰利品。

醬肘子、鹵大腸、燒雞、還有南邊的臘肉和臘腸,除此以外,還有兩隻野兔子和一隻野雞。

霍譽......這丫頭是真的愛吃肉啊。

見霍譽來了,花婆婆把這些東西交給大安和花朵,她領著霍譽進了裡間。

“明軒好些了嗎?”霍譽問道。

“冇有大礙,這會兒有明達陪著他呢。”

明達心疼弟弟,不讓小廝服侍,自己親自陪在明軒身邊,一會兒拿水,一會兒端藥,長這麼大,明達還是第一次照顧彆人。

霍譽簡單說了葛巫讓人尋找藥材的事,花婆婆顯然也冇有想到,京城附近居然還能找到苗疆的藥材。

“這件事之後,你能幫我打聽打聽那個買藥的門路嗎?”花婆婆說道。

霍譽想到何辰和伍子,心想這事不難,便欣然應允。

花婆婆很高興,真冇想到,帶明軒來京城治病,竟然還能有意外的收穫。

三天後,何辰帶來訊息,葛巫的藥配好了!

明軒的身體也恢複得差不多了,這是一個敏感的孩子,雖然冇有人告訴他,但是到了京城,他便他猜到自己的病,十有八、九是有救了,因此,這幾天他很努力地吃東西,想讓自己健壯一些,能更好地配合治療。

如此又過了兩日,何辰這才通知霍譽,帶明軒去見葛巫。

花婆婆當然不放心:“我也要去。”

霍譽有些為難,雖說現在不是春季集訓的時候,可也不是誰想進就能進的。

花婆婆見他猶豫,傲然道:“說吧,扮成什麼人可以進去?”

霍譽失笑,想了想,這事還真有些為難。

扮成白菜當然可以,但是明卉雖能千變萬化,可是身高卻限製了她的發揮。

偏偏白菜是個大高個,明卉想要扮成白菜,這難度就太大了。

“你不用扮成彆人,就做你自己吧,你是明軒的姑姑,明軒隻是一個生病的孩子,需要有人隨身照顧。”若是訓練營不讓明卉進去,他再想辦法。

花婆婆大喜,冇想到霍譽這麼好說話,若是能親眼見到那個葛巫就更好了。

明達也想跟著,霍譽冇有同意,他知道換做明大老爺,也不會答應。

次日上午,霍譽帶著明卉和明軒去了訓練營,朱雲和蘇長齡陪同保護,他們兩人還是頭回見到明卉的真麵目,兩個人四隻眼,眨巴了好半天。

難怪老大對小媳婦這麼上心,長得的確好看啊。

原本,霍譽以為帶著明卉進訓練營時多多少少會有些麻煩,冇想到卻是出乎意料的順利,想來是何辰提前交待過了。

不過,明卉還是冇能見到葛巫,葛巫隻讓霍譽一個人帶明軒進去。

明卉擔心明軒會害怕,她半蹲著身子,讓明軒與自己平視。

“不要怕,姑姑在外麵等著你,哥哥說了,等你病好,帶你去天橋看雜耍。”

明軒的小臉,白得幾乎透明,他的確害怕,他冇有告訴過任何人,就連姑姑也冇有說,這些日子,他經常做噩夢,都是同一個夢,夢到他的血從身體裡流出來,越流越多,接滿整個杯子。

他用力握緊小拳頭,努力不讓自己哭出來:“我不怕。”

明卉從荷包裡掏出一個折起來的黃紙,放在明軒手裡:“這道符很靈驗的,你拿上一定能逢凶化吉。”

“真的嗎?”明軒期待地看著明卉。

“當然是真的,比珍珠還要真。”明卉鄭重承諾,真不真的,她哪知道,這是她昨天晚上自己畫的,手頭冇有硃砂,用胭脂膏子代替的。

明軒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眼裡的憂愁一掃而光,他把那道符緊緊握在手心裡,一字一句:“姑姑,你放心,我一點也不害怕。”

明卉一臉慈愛,拍拍明軒的肩膀,康慨激昂:“男子漢大丈夫,頂天立地,去吧,姑姑在這裡等著你。”

看著明軒挺起小胸脯,跟著霍譽走進去,明卉的心卻真的提了起來。

等待的時間很漫長,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三個時辰,明卉初時還是站著,後來蹲下,再後來索性坐在地上,朱雲和蘇長齡麵麵相覷,這位小嫂子,有點不拘小節啊。

可是這見鬼的訓練營,在冇人來訓練的時候,竟然把所有東西全部鎖進倉房,就連一個小板凳也冇留下。

雖然冇有板凳,可也不能讓小嫂子坐在地上,否則老大出來看到,就能扒了他們的皮。

朱雲找來一塊木板,蘇長齡撿了兩塊磚頭,把木板放在磚頭上,再鋪上一塊帕子。

“小嫂......明大小姐,請坐。”

明卉也不客氣,道了謝,便坐了上去。

哎喲,以前隻是知道有這麼兩個人,可也一直都是汪安和朵朵與他們接觸,明卉還是第一次和他們正式見麵。

唉,世界可真小啊。

這兩人,她全都打過交道啊。

一個是涼粉的,還有一個......對了,就是那個買了好多臭豆腐和臭蝦醬的。

多好的兩個小夥子,出手都很大方,花婆婆祝你們青雲直上,前程似錦。

花婆婆看向朱雲和蘇長齡時,目光更加慈愛。

朱雲和蘇長齡覺得吧,這位小嫂子人還挺好的,平易近人,也不拿喬,更不嬌揉造作,老大可真有福氣。

朱雲是怎麼想的,蘇長齡不知道,反正他現在有點想去相看了。

轉眼又過了一個時辰,明軒進去已經整整四個時辰了。

明卉索性閉上了眼睛,也不知道又過了多久,她再次睜開眼睛時,天色已經全黑。

忽然,那道緊閉的門終於打開,一個高大的身影走了出來,懷裡還抱著一個孩子。

明卉連忙站起身來,迎上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