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芷秋剛安排完項目,略有些疲憊。

來的時候她已經做好了啃硬骨頭的準備,卻冇想到事情會這麼順利。

她上次來的是時候,這幾個項目的具體實施人,可都是擺著一張臭臉給她看。

她偷偷地望了一眼坐在木料上,嘴裡還叼著一根狗尾草的葉九州,一定是葉九州震懾到他們了。

“這邊你們一定要看好,一發生什麼事,立刻向我彙報!”

謝芷秋安排完,便朝著葉九州走去。

一抬頭,便對上葉九州的灼灼的眼神,讓謝芷秋俏臉一紅,趕緊把頭扭向一邊,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

“乾嘛盯著我?”

謝芷秋白了葉九州一眼,故作高冷。

“因為你很美。”

葉九州笑著,臉不紅心不跳。

謝芷秋無語,這傢夥誇人,怎麼這麼直?

“叮鈴鈴……”

謝芷秋手機響了起來,一看是陳淑英,趕緊接。

“媽,我剛下班,一會就回去……”

謝芷秋話還冇說完,便聽到電話那頭一片嘈雜,陳淑英聲音無力,似乎還在哽咽。

謝芷秋頓時焦急萬分道:“媽!你那邊怎麼了?有人欺負你?我一會就到!”

“九州,媽被人打了。”

謝芷秋說著,淚珠就掉了下來。

葉九州吐出口中的狗尾草,一臉冷峻,沉聲道:

“走!”

嗡—

葉九州直接把保時捷911的油門全開,車子向出膛的炮彈一樣飛了出去,狂奔向銀行。

一路上,謝芷秋不停地抹眼淚。

“媽從來冇被這樣冤枉過,她自尊心那麼強,這下肯定……”

陳淑英居然被銀行誣陷為小偷,還要送到刑捕司?

這不是胡鬨麼!

她們雖然積蓄不多,勉強夠生活,但絕不乾違法丟人事情!

“媽自從嫁給爸,爸從來不捨得罵她打她,彆人竟然這樣對她!”

葉九州緊緊抿著唇,神情冷峻,車速卻快到極致。

銀行,總裁辦公室。

陳淑英頹然的坐在那,一邊臉腫的厲害,頭髮也披散著,彆人問什麼,她一句也不回答,隻是把頭埋進胳膊裡流眼淚。

“哼,家人來了有人如何?解釋不清楚,把你們都送進局子!”

銀行總裁雙手環抱在胸前,不屑道。

“咣!”

總裁話音剛落,辦公室堅硬的合金門,竟被人一腳踹開!

“誰!”

“找死,敢來這裡鬨事!”

兩個保安一見來者不善,直接抽出了腰裡的橡膠棍。

“螻蟻!”

見橡膠棍打來,葉九州根本冇有躲閃,以他的身體,就是扛上一記電棍也無妨!

“啊!”

“不要!”

下一秒葉九州兩拳同時轟在兩個保安的臉上,保安一聲慘叫,重重地砸在了牆壁上,牙齒碎了一地。

見到這一幕,總裁跟女櫃員頓時顫抖起來,大吼道:

“保衛科!快來人!快來人!”

葉九州則是冷哼一聲,上前一步,一把拽住總裁西裝領子,直接將其提了起來!

“敢動我媽?你是在找死!”

總裁渾身如篩糠一般,牙齒咯咯隻響,半個字也說不出來,他哪裡想到這阿姨的兒子,竟如此能打!

“你媽偷……偷彆人的卡,你居然還敢鬨事!我要報刑捕司……啊!”

女櫃員顫抖著,剛想去掏手機,直接被葉九州抽了一把掌,當即便暈了過去。

一臉狠厲的葉九州,讓經理腿間一陣濕熱,竟然失禁了!

“偷彆人的卡?放屁!”

葉九州瞥了一眼總裁手中的卡,那不就是自己的嗎?

“這張?”

見葉九州看過來,總裁頭點得如小雞啄米。

“哼,這張卡,就是我拿給我媽零花用的!”

葉九州此言一出,總裁不禁嗤笑一聲道:

“你知不知道這什麼卡?零花?簡直是放屁!”

這樣的定製卡,最低存儲都要十多億,比一箇中型公司的市值都多!拿去零花?簡直大言不慚!

你丫冇見識,真以為我這個總經理跟你一樣冇見識麼!

葉九州一把將總裁丟到沙發上,然後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境外的號碼,瞬間就通了。

“讓你們大聯盟首席執行官接電話!”

葉九州低吼一聲,他打的,是銀行總部為了更好的服務頂級貴賓,特意建設的私人電話線。

很快,那頭傳來熟悉的聲音,葉九州冷哼一聲,嗬斥道:

“亞瑟,你小子翅膀硬了啊!連你的手下都敢狗仗人勢了!看來你這張定製卡,老子不配用了!”

一聽葉九州話語中滿是怒氣,那邊的外國人嚇得咖啡灑了一地,趕緊瞪了助理一眼,示意他去定位查明情況。

“哦,我的上帝啊,尊敬的龍魂戰神,我非常抱歉,您放心,我立即處理!”

“這次不跟你小子算賬了!”

葉九州冷聲道,掛掉電話,朝陳淑英走去。

“媽,這次我大意了,讓您受苦了。”

陳淑英依舊麵容呆滯,不理葉九州。

這時,謝芷秋跑了過來,看到陳淑英的樣子,一臉心疼,趕緊將母親攬在懷裡,安慰道:

“媽,彆怕,我來了,彆怕……”

外麵,幾十個保衛科的人接到有暴徒,頓時全副武裝,端著霰彈槍把總裁辦公室圍了起來。

“總裁,保衛科的人來了,他們跑不掉了!”

女櫃員臉色煞白,尖角道。

可銀行總裁卻耷拉著腦袋,呆若木雞。

他嘴角浮現一抹苦笑,他知道自己玩蛋了,因為他清楚地看到,葉九州撥打的,是鮮有人知的私人服務專線……

“叮鈴鈴!”

辦公室電話響起,總經理更是渾身如篩糠一般。

他忐忑地葉九州一眼,可是葉九州根本冇眼看他。

“喂……”

“總……總執行官。”

銀行總裁登時臉色慘白,冷汗刷的一下冒了出來。

“混蛋!你是不是豬腦子?葉九州是我們銀行最為尊貴的貴賓!你敢質他的人?你自己作死,能不能不要把我拉下水,差點讓我晚節不保,搞得股東們正在商量怎麼辦我!我草尼瑪的!”

電話那頭,首席執行官怒不可遏,罵完後,又補充道:

“這事情你要是善不了後,老子讓你喝西北風!”

首席執行官剛掛,龍國大區分公司第一負責人又打來電話,話語中滿是隔著無線電都想撕了他的樣子!

銀行總裁覺得兩眼發黑,耳鳴頭暈,像是快要腦出血了一樣。

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銀聯的頂級貴賓,會出現在濱海?

他突然想到,這卡是亞瑟送的,亞瑟,那不就是首席執行官嗎?

銀行總裁深吸了一口氣,覺得自己還是憋得慌。

完蛋了!

他這銀行總裁的位子做不成了,本想著因為這事能平步青雲,誰知道自己搞了這麼個烏龍!他想抽死自己。

“總裁,我現在就去……就去報刑捕司。”

女櫃員見葉九州消停了,頓時攛掇銀行總裁收拾他。

“報刑捕司?”

“老子報尼瑪幣!”

銀行總裁猛地轉身,重重地甩了女櫃員一巴掌,讓她當即懵逼了。

“誰讓你這樣招待我行頂級貴賓?老子打死你!”

女櫃員臉都被抽腫了,一絲鮮血順著嘴角流了下來,但她連大氣也不敢出。

接著,銀行總裁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貴賓,對不起,都是我的錯,今天我纔是罪魁禍首!”

“我眼瞎,我冤枉好人,我有眼不識泰山!我血口噴人,我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畜生!”

邊說著,總裁邊抽自己耳光,有多大力氣使多大力氣。

“求求您原諒我吧,求求你了……”

葉九州連眼皮也不抬一下,渾身散發著恐怖的殺意,讓銀行總裁更加膽戰心驚!

他明白,若是這個阿姨不肯原諒自己的話,他今天狗命就交代在這了。

銀聯的頂級貴賓,首席執行官親手為他送卡,這樣的人,到哪都是被人當佛供著,今天竟被他給得罪了,他是自己作死啊!

銀行總裁還不罷休,爬到陳淑英麵前,不停地磕頭,額頭上頓時起了一個大包。

“阿姨,您就行行好,饒了我這個混蛋吧!”

“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吃奶嬰孩啊,您饒了我,就是救了我們一家子啊!”

陳淑英看了一眼趴在地上,連狗都不如的銀行總裁,記得很清楚,他冤枉自己的時候可不是這個樣子。

她此時心裡憔悴,她一句話也不想說,她的自尊被踩碎了。

“芷秋,咱們回家吧。”

“好,媽,走,咱們回家!”

謝芷秋抹了抹眼角殘存的淚水,看了葉九州一眼,架著陳淑英離開了。

門口的保安,刷一聲分成兩行,為陳淑英和謝芷秋讓出一條路。

他們的老總都跪在地上磕頭,這樣的人物,誰敢攔?

“剛纔,誰出手打了我媽?”

葉九州沉聲道,臉色依舊不悅。

那個保安靠在牆上,連大氣也不敢出,一聽葉九州的話,腿一軟,慢慢地滑到了地上。

“那隻手動的,就立馬給我廢了!省得我下手收不住。”

葉九州瞪了他一眼,便轉身朝門外走去。

他前腳剛出門,辦公室裡便是一陣鬼哭狼嚎,那個保安,更是發出殺豬般的慘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