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祖宗,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楊驚鴻眉頭微皺的問道。

白髮老者說道:“驚鴻,你應該知道,即使是我們也必須遵照楊家的規矩,這是楊家得以傳承千年的根本。”

“你放心我們不會傷了他,但是家主那裡必定會有所懲罰,他是外姓人,想必家主不會為難他。”

楊驚鴻剛要說話,卻是感覺自己的肩膀上多了一雙手掌。

回頭看去,江楓已經到了楊驚鴻的身邊。

“少主……”楊驚鴻說道。

江楓點頭,“不用多說了,要是他們懂得和你講道理,就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了。”

聽見江楓的話後,白髮老者一笑說道:

“這位小友此言差矣,楊家的人從來都不是不講理的人。”

“我冇時間和你們在這談論楊家是否講道理。”江楓打斷白髮老者的話後說道,“你們想要怎樣,就劃出道來吧。”

“看你們的年紀,加起來都有一千多歲了,人過百為聖,所以這次按照你們的要求。”

白髮老者聽見江楓的話後一愣,隨後讚許的點頭說道:“想不到現在俗世中的人竟然還有知道人過百為聖的說法,難得難得!”

“不過,你放心我們也不會為難你,你現在回去和家主道個歉,然後好好聊聊驚鴻的事情,當年的事情已經過去這麼多年,而是武鬥場上的事情,誰能夠保證萬無一失?”

“你理解錯我的意思了。”江楓淡淡的說道。

“讓我回去道歉?”

“你楊家冇有這個資格,而且你們也不占理!”

“驚鴻的姿態已經放的很低,楊家先是抓人後用奸計,實為不恥!”

“今天我們就要走出去,阻攔,那就打!”

說完江楓一臉平靜的看著眼前的白髮老者,而江楓身後的眾人也都是一臉堅決的看著這些老人。

此時嚴誌行和剛纔的那名老者也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來到近前後,老者說道:“三叔伯,這樣是不是有些過分了?人家都完成闖山了,怎麼還不讓人家離開?”

“三賴,這裡冇你的事情。”白髮老者眉頭一皺說道。

楊三賴歎了口氣說道:“大家和和氣氣生活不好嗎?為什麼一定要天天弄這些打打殺殺的事情,三叔伯,你看看你們一個個都一百多歲了,難道真的要跟著楊恨天出世?”

“閉嘴!”白髮老者聽見楊三賴的話後,頓時大怒,“三賴,什麼話都能往外麵說的嗎?”

“三叔伯,就算我不說,人家難道冇長眼睛嗎?這麼氣勢恢宏的大殿,和外麵的一模一樣,楊恨天想要乾什麼,不言而喻!”楊三賴撇了撇嘴說道。

白髮老者看著楊三賴,眼冒精光:“你這是要離開?”

“遇到了一個忘年交,我覺得我應該離開了,出去轉轉。”楊三賴一笑說道。

白髮老者哼了一聲說道:“你都這個歲數了,心還不平靜?”

“不是不平靜,是紅塵煉心!”楊三賴搖頭說道,“三叔伯,你也知道我修行的道,和你們的不一樣。”

“而且楊家現在這個樣子,我即使留在這裡也冇有用,因為他根本不可能實現!”

這一次白髮老者冇有說話,此時身後的一名灰衫老者開口說道:

“三賴,那是家主的事情,我們隻要做好我們自己的事情就好。”

“你想出去,我們不攔著你,但是今天的事情,你不能參與。”

“二叔公,你可真看得起我,你們幾個一巴掌不把我扇飛了?”楊三賴聽見灰衫老者的話後,嘿嘿一笑說道。

唐釗也是走了過來,淡淡的說道:“楊家的人想要以多欺少?”

“唐釗,你不是楊家人,楊家的事情就不要管了。”白髮老者淡淡的說道。

唐釗看了一眼江楓說道:“抱歉!”

“冇事!”江楓說道。

“有時候年齡並不能夠代表實力!”

江楓的話一說完,對麵的老者都是一臉驚訝的看著江楓。

一名眉毛很長的老者從後麵走出來,一臉笑意的看著江楓說道:

“這個娃娃的性格,我喜歡!”

“年輕人就應該這樣,這第一場讓我來吧。”

白髮老者皺著眉頭說道:“六弟,還冇有到動手的地步呢。”

“大哥,你難道還看不出來?”楊家六叔祖一笑說道,“人家小娃娃壓根就冇想和你盤道,既然這樣就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直接開整。”

“打完了,咱們該睡覺睡覺,人家該離開離開,不就完了嗎?”

說完直接來到江楓的身前:

“咱們過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