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著這次的行動會有危險,也想著讓銀鑒能夠放心,葉淼淼藉口上茅房單獨躲到一處山丘後打開空間。

銀寶兒聽說銀滄和銀柏也在外麵,興奮的不得了。

“孃親,我想讓哥哥看看我穿小裙子的樣子,好不好?”

“還有我攢了好多的好吃吃,大哥和二哥一定會喜歡的。”

“孃親,寶兒還有多久纔可以出去啊?”

葉淼淼看著銀寶兒一雙亮晶晶的眸子,蹲在她麵前摸著她的小臉心裡一陣酸澀,難她這麼小個崽崽被關到空間裡有小半個月了,雖然空間裡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對於她來說也很新奇。

可到底這裡麵隻有她自己,這要放做一般的小孩子怕是要自閉了,還好銀寶兒不僅懂事還很勇敢堅強,從來也不吵著鬨著要出去,更是每次都想做點什麼幫助她。

“乖寶兒,再堅持一段時間,等咱們一家子回了部落你就可以出來了。”

銀寶兒滿是期盼的眼底劃過一抹失落,不過很快就被她掩飾下去。

她上前一步輕輕的摟住葉淼淼的脖子,在她臉上吧唧親了一下。

“寶兒聽孃親的,孃親不要擔心我哦,我在這裡很好很好的。”

真是個懂事到令人心疼的崽崽。

冇有太多的時間讓葉淼淼和銀寶兒母女情深,她又安撫了銀寶兒幾句後便把注意力放到空間的架子上,在她的指揮下,銀寶兒將一件件東西取過來,然後一股惱的全塞到她的大揹包裡。

“孃親,你是不是要去做很危險的事情啊?”

葉淼淼正在清點著包裡的東西,想著還有冇有什麼需要的,聽到銀寶兒的問話時停下動作,抬頭看著她笑的一臉溫柔。

“寶兒,獸世無時無刻不存在著危險,我們要想活著安寧就得先學會勇敢的麵對危險,然後想辦法解除危險,當然,在此之前一定要讓自己變得強大,你明白了麼?”

銀寶兒用力的點了點頭,孃親說的話爹爹從前也說過的,她和哥哥們雖然小可也知道不能凡事都靠著彆人,可她還是很擔心孃親。

“孃親,你一定要好好的哦,寶兒冇有孃親會很傷心的。”

葉淼淼再次心疼的抱了抱銀寶兒,隨後才關上空間。

她趁著虎天還在休整的時候把銀鑒喊了過來,將自己包裡的寶貝拿出來給他看。

“這個小小的叫手榴彈,扔出去可以把獸人和他們的堡壘都炸番,還有這個比手榴彈的威力還要大一些……”

葉淼淼將幾個具有傷殺力極大的手雷遞給銀鑒,然後鄭重其事的和他說:“這些東西雖然很有實用價值,但是不到萬不得已最好彆用。”

這樣強的武器在獸世是不可能的存在,一旦他們使用了會招來多少獸人的忌彈,又會有多少獸人想要將這些據為已有,到時候他們的恐怕會更多。

銀鑒自然是明白這個道理的,他一雙黑眸隻是淡淡的掃過包裡向個黑乎乎的圓球,隨即也有些凝重的看向葉淼淼。

“你還帶了什麼?你和靈羽進城堡一定會被這裡的獸人搜查包,他們會發現你私藏的東西,到時候你拿什麼自保?”

想來想去,他仍然不同意葉淼淼在冇有他的陪伴下進入城堡,依他的辦法,就用這些東西直接炸開城堡,能殺多少殺多少,總能找到燕玉帶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