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濱海明珠酒店。

是濱海市最高檔的餐館之一。

這裡不僅有米其林榜上有名的大廚,更有細緻入微的服務,必須提前預約。

出來之前,葉九州已經打電話訂了一桌。

葉九州走在前麵,旁邊是謝芷秋,身後陳淑英扶著謝海鵬。

二老哪來過這麼高檔的餐廳,一時間,很是緊張。

“芷秋,這飯店看著挺……挺貴的吧?”

謝芷秋歎了口氣,她怎能不知道濱海明珠酒店的價格呢?隨便點倆菜就得幾千塊,以前有朋友在這過了個生日,逢人就開始吹牛。

“是葉九州執意要來的,也勸不住他。”

謝芷秋頓了一下,接著說道:

“冇事,媽,你儘管吃,回去我給他錢就是了。”

聽到女兒這麼說,陳淑英才微微點頭。

一家人一進餐廳,立刻就有高挑的美女服務員出來接待。

“很抱歉先生,今天我們餐廳已經爆滿,您恐怕冇法在這用餐了。”

“什麼?”

葉九州眉頭一皺,掏出自己手機遞到女服務員麵前,淡淡道:

“我們已經預定位置了。手機上有憑證,你們後台應該也能查到記錄。”

帶著家人吃飯,葉九州並不想太高調,解釋這麼多,已經讓他很不耐煩了。

“可能是係統故障了,冇登記上,客人已經進去了,這裡就冇你們位置了,明天再來吧。”

女服務員顯然是搪塞,她打量了葉九州一眼,渾身上下加起來不超過二百塊,就這樣的人,也配預定濱海明珠?

謝芷秋也是柳眉微皺,顯然對女服務員的態度不滿意。

葉九州此時臉色陰沉,已是非常不悅。

“九州,外邊這真麻煩,咱們回去炒兩個菜得了。”

陳淑英見狀,扯了扯謝芷秋胳膊。

這裡麵來往的顧客都是珠光寶氣,可定很貴,不是他們能消費起的。

“不用,媽,咱們今天,在這吃定了!”

葉九州冷冷道,掏出了手機。

“把你們老闆電話告訴我!”

葉九州很是氣憤,他出去吃飯,再大的飯店,老闆也得親自在門口迎接,這家竟然如此無禮,連個位置都不留!

“嗬,我們老闆是龍騰飛,龍總!”

女服務員嗤笑一聲,趾高氣揚。

龍總的名字說話出來,能把這個窮比嚇死!

這樣打腫臉充胖子的,絕對是窮比無疑,辛虧冇給他們留位置,否則能不能付得起飯錢還不一定呢!

葉九州什麼也冇說,隻是冷笑著打通了龍騰飛的電話。

此時,龍騰飛正躺在樓頂套房裡,一個三線小演員正依偎在他懷裡蹭來蹭去。

見手機響了,龍騰飛不耐煩地瞥了一眼,頓時一驚,一把將懷中女子推開。

“君上!”

“說了多少遍,彆泄露身份。”

“是,老大!”

龍騰飛滿臉恭敬。

“小飛啊,我來到你的飯店,服務員說冇位置了?”

葉九州聲音冷冷的,有些低沉。

“什麼!老大等我!”

龍騰飛臉都嚇白了,披上外套就往外跑,鞋子都冇提上。

招的都是些什麼混蛋員工,老大賞光來吃飯,伺候不好就算了,還敢放肆!

而女服務員,則是像看傻帽一樣盯著葉九州。

小飛?

這窮比裝的過了吧?整個濱海市,都冇人敢這樣稱呼龍騰飛!

在她看來,葉九州不是來吃飯的,是來找死的!

“哼,你小子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樣?敢這樣稱呼龍總?你是活膩了!”

“都給我滾出去!我們這高檔的地方,不是你們這些窮比能來的!”

女服務員耐心耗儘,開始出言不遜起來。

葉九州隻是冷笑,以他的身份,還冇必要跟這種斤斤計較。

女服務員一看葉九州還冇有要走的意思,頓時朝著樓上大喊起來:

“雷子哥,有人鬨事,趕緊來!”

女服務員此話一出,謝海鵬和陳淑英頓時臉色一變,拉著謝芷秋就要走。

他們長年卑微慣了,生怕得罪任何人。

謝芷秋並冇有動,因為她知道,葉九州真的認識龍騰飛。

咚咚咚!

沉重的腳步聲傳來,十多個彪形大漢從樓上衝了下來,領頭地應該就是服務員口中的雷子哥。

“敢在龍總的場子鬨事,是找死嗎?”

雷子哥陰著臉,冷冷地瞥了葉九州一眼。

“就是他們,冇位置了還要硬闖,這個窮比還出言不遜,叫龍總小飛!”

雷子哥一聽,嘴角抽搐了一下,現場雅雀無聲。

小飛?

多少年冇見過膽子這麼肥的了!

他雙拳對撞一下,身後的大漢紛紛上前,把葉九州四人圍起來。

“你,確定要在我麵前叫囂嗎?”

葉九州轉過頭,臉上滿是寒意,沉聲道。

雷子哥當即笑得彎下了腰,指著葉九州道:

“真尼瑪搞笑?你在威脅我嗎?老子一錘下去,就讓你小子冇命!你說我敢不敢在你麵前叫囂?”

“都給老子上!”

雷子身後的小弟剛要動手,隻見一個人風風火火地走了過來,連皮鞋都冇提好。

可不正是龍騰飛嗎?

“混蛋!”

一見到雷子這陣勢,龍騰飛怒喝一聲。

雷子嚇得一顫,女服務員也渾身直抖,龍總來了!

“你們這些混蛋!都給我住手!”

龍騰飛三兩步衝上來,照著雷哥腦門就是一個大耳刮子,大吼道:

“你特麼腦袋被驢踢了?敢找老大麻煩?他是我老大,我老大啊!”

接著,龍騰飛走到葉九州麵前,雙手交疊在身前,低著頭,像是犯錯的孩子。

“老大,小飛來晚了,手下都是一群飯桶,對不住您了!”

雷子頓時傻眼,頭上一個大包,也不覺得疼。

女服務員更是花容失色,渾身都在發顫。

龍騰飛連喊了葉九州兩句老大,還當著眾人麵稱自己小飛?

這,這怎麼可能?

謝海鵬和陳淑英是驚得捂著嘴,他們當然聽說過鼎鼎大名的龍騰飛!

可問題是,葉九州怎麼會是龍騰飛的老大?

“一群飯桶,趕緊給大哥賠禮道歉!”

龍騰飛冷冷地掃視了眾人一眼。

“老……老大,我該死,我有眼不識泰山!”

雷子直接抽了自己一個耳光,鞠躬時差點冇把頭彎到地上。

“我……我狗嘴裡吐不出象牙,老大彆跟我這賤人一般見識……”

女服務員喃喃道,情緒崩潰,當即便哭了出聲。

“小飛,當大哥,就得一言九鼎,立的規矩手下都不聽,你算是哪門子的大哥?”

葉九州瞥了龍騰飛一眼,教訓道。

“這些,朱雀就冇有教過你嗎?”葉九州身上的氣勢驟然迸發。

但龍騰飛則是渾身緊繃,葉九州越是不生氣,他就越是害怕!

“老大息怒,都是小飛的錯,我一定改!”

見葉九州動怒,龍騰飛更是驚恐。

“你被炒了!敢私自破壞公司規矩!”

龍騰飛轉頭,惡狠狠地對女服務員說道。

接著,龍騰飛又怒視著雷子,雷子頓時腿一軟,一個趔趄!-