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晉皇朝承接大周皇朝衣缽,從原來的九州擴建為十三州二百六十縣。

整個天下,多數修真門派和傳世家族跟官府深度綁定,以獲取更多的修煉資源。

就連趙家皇室,也是靠著傳承千年的霸天九龍訣,才能得到登上大寶的機緣!

故而,雖然江山幾經改弦更張,但這些豪門的真正實力卻未有多少損傷,依舊擁有更換新朝的實力!

隻不過,易手的隻是江山,又有幾個上位者能真正關切平民的死活?

多數都是利用民眾的供奉,搜刮資源,修煉自身罷了!

興,百姓苦!

亡,百姓苦!

周雲夢聽著神秘男子的絮絮叨叨,一臉懵懂。

似乎連往日入口甜糯的糕點,此時品味起來也不過如此。

神秘男子看著周雲夢的神情,明白她對家國興亡之事並未有什麼切身體會!

歸根到底,這個大周遺孤還是久在公主府之中,冇有見過外麵太多的疾苦。

或許,跟她講這麼多,本就錯了?

讓她快快樂樂地過一輩子,也未嘗不是好事?

神秘男子不知想到什麼,微微搖頭,溫和道:

“我講的這些,你當故事聽也可。等你長大了,就會有自己的判斷了……”

周雲夢點點頭,心中雖然有些明白,但還是忍不住道:

“故事裡,皇後被皇帝贏得芳心,後來怎樣了?”

神秘男子麵朝明月,揹著雙手道:

“當然是嫁給皇帝了,不然的話哪來的你們這些後代?好了,該練劍了!”

周雲夢嚥下口中的美食,嘟囔道:

“那一任皇帝被義弟所害的故事,你隻說了開頭,還冇有細講……”

神秘男子目光從明月中收起,淡淡地望著周雲夢,忽然聲音變輕,道:

“那個故事,我還冇有想好該如何編。等下次再講,行麼?”

周雲夢聽著神秘男子的腔調,知曉他又在惆悵。

“好了,下次便下次吧!開始練劍!”

“好!那就從上次教你的無名劍訣繼續,這套劍訣……”

神秘男子盤膝而坐,把腰間的長劍橫在膝上,侃侃而談。

他雖然修為未能恢複多少,但對劍道的理解卻一點未丟!

講述之時,簡單明瞭,三言兩語之間便把劍招和心法的注意要點說透!

周雲夢口中喃喃,手上比劃,皺著眉頭用心記憶。

“長得真像!”黑衣男子心中歎息一聲,抽出腰間的長劍,開始為周雲夢細心演練。

……

……

大晉皇宮。

內廷靜室。

皇帝趙康雙目微閉,盤膝坐於玉璽之前。

一道道明黃色的氣流,如同張牙舞爪的神龍,圍繞著他的身軀不住盤旋。

那些皇道龍氣,總數有九條。

九條神龍,神態各異。

八條大的,雄壯威武。

一條小的,略顯細弱。

隨著他的功法運轉,不住地在他體內和玉璽之間穿梭循環!

“呼!”趙康長長吐了一口濁氣,掐訣收功。

眉心之中,裂開一條細縫!

那九條大小各一的皇道龍氣,先後鑽入他的體內,就此蟄伏,不再出來。

趙康緩緩睜開雙目,神光湛湛威勢迫人。

在靜室中掃視了半圈,清了清嗓子,道:

“丁賢。”

老太監的身影,從靜室外彎腰入內。

“陛下,你喚我老奴何事?”

趙康眼中的精芒忽地彌散,微不可察地向西涼方向望了一眼。

“西北邊境的最近戰況如何?”

丁賢欠了一下身子,道:

“兵威頗盛,大戰兩場,共計斬首萬餘。”

趙康眉頭微蹙,意味深長道:

“北元這次被殺了這麼多士兵,會傷了國本吧?”

丁賢身軀晃了一下,道:

“陛下預料得不錯,北元已收縮戰線,輕易不敢南下搶掠。許州牧,許州牧在西北民間很受愛戴……”

趙康眯了一下眼睛,揉了一下眉心,道:

“如此潑天大功,你覺得要不要給他封王?”

丁賢沉默了一下,不動聲色道:

“一切聽陛下聖斷。不過……”

“說下去。”皇帝趙康從地上站起,在靜室中踱了數步,似乎在做什麼決斷。

“韓壽從西涼虎豹騎軍中回來了。此刻,就在皇宮外求見。”丁賢恭聲道。

趙康收起玉璽,繞過一幅繪有潛龍出淵的屏風,走到靜室前側的大廳。

這是他平日修煉之餘,接待近臣的辦公場所。

“讓他進來吧。”

兩炷香後。

韓壽匍匐在地,手中捏著一封用鮮血所寫的奏摺。

“陛下,微臣以血書告發,西涼州牧許之朗有謀反之意!”

趙康端坐於主位之上,向下瞥了一眼。

“你可知我大晉律法,誣告反坐!”

韓壽身軀顫抖了一下,還是咬牙道:

“微臣知道。這是我在虎豹騎軍中,所見的一些情狀,請陛下聖閱!”

血書之中,內容繁複,列舉了諸多許之朗謀逆不端的跡象。

林林總總,共計十一條!

其中,最為殺人誅心的兩條是:

陰養死士,州牧府中常有身份神秘之人出冇!

皇帝下口諭讓許之朗教韓壽兵法,他卻隻願教導一半!

……

趙康把血書看了幾眼,交給丁賢收好。

“若是真的,這可是滅族之罪!丁賢,你什麼意見?”

丁賢接過血書,不敢打開。

而是捧著血書身子彎得如同蝦米,道:

“陛下有九龍護身,自然不懼任何人威脅。隻是,在這個節骨眼上,許州牧宜放下一些兵權,等候調查。”

有一句話,他冇有敢明說。

若許之朗還有兵權在手,連勝之下,兵威所指,就算威脅洛京恐怕也不是難事!

隻怕,到時候在清河林家等世家大族的支援之下,大晉皇朝改換天地也未可知!

趙康眉頭微微舒展,道:

“韓壽,你在虎豹騎也有數月了。而今大戰方勝,你有什麼主意?”

韓壽肥胖的身軀,在地上趴得更低了。

一顆心在興奮和恐懼之間,七上八下!

若判許之朗謀逆,他韓壽必然是有功之臣,從此飛黃騰達!

若判韓壽無中生有,那麼他必然會因誣告反坐,而被碎屍萬段!

頓了一頓,聲音顫抖著說了他的建議。

以如今的形勢來看,可以先讓虎豹騎陳兵北元邊境,許之朗則回西涼州城等待旨意。

一來,防止北元賊人南下。

二來,可以在有意無意之間,割裂許之朗和大軍的順利聯動。

此後,即便許之朗想要興風作浪,也不會那麼容易得逞。

趙康揉了一下太陽穴,以手拂動書案上的玉璽,神情有些疲憊,道:

“就姑且按照韓壽的意見辦。丁賢,你安排人去做此事。另外,遣人去把太子傳召過來,我有事問他。”

說完之後,他意味深長地看了韓壽一眼,道:

“你辦事很牢靠。不過,先得委屈一下,在案子審理清楚之前,還是不要出家門了。”

韓壽“咚咚咚”在青石地板上磕了幾個響頭,誠惶誠恐道:

“微臣遵旨!”

翌日,一隊朝廷人馬從洛京城低調而出,帶著大批犒賞軍餉,向西涼進發傳旨。

……

……

數日後,在大晉和北元邊境的一座深山之內,連續響起了兩聲炸雷!

“真他孃的疼啊!”許牧齜牙咧嘴地從地上爬起。

看著地麵上一動不動的三具焦黑屍首,一陣出神。

數息之後,他取了那幾人身上為數不多的靈石,忍痛拔出自己身上插著的數柄飛刀。

其中有一柄,差點紮進他的丹田!

強撐著劇痛,來到他早已尋好的隱蔽山洞。

往口中扔了一顆黑玉斷續丹,盤膝而坐,拚命煉化丹田之中新產生的兩滴晶瑩綠液。

黑玉斷續丹的藥力,被他很快催發。

與那股由綠液所化的能量氣流一道,在四肢百骸循環遊走,接續斷骨,彌補創傷。

一個時辰之後,在天色將近擦黑之時,他終於把那綠液中所蘊含的能量悉數煉化入肉身體魄之內。

一層嶄新的皮膚,在皸裂老皮之下生出。

就著清冽泉水,洗淨全身。

許牧發現,他的體表之外,已微微覆蓋了一層若有若無的寶輝!

北元寒苦之地,靈氣與大晉相比更加稀少。

這幾個月中,他的玄道境界仍然停滯在引玄境二重,未曾突破三重天的境地!

但是在北鬥星元功和晶瑩綠液的共同提升之下,他的骨骼晶瑩之意更盛。

雖然未到如玉之潤,但也顯得神妙異常!

他的渾身氣力,變得更加幽深綿長!

此時,若再與今日的那三個修士爭鬥,定然再也不會如此狼狽!

命道修行之法,的確抗揍!

目前,許牧按照從白骨禁地得到的那本花名冊,已把在北元邊境附近的無良散修悉數斬殺!

那枚充滿殺戮之意的血鑽,在被風沛凝用有缺劍訣封在他心竅內之後,終於被他徹底煉化!

隻是,不知何故的,他的劍心殺意仍然未能達到圓滿的地步!

那本與大晉太常寺有私下往來的花名冊上,還有數人在北元境內深處。

許牧境界尚未高深,深思熟慮之後,不敢貿然前去裝逼送死。

“不管了,將來的事將來再說!先回軍營看看!”

結果,在他回到陳鴉九所在的斥候營之時,卻被告知陳鴉九已隨雷萬鈞等人回往西涼州城!

“不易兄弟,你回來晚了,冇有見到皇帝封賞的盛況!這是犒賞給你的那份軍餉!”

大軍獲勝,朝廷封賞是再正常不過之事!

可是,主帥許之朗卻被下旨要求與大軍分開,敕令回到西涼州城等候第二道旨意!

一切透露出陰謀的味道!

許牧拿了犒賞,與眾人道彆,疾速趕往西涼州城!

待他到達西涼州城之時,卻愕然發現已有兩隊軍服各異的大軍,已圍住西涼城的所有進出大道!

一個負責查驗的大頭兵,用劍指著許牧,斥道:

“所有平民,隻準進,不準出!那個漢子,你到底進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